20年臨摹了數萬幅梵高油畫的農民 有天終於親眼看到原作……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湖南人趙小勇,原本在一家陶瓷廠打工,月薪1100元。24歲時,他到了深圳油畫村大芬,第一次知道原來畫畫也能賺錢,便留下來,在當地當一名畫工。

20年來,他與妻子和弟弟一起,共畫了10萬幅梵高的油畫作品,《梵高自畫像》、《星夜》、《向日葵》……算下來每天要畫13幅,令人驚訝的是,還都畫得很好,趙小勇也被稱為「中國梵高」。

這些臨摹的梵高畫被賣到世界各地,你去歐洲旅遊時,在博物館的商店買的紀念品畫,可能就是他畫的。一家人也靠著這些收入,買了車,買了房。

在趙小勇生活的大芬村,還有兩萬多個跟他一樣的畫工,每天在作坊式的畫室裡,臨摹西方大師的作品,達文西、莫内、林布蘭、梵高……現在,全球60%的油畫出自這些農民畫工,他們像流水線上的工人一樣,每個人臨摹不同的局部,迅速完成一幅畫,整個村子每年要生產500多萬幅油畫。

吃飯、睡覺、聊天、養育子女,都在畫室裡進行。儘管這樣,畫工們依然覺得,比起在工廠打工,這樣畫畫要有趣、自由得多。

點圖看這群大芬村畫工的故事↓↓↓

+6
+5
+4

中國梵高

對於攝影師余海波來說,大芬就像他的另一個孩子。他從2004年開始,拍了大芬十幾年。那時還是膠片攝影,他每天帶著二十個膠卷去大芬拍攝。跟著黃江走遍了每一間畫廊。他與那裡的畫工一起吃飯、聊天、喝酒,成為了好朋友。

2006年,余海波的攝影作品《中國大芬油畫村》獲得了世界新聞攝影大賽「荷賽獎」,被美國三藩市當代藝術博物館、倫敦的V&A博物館收藏。大芬也因此在國際上出名了。

余海波的女兒余天琦,本來覺得老爸對大芬過分熱情,讓自己倍感冷落,直到2007年,她跟父親一起來到大芬,被這裡的故事深深吸引,在英國學習紀錄片的她,決心和父親一起拍攝一部關於大芬的紀錄片——《中國梵高》。

點圖看「中國梵高」與「真.梵高」相遇的故事↓↓↓

+3
+2

《中國梵高》入圍了第11屆First影展,同時獲得北京國際電影節「最佳中外合拍長片」,日本SKIPCITY國際電影節「最佳導演獎」。

【本文獲「一条」授權刊出。】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