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時裝周】 Hermès 零的奢華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Nadège筆下的愛馬仕總是有種看破塵世的禪意。(Getty images)

為何Kanye West永遠不可能成為 Hermès的創意總監,看畢這場騷你定必透切理解。

巴黎時裝周來到第七天,一眾時裝編輯開始進入疲憊狀態。疲勞的不只是身軀,還有眼睛;即使再美再多細節的作品放在眼前,不多不少都有些審美疲勞。此時迎來 Hermès的時裝騷可說正是時候。我承認我的確有點偏心Nadège Vanhee Cybulski 入主後的Hermès──同樣是走極簡方向,Nadège筆下的愛馬仕總是有種看破塵世的禪意。時裝騷一開始是一系列的大地色,boxy cut上衣,或是一字領口長寬袖襯衫,清一色配搭及膝的A-line裙。布料質感從挺身走到柔軟,但裁剪仍然保持鬆容不迫。

一系列的大地色,不論boxy cut上衣、一字領口長寬袖襯衫、及膝A-line裙,挺身還是柔軟的質料,裁剪仍然鬆容不迫。(Getty images)

到中段,色調慢慢走向酒紅、咖啡、墨綠與黑,多了披披搭搭,卻仍然幾乎全是淨色設計。用皮革製的連身裙與裙褲尤其出色;在一片純淨的布料上,每一個縫合位置、剪裁方式與手工,所有瑕疵都表露無遺;在這裡,你會了解到Hermès作為首席奢華品牌的功力──擺動著的衣料,毫無雜質地展現了上乘的品質與手工,零味精,卻不單寡。

不論皮革連身裙還是裙褲,毫無雜質的上乘品質與手工,零味精,卻不單寡。(Getty images)

到了後段出現了些微變奏:皮革上細小的釘珠配上線條簡約的純銀配飾;兩組顏色近似的布料交叉拼貼,讓一件貼身的真絲長裙,隨著身體擺動而映照出不同的色調。長身外套也許是全系列中唯一較剛直的線條,但質感細膩的羊絨讓再厚重的大衣都變得柔軟流暢。

說到這,你大概也明白Kanye West永遠不可能成為 Hermès創意總監的原因;因為後者打造奢華的方式,是回歸於零。

長身外套也許是全系列中唯一較剛直的線條,細膩的羊絨讓再厚重的大衣變得流暢。(Getty images)

純銀配飾同樣簡約俐落,與其他作品相映成趣。(Getty images)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