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SD特約】《邂逅! 山 川 人》荃灣川龍展覽 生長中的藝術地圖

好生活
特約內容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邂逅!山川人」(“Hi!Hill”)是由藝術推廣辦事處邀請十三組藝術家與荃灣川龍村民編織出來的在地藝術展,讓城市人藉此邂逅鄉村的人、自然及生活,思考自身跟歷史的連結。

太陽透過村校玻璃,把窗花影子投射在白色牆壁的那天,川龍村民與十三組藝術家,跟我們邂逅了。川龍位於香港最高的大帽山山腰,這一條單姓曾氏的客家村,先祖由明朝永樂年間(1403年至1424年),從廣東省南遷到荃灣,聽說後來因為逃避海盜等原因,搬到現址大帽山山腰。不知多少人像我初次到訪川龍只為登大帽山?再次到訪,這次人特別多。中午我們在川龍村的茶樓品茗,聽著人們在前貫文公立學校校舍進進出出的腳步聲,彷彿聽到山川脈搏的跳動。

1958年啟用的貫文校舍就在川龍村村口,它不只是建築物,更是川龍村家族歷史的載體。(陳嘉元攝)

《邂逅! 山 川 人》穿越川龍貫文校舍的交錯時空

從彩龍茶樓的二樓看過去,正是貫文學校,遊人魚貫進入這所1988年停辦至今的鄉村學校,三十年來這天應該是它最得意的日子。藝術推廣辦事處安排四位藝術家在室外及室內進行創作,分別是黃國才《班房回憶錄》、鄧國騫《肚子》、梁志和《攝影者的記憶》及伍韶勁《八百八十里的晝夜》,學校不只是村民集體回憶的載體,藝術家利用這種關係,帶參觀者走進昔日的校園,在一磚一瓦之間追溯屬於自己跟母校和故鄉的故事。

黃國才《班房回憶錄》

「走進川龍村校,在散落四周的課室桌椅中,透過植物與光影穿梭,一起在鏽漬斑斑的回憶中,回味童年的苦與樂。」

黃國才創作的「課室」由室內搬到室外,書桌的材質由木變成鋼鐵,鏽漬斑斑的表面又能勾起你多少回憶?

鄧國騫《肚子》

「在房間訪談,光從外流進它,入夜自它溜走。總有些人在前;有些人在後,前後的人延續了某種呼吸。」

鄧國騫把空間設計成家,透過懷孕母親及嬰兒的肚子,象徵川龍位處的大帽山孕育村民的關係。(陳嘉元攝)

梁志和 《攝影者的記憶》

「緣於川龍居民和攝影家翟偉良先生在香港成長和對攝影的興趣,從一張老照片推展對情感、記憶和影像關連的沉思。

梁志和從攝影家兼村民翟偉良先生的舊照片得到啟發,希望觀眾思考情感、記憶和影像的關係。(陳嘉元攝)

伍韶勁 《八百八十里的晝夜》

「如果東江水沒有輸入管道,隨著自然河流,經過日與夜,也會來到香港,抵達荃灣—像曾氏的祖先一樣。」

伍韶勁在創作 《八百八十里的晝夜》時,發現村民從廣東龍川縣的大帽山,移居到香港大帽山的川龍,影片帶大家走過明朝永樂年間曾氏祖先沿東江一帶走至荃灣大帽山山脈的風光。(陳嘉元攝)

藝術推廣辦事處館長(公共藝術)羅欣欣說︰村校完成歷史任務漸漸淡出大眾的記憶,但在村民眼中還是獨一無二的風景,因此策劃是次展覽再現川龍的活力及歷史故事,希望參觀者一同發掘身邊的寶藏。 (陳嘉元攝)

創不同協作詹昫嵐負責在地藝術策劃伙伴,花上一年多時間跟藝術家一同發掘川龍小故事,早已被村民視作自己人。 (陳嘉元攝)

藝術家不是過客 作品正在一直滋長

川龍的農民在大帽山下種起香港西洋菜,時至今日,西洋菜田陪伴不少登山人士平安回家。這些風景算是藝術嗎?又怎樣的藝術才能打動人心、細水長流呢?

2017年初,創不同協作(MaD)受藝術推廣辦事處邀請,成為「邂逅!山 川 人」的在地藝術策劃伙伴。他們帶領其中九組藝術家走進川龍作田野研究,跟村民聊天,甚至開始在村內耕田、用川龍的泥土作陶瓷。本來因為時間而脫了色的川龍故事,因藝術家跟村民開始了互動交流,又再一次為故事上色,續寫了這裡的山川故事,在地藝術慢慢地延展到村外,提醒著我們別因為在尋常生活中太忙而忘記了自身的故事。

葉啟俊 《山旮旯OK》

這一部卡拉OK收錄由不同年紀村民挑選、改編自粵語或國語名曲的客家歌、數段山歌,全由村民親自演繹,配上字幕,大家一起學習客家話。

川龍是客家村,爸爸同是客家人的葉啟俊,跟村民一同創作《山旮旯OK》,希望以客家流行曲,連結兩代關係,保留客家語言。創作期間得到很多村民參與,改編過程比預期中更為精彩,參觀者可以拿起咪高峰一展歌喉。 (陳嘉元攝)

楊秀卓《田間的故事》​

楊秀卓重視與村民合作溝通的模式,入村初期他邀請了村民共同裝飾村公所及村民居所的牆壁;他又夥同歷史教育工作者朱耀光博士,將川龍菜農的口述歷史概括並刻於木板供遊人閱讀。

楊秀卓不但跟村民一同創作壁畫,更與橫龍村農莊莊主羅國生先生研究對聯。圖中的涼亭,是登山人士休息的地方,對聯出自羅國生先生手筆。(陳嘉元攝)

黎慧儀《苧麻公園》

黎慧儀與其創立的田邊藝術研究所成員彭灼楹及王嘉星合作,聯同社區設計師郭達麟,從客家人熟悉的苧麻、艾草和雞屎藤著手,建造村民和動植物喜愛的小園地。

黎慧儀跟田邊藝術研究所成員一同創作的《苧麻公園》,以橫龍村半山之荒地為基地,種植苧麻、艾草和雞屎藤作紮染、紮作、彩繪,真正讓藝術生長,融入生活。 (陳嘉元攝)

+2

翟偉良《葉上的精靈》

翟偉良作為一名攝影愛好者,期望藉是次展覽,向遊人介紹川龍不同品種的昆蟲,讓人了解川龍的自然美。

多年來拍攝花鳥蟲魚的翟偉良,在川龍村通往橫龍村的行人路上展出《葉上的精靈》攝影作品,展示曾出沒於這一帶的昆蟲,美好山川之中的生物呈現豐富的生命力。 (陳嘉元攝)

陳思光《新新相續》

川龍泥製成的茶杯,融入當地的飲茶文化中。

陳思光發現川龍泥含有的砂粒組合和比例獨特,可利用注漿倒模大量生產茶具,參觀者更可在村內的彩龍茶樓、端記茶樓及綠美果汁店使用川龍泥製成的陶瓷杯。(陳嘉元攝)

鍾惠恩及吳家俊《山水龍頭栓》

幾百年來,川龍村民依水生活,從過去種稻到現在種西洋菜,從清茶到山水豆腐……山水穿過水管流進人家。

曾氏祖先遷村到此,以山川務農為家,特別注重「水」,雨水從山上流下來成了川,開啟了生命之源,鍾惠恩及吳家俊創作的《山水龍頭栓》,以在溪澗生長的石菖蒲草為藍圖,詠嘆川龍水的川流不息。

李香蘭《川龍百態地圖》

李香蘭特別邀請村民Bobo畫上昆蟲為地圖點睛、Bosco繪畫家中毛孩及學生阿珊一同體驗和創作,串連起來浮現山川路徑以外的脈絡。

李香蘭以三個月時間親自採訪村民,發現川龍村民有著非一般鄉村故事,奇人異事層出不同,163幅圖畫全部以手繪寫生完成,結集成《川龍百態地圖》等待參觀者帶回家欣賞。(陳嘉元攝)

李淑雅《黑泥白石反光水》

希望藉著狗隻作品陪伴觀眾一起由川龍走到荃灣,相信每個人都會看到不同風景,有著不同的感受。

川龍對李淑雅來說是滿載跟爸爸登山的回憶,她的狗狗作品呼應登山人士沿途在登山徑自建的休憩設施,希望陪伴外村人進出川龍。(陳嘉元攝)

黃振欽《家家有神獸》

因城市、環境和地貌的轉變,黃麂、穿山甲、箭豬、鷹嘴龜、果子狸、獨角仙等動物慢慢成為川龍長輩們口中的「想當年」。是次計劃與村民合作,以木工重塑這些過往活躍於川龍的動物或昆蟲。

黃振欽在展覽開放前已經跟村民一同製作書櫃、椅子和燈飾,那些家具以曾經在川龍出現過的動物、昆蟲作造型,如今化為村民的家具之一,參觀者可透過QR code欣賞製成品。(陳嘉元攝)

川龍的其中兩位村長——曾榮球(左)和曾偉強(右)代表接受採訪,他們表示非常支持「邂逅!山 川 人」公共計劃,不但帶旺川龍村,更加讓川龍文化呈現大眾面前,誠意邀請大家到訪。(陳嘉元攝)

「邂逅!山 川 人」公共藝術計劃
展覽日期:11.3.2018 至12.8.2018
地點:荃灣川龍及前川龍貫文公立學校
開放時間:
星期一、二、四至日:上午10時至下午6時
逢星期三休息
免費入場​
www.lcsd.gov.hk/apo
Facebook/ Instagram: apo.hihill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