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發哨人」反被指「造謠」源頭 李文亮同事望獲道歉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內地人民出版社主辦的《人物》期刊,最新一期的封面故事是《武漢醫生》,其中有一篇的採訪對象是一位名為艾芬的女醫生。

文章有提到被稱為「吹哨人」的李文亮醫生,其最初在微信朋友圈中轉發並用作警示的報告,「艾芬曾拿到過一份不明肺炎病人的病毒檢測報告,她用紅色圈出『SARS冠狀病毒』字樣」。艾芬將報告拍照並傳給同為醫生的同學,報告其後在網上廣泛流傳,有份轉發報告的人就有李文亮等八位被武漢警方訓誡的醫生。

文章指,艾芬當時被指是「造謠」的源頭,結果被醫院紀委約談,並且遭受「前所未有的、嚴厲的斥責」。時至今天,艾芬認為自己欠一個道歉,同時又不認為自己是「吹哨人」,應是「發哨子的人」。

值得一提是,上述文章在微博被全文公開後,隨即遭到大範圍封殺,曾經轉發的內地新聞媒體如今亦已將文章刪除。

《人物》最新一期的封面故事是《武漢醫生》。(網上圖片)

艾芬與李文亮醫生一樣,都是在武漢市中心醫院工作,前者是急診科主任,後者是眼科。文章指,艾芬最初是在去年12月16日接診到一名患者,「莫名其妙高燒,一直用藥都不好,體溫動都不動一下」,轉院並作檢查後發現是冠狀病毒作祟,「後來我們才知道那個病人是在華南海鮮做事的。」後來有同樣症狀的患者愈來愈多,以至有另一間醫院的同學亦向艾芬詢問,想了解「最近不要去華南啊,那裏蠻多人高燒」的傳聞到底是真是假。

文章稱,艾芬在去年12月30日看到寫有「SARS冠狀病毒」字眼的報告後,立刻就打電話上報醫院公共衛生科和院感科,同時亦拍照向同學轉發報告示警,並特別在「SARS冠狀病毒、綠膿假單胞菌、46種口腔/呼吸道定植菌」的部分劃上紅圈,「目的是提醒他注意、重視。我也把報告發在了科室醫生群裏面,提醒大家注意防範。」李文亮在微信群組中轉發的照片,正正就是艾芬所拍攝轉發的報告。

李文亮在微信上發布劃有紅色圓圈的報告,最初就是出自艾芬。(微博)

李文亮轉發艾芬的照片向同學示警。(微博)

艾芬指,結果當天晚上就接到醫院轉達武漢市衛健委的通知,要求不要隨意發布有關消息,避免引起群眾恐慌,並表明如果因為資訊洩漏引發恐慌會追責,其後醫院又再一次提醒不可外傳群組內的消息。及至1月1日晚上,醫院監察科科長通知艾芬翌日要見面,「之後的約談,我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非常嚴厲的斥責。」同時,艾芬被嚴厲要求保密有關該該病的所有事,轉達領導的說話時亦要當面講或打電話,不能用微信、短訊。

文章提到,艾芬並非該八位被武漢警方訓誡的醫生之一,實際上她從沒有被訓誡,「後來有好朋友問我,你是不是吹哨人?我說我不是吹哨人,我是那個發哨子的人。」整個武漢市慘成新冠肺炎的重災區,艾芬在受訪時就坦言,「很多時候我都在想,如果他們當時不那樣訓斥我,心平氣和地問一下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再請別的呼吸科專家一起溝通一下,也許局面會好一些,我至少可以在醫院內部多交流一下。如果是1月1號大家都這樣引起警惕,就不會有那麼多悲劇了。」

被稱為「吹哨人」的李文亮醫生早前不幸染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後不治身亡。(南方都市報)

「早知有今天,老子到處說!」

艾芬又指,武漢市中心醫院不斷有醫護人員染病、殉職,「代價這麼大,就是跟我們的醫務人員沒有訊息透明化有關。你看倒下的人,急診科和呼吸科的倒是沒有那麼重的,因為我們有防護意識,並且一生病就趕緊休息治療。重的都是外圍科室,李文亮是眼科的,江學慶是甲乳科的。」

艾芬表示,如果這些醫生能夠早一些得到提醒,就不會有這一天,她對此感到很後悔。艾芬說:「早知有今天,管他批評不批評我,老子到處說!」

身穿全套保護衣物的艾芬。(人物)

對於自己作為「發哨子的人」的遭遇,艾芬稱時至今天其實仍有幾個問題想問,「比如有沒有覺得那天批評我批評錯了?我希望能夠給我一個道歉。」艾芬稱,至今依然覺得,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更加說明每個人還是要堅持獨立的思想,「因為要有人站出來說真話,必須要有人,這個世界必須要有不同的聲音是吧?」

(人物)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