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發性趣味】放下女人情慾包袱 找回你的床上角色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馬天娜在情趣用品店工作,自稱「非學術女性情慾研究者」。她強調「非學術」這三粒字,說行出街,沒有人認得自己,因為低調、不曝光於鎂光燈下,也沒有學者的光環與權威,位置平等,令芸芸女人們願意與她坦誠分享,聽來的心事都有血有肉。這次,她同樣躲在鏡頭後,保持著低調的優勢,為了能繼續暗中觀察女人。

馬天娜帶來三本影響她想法的書籍,包括《我愛她也愛他》、《女人上床做自己》及《I Love Female Orgasm》。(潘思穎攝)

在母系環境成長 她常常觀察女人

馬天娜爽朗快活,這天她素顏、街坊裝前來訪問,連對答也一樣全無修飾。她一來先推翻兩種假設。我們以為,對「女性情慾」感興趣的女人,都是有性別研究的學術背景;其二,在父母離異家庭長大的孩子,都過得不快樂。但馬天娜連番否認了兩點,她沒有性別研究背景;父母離異,但她童年過得快樂滿足,甚至造就了觀察女人的契機。因成長在純母系家庭,婆婆、母親、家庭傭工。親戚家也只有表姐妹、堂姐妹;加上中學讀女校,在單一性別的環境成長,她觀察多是女性的幽微心路。一屋女人圍桌食飯,聊聊心事,沒有父權或大男人的思想在和平共處的氣氛間打岔。

「父權是植入家庭和學校。朋友成長在父母同在的環境下,特別感受到父權一旦出現,女人開始壓制女人,令女人傾向以相夫教子為己任,甚至情慾或情感上會有所壓抑。」所以馬天娜常疑問,身邊女性朋友或光顧情趣用品店的女性客人,對未來的憧憬,與自己有沒有分別,背後的原因又是什麼。

馬天娜大腿背部有一個蝴蝶結紋身,另一個花魁紋身,兩組紋身隱藏性暗示。(潘思穎攝)

馬天娜在大腿背紋了兩個圖案,在裙子可覆蓋的部位,她穿超短褲時才能展現,一個是蝴蝶結紋身,另一個就是花魁紋身,兩組紋身隱藏性暗示。「許多性感女人都會紋上蝴蝶結紋身,像解開禮物;而花魁與藝妓最大的不同,由她揀客,有很強的自主意味。」馬天娜走在街上,外國男人一看見這私密部位紋了兩個圖案,稱讚一句:「I like your tattoo.」或「Nice Tattoo.」馬天娜對這種目光很敏感:「他們覺得你對身體持開放態度,對你表示欣賞。」所以馬天娜特別向鏡頭展示富記認的紋身,代表她某種對女性身體的態度,開放且自主。

女人頭號追求與焦慮:想取悅男人

馬天娜在情趣用品店工作兩年,心中有個不成文的統計,女人最常問她這問題:「如何取悅男人?」以她公司書籍的銷售額為例,《完美女人性愛十堂課》一書,教女人如何在床上取悅男人,大部分女人無一不掏錢買;一本教男士為女士口交的書,對比一本教女士為男士口交的書,銷售額是天壤之別,後者比前者多出好幾倍。令她印象深刻,是男人取悅女人的方法多從AV學來,來買個震蛋,以為像AV片那樣,放在女人私處搞定她。

馬天娜推介《女人上床做自己》,強調在性愛當中,女人也有角色。(潘思穎攝)

「女人可以Take control on sex,我反而推介這本《女人上床做自己》,它教女人如何欣賞(appreciate)男人,而不只是取悅(please)男人。在性愛當中,女人也有角色,她不是受體,被動做完就算,她也應該享受過程。」馬天娜說。

女人另一個焦慮之最,害怕自己陰道不夠緊。馬天娜分析,因為主流社會對女人的標籤:陰道鬆弛等於性經驗豐富,就等於放蕩。「她們擔心,自己之前性伴或前男友多,驚下面不夠緊,被認為放蕩。然而,『鬆』並不能斷定一個女人的性生活。」馬天娜舉了兩個例子,解釋這種想法的悲哀性。

「如果不做運動,全身的肌肉鬆馳,包括陰道的肌肉。也有女生天生肌肉組織偏鬆,這與性生活沒有關係,可利用『會陰肌肉訓練球』鍛鍊緊緻。」但「鬆」足以引起女生的恐慌,或伴侶的道德批判,馬天娜繼續說:「另外,男人常用的自慰器飛機杯,是人工製造,太刺激,甚至可以加注手掌力度,與女人的陰道感覺太不同。用非人類比較人類,施壓於女性,還不悲哀嗎?」

迷思:女人的情慾為何物?

法國女性主義學者Luce Irigaray曾在七十年代著書描述女性情慾,包括「女人如何透過自我撫摸,產生情慾,不需要男人介入」、「女人透過觸覺及親密性,產生情慾」及「女人的情慾並非主動或被動二元對立,而是複數狀態」,反映女性情慾的複雜性。

馬天娜覺得,女性情慾的確複雜,當中包括情感驅動、安全性、情慾感官及溝通。做齊的男女,性生活通常美滿,還看伴侶能否樣樣兼顧。「對女人而言,信任非常重要,這是她們情感驅動,只要建立信任,她們什麼也願意嘗試;其次安全性,例如做愛時,奉旨女人吃避孕藥?或男方戴避孕套?如果真的進行肛交或性虐,也要令對方知道,過程雙方可以控制到。」

另外,女人的情慾不限於下面的「三角地帶」,全身甚至身處的環境也可以是她的情慾感官。簡單至究竟在沙發、床或是地下做愛?需不需要蓋被、要咕臣嗎?環境的聲音,溫度、濕度或氣味,也可以影響她的情慾感官,這些方面與女人的情慾回憶是緊緊連繫。「最後,溝通指的不是『做唔做?』『做啊!』的對答。做愛像活塞運動,只會忽略好多細節,過程中雙方應該溝通,喜歡什麼姿勢,想對方摸自己哪個部位。」

伴侶之間如是,即使在同性或異性間朋友間,健康的性討論嚴重缺乏,大概又怕被指淫蕩。

馬天娜描述時繪聲繪影,手舞足蹈。(潘思穎攝)

二十三十四十 女人的情慾包袱

在情趣用品店內工作,有時像問症,女人來買性玩具,以為按摩棒或震蛋就能解決性問題,像執藥一樣,但每次打開性的話匣子,馬天娜才知道,對方未必需要甚至用到按摩棒。

這是會陰肌肉訓練球,整個放入陰道,原理像舉啞鈴,用以加強陰道肌肉強度及敏感。(潘思穎攝)

「有的女生陰道痙攣,連一根手指也沒有辦法放入,這與心理障礙有關,每次做愛沒有辦法放鬆,按摩棒買回去也沒有用。」二十、三十歲的女生,願意嘗試新玩意,但對自己身體甚不了解,例如當馬天娜介紹『會陰肌肉訓練球』時,她們的反應一致恐慌:「吓?放入陰道?會否越放越鬆?拿不出來?」正因為對陰道內部缺乏探索,總之,對所有與裡面相關的事宜恐懼,一知半解。

據馬天娜觀察,女人四十,則有另外一種情慾包袱,被上一代所灌輸,保守、良家婦女的包袱,一生以這種形象生活下去。「她們認為,性只是為了生育,生完就不再做愛,晚晚只與丈夫睡覺。即使被丈夫逼著做愛,也甚不享受,一來前戲不足,二來更年期令內分泌減少,做愛時得忍受痛楚。」

結果,維持著老婆的「賢妻良母」形象,雙方做愛勉為其難,交功課,不溝通又死忍,就此形成惡性循環。「亞洲女人總被視為內斂,含羞答答,但忽略了她們的慾望或狂野性,在雙方良好的溝通下,事實上,她們想嘗試的有好多。看dating apps,亞洲女性如此吃香就知道。」馬天娜豪爽地說。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