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商機?內地興「解壓館」供摔碗、吶喊發洩 惟被指淪網紅打卡地

撰文:陳進安
出版:更新:

內地近年來興起一種名為「解壓館」的商機,其集遊戲、運動、VR、影音、拍照等娛樂為一體,吸引不少年輕人入內,甚至可以透過摔碗、吶喊、尖叫等方式抒發壓力。內媒《豹變》近日便就此作出專題報道,披露解壓館的實際營運情況,並指出解壓館已然成為顏值高於一切的網紅打卡地,真正能夠幫助人釋放壓力的並不多。

在北京、上海、廣州等一線城市,解壓館正如近年火爆的密室逃脫、劇本殺一樣,獲得不少年輕人捧場,冀望通過在內玩鬧告別煩惱,包括學生、情侶、白領甚至親子等都屬於其客戶群。

據了解,多數解壓館門票價格在50至150元(人民幣.下同)間,內裏項目繁多,以北京一間解壓館為例,便囊括了36個項目,包括射箭、蹦床、保齡球、投籃、星空水床、分娩體驗、吶喊屋、摔碗屋甚至賽車遊戲機等,猶如一個小型的遊樂場。

解壓館獲不少年輕人捧場。(《豹變》)

據工作人員介紹,解壓館的人流高峰多在周末和節假日,日均客流量有逾100人,一些熱門項目或需要排隊等候,至於平日或晚上,顧客則會減至每天二三十人左右。收入方面,每月節假日、週末的收入至少在11萬元,日常的收入則在約莫5萬至7萬元。

不過報道指出,除了射箭、保齡球等出汗的運動項目,以及旨在宣洩的摔碗、砸瓶、吶喊等活動,真正能助人釋放壓力的並不多。解壓館往往會把更多心血傾注於「顏值」上面,如擺放一個放滿金幣的浴缸、在塗滿粉色的牆上寫上諸如「腦袋空空,想要放空」等文字,使其搖身一變成為「打卡」聖地。

本身是一家潮流解壓館的運營人員的李可就表示,她更多把項目理解成潮流館,而沒有真正把它變成是減壓館,「比起解壓,每個人都希望跟潮流掛鉤,不希望被時代拋棄,我們更注重的是潮玩,突出的是玩」。

解壓館版指往往會把更多心血傾注於「顏值」上面。(《豹變》)

至於營運方面,要經營一家解壓館並不簡單,李可指出,就她了解,很多解壓館都在虧錢。據某解壓館品牌的加盟宣傳提到,若要在一線城市開家逾1300呎的門店,需投入4.2萬元裝修費、2.6萬元原料費,以及承擔每月分別1.29萬元和3.12萬元的員工薪資和店租。

因此,在人力成本壓縮下,解壓館內的互動性也大打折扣,如一間號稱32個項目的解壓館中,算上兩名收銀員也不過只有7位員工,當中甚至有如限定兩人使用的小蹦床上擠了四人這種安全隱患也沒被人發現。

有遊客就表示,解壓館更像是運動館和遊戲館的雙拼版,勝在全面,但無論是遊戲還是運動,其提供的項目都顯得簡單而粗糙。至於解壓館能否成為長期的生意,報道認為仍要打上一個問號,又指許多解壓館都不敢加大成本,「再好的解壓館都不能貴,貴了真的不解壓」。

01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