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情說性】第三者自白:他教我投入去愛 又令我對愛情失信心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一句老土的愛情金句:「愛情沒有分對與錯」,對與錯牽涉道德價值判斷--雖然愛情不是外人可輕易批評,但第三者的角色,一直為人詬病,一面倒被視為破壞別人幸福家庭的始作俑者,但作為「小三」,又如何理解自己的身份,如何看待一段感情?

(插圖:Crystal)

K小姐與阿進是同事,K小姐入職大半年來,二人一直沒太多交流,直到她一次生病,阿進向她傳來慰問通訊,二人才開始變得熟絡,而阿進親手為她沖了杯鹹檸檬,「當時覺得很窩心,亦覺得這個同事好好,其他人不會如此對我,」,慢慢開始心動。幾天後,阿進相約她下班後食宵夜,就在途中,男方問K小姐:「為什麼你不牽我手?」之後便主動牽起對方的手,雖然她大感錯愕,但二人還是一直牽著手來。

讓K小姐大感錯愕的原因,除了因為他突兀的問題外,亦是因為他是有婦之夫,家中更有兩個子女,沒想過他膽敢在大庭廣眾前挽她手。與記者的訪問中,她一直都誠實表達自己的感受,即使當中有自相矛盾之處。

「當晚食完宵夜後,我們在尖沙咀海旁聊天,聊天的時候覺得很舒服,但離開的時候,我很不開心,即使我們相處很開心,但離別時,我在想,其實他當我是什麼?過了今晚後,原來我什麼也不是,好像被人當玩具,他說當我是一天的情人,我沒刻意與他講,我不喜歡這種感覺,我都只好將感覺收在心。」

不過一星期後,二人卻正式開始情侶關係。雖然事前她知道對方是有家室之人,但對於第三者這角色,她從沒想過自己會成為其中一員,但亦沒抗拒太多。「一開始我沒想過二人關係會走得遠,沒想太多,他知道我單身,他說他可以暫代男友的角色愛我,直到我找到男朋友,他便會放手,當時我沒什麼意見,反正我有人疼鍚。」

K小姐與阿進的關係,正是躲在影子裏,似有還無,曝光即死。(受訪者提供)

然而在戀情開始不久,她卻開始患得患失的感覺。這次的關係,她坦承,是最認真、投入的,之前的關係中,只要找到對方的缺點,她便會與對方分手。而這一次,她卻形容對方為「100分的男友」,只因他對K小姐呵懷備至,百般遷就;而她更知道,對方是有婦之夫,二人的關係不知能走多遠,前路崎嶇,每次與對方相處的機會難得,所以都很珍惜見面時間。

一開始只想找慰藉的心態,隨著日子過去,她用情愈來愈深,付出愈多,自然想得到回報,慢慢不滿足於二人不能見光的關係。在現今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下,只能容納二個人,第三者或者可以得到愛情、快樂的回憶,但名份卻是奢侈品。「我知我永遠都只是後備,沒能奢望可結婚,但他說我不是後備,是情人。我最初沒想過,要他二揀一,一定要離婚,選擇與我在一起,而且我最初很天真,想他做最世界最幸福的男人,在家有太太,在外又有我的愛。但日子漸漸過去,我開始不滿足這種關係,女生拍拖都想結婚生子為目標,想私有化另一半,正如一般情侶拍拖日子長,都會想結婚,令對方只屬你一個。」

與有婦之夫在一起,名不正言不順,為了讓K小姐得到安全感,阿進答應K小姐「插旗」的要求,在同事面前將他們的關係曝光。「有時我接他下班,他都不介意在公司附近拖我手,不怕被熟人知道,會有閒話。試過新年時,公司請食團年飯,我不是正式員工,所以不受邀請,他知道後就邀請我,我們走進酒樓一刻,他是牽住我,所以公司的人都知道我們的關係。」

二人關係公開後,少不免惹來閒言閒語,她亦曾經在阿進口中,聽到不少同事批評,「他們沒直接說,我的心態是,我聽不到就算,他們喜歡說什麼就什麼。我與他一起,我已接受外界的批評。」外界對二人的批評,他們可以足耳不聞,男方甚至在facebook上開設新的專頁,專放二人的合照,更用自己的姓氏作用戶名稱,愛得高調,但小三的故事,似乎總是離不開東窗事發,戲劇性一幕。

K小姐親手為阿進做的黏土裝飾,阿進用這張相作為二人facebook的個人照片,加上真實的出生日期,K小姐笑言「一見就知是他」,更認為因為二人的facebook,間接向太太透露端倪。(受訪者提供)

K小姐在東窗事發前,親手撰寫一封信,交代她的心情,及如何處理她、阿進、他太太的三角關係。(張碧尤攝)

K小姐雖然與阿進相處很開心,但畢竟自己是「多餘的一個」,即使想繼續與他走下去,亦無能為力,而男方的策略,就是開設二人聯名戶口,並要求K小姐生小朋友,甚至為BB取好名字--男方認為,只要雙方有小孩,即使將來二人關係被太太發現,兩人也可因小孩繼續關係。

K小姐雖然感動,但亦敵不過內心糾結。「他需要BB作籌碼,他怕我離開他,當時一刻我都是不開心,為什麼我們的關係要用BB維繫?他不放下家中那個,我又怎可以為他生小朋友?雖然我很想為他生BB,但我的考慮是,BB不可以沒爸爸,將來小朋友問我爸爸在那兒,我要如何回答他?難道回答他爸爸在另一家庭?但他的意思,是要有小朋友,我們才可繼續走下去,否則便要分開,所以大家有吵鬧。」

K小姐說吵完架後,開始重新思考整段關係:「我當晚很灰心,不知怎樣繼續與他走下去,很迷惘。為什麼我付出如此多,什麼都得不到?是不是我們一開始就做錯了?是不是我已經在破壞別人家庭?所以東窗事發一晚,我想輕生。今世他是有婦之夫,我想下輩子可以找到他,與他在一起,這亦是部分想輕生的原因。」

收到她想輕生的訊息,阿進當然想馬上衝出家門勸導她,亦正是此刻,阿進的太太喝止他,「她向阿進說,如果你踏出這個家門,就以後不要回來。原來她一早就知道我存在,只是一直沒開口,等他玩夠就自己回家。」被太太喝止後,阿進當晚沒外出找K小姐,當晚凌晨,他更傳來短訊:「家變,我們分手。」隨即在whatsapp上封鎖她的聯絡,一則短訊,二人結束了維持4個月的不能見光的戀情。

K小姐認為,如果阿進不是有婦之夫,二人便可開花結果。她與阿進交往時,曾獨遊韓國,希望二人的愛情可永久鎖在橋上,長長久久。(受訪者提供)

「我曾經開玩笑的口吻要與他分手,但他十分生氣,他說不可以隨便說分手,覺得我不重視這段關係,所以當時他要與我分手一刻,我就知道他是認真的。加上他block了我,我當晚睡不著,又哭,他在whatsapp上封鎖我,我就用wechat找他。他告訴我,他的太太要尋死……即是他為了太太,而與我分手,所以寧願死的是我?但他又說因為救我,才會讓事情曝光。」她與記者分享這幾則短訊時,手機曾出現他們的合照,當她看到合照時,嘴角不其然向上揚起,苦笑一下。

「當初我沒想過會得不到他,所以我會想為他多付出,讓他選擇我,我甚至作好心理準備,做他兩個子女的後母。我一開始時曾說過,如果要他二選一,我會自動退出,但我漸漸覺得我做不到。我與他的感情只有幾個月,及不上他與太太十多年的感情,所以我無論如何都是輸的一個。」

太太與K小姐二人,阿進始終選擇了前者。即使百般不捨,她亦只好無奈接受。分開後,K小姐試過到他家樓下,凝望他家窗戶,她試過到他公司附近,只求遠距離見他一面,她甚至找工作時,都刻意找阿進公司同一地區的地點,但即使二人再見,都形同陌路人,「他讓我學會如何投入去愛一個人,如此不顧一切,到頭來為什麼又是他,讓我對愛情失去信心?所以我真是很崩潰,對愛情沒信心。」

K小姐在情人節時,送上親手做的brownie和心意卡,阿進便以蝦餃皮黏合玫瑰花作回禮。昔日的信物,今日再看,已舊情不再。(受訪者提供)

分開了幾個月,K小姐坦言依然很想念他,過去的信物、訊息,她全都保留下來,見證這沒開花結果的戀情。「我曾經有想過,就算他不選擇我,我都想他做我最後一個男人,我不會再拍拖,因為我怕再拍拖,會淡忘或取代我們之間的回憶。我知道我很矛盾,我不想忘記他和如此難得、不顧一切的愛,但我又想盡快放下他。」

K小姐說,林峯主唱的《愛在記憶中找你》最能代表她此刻心情,「如果可以恨你 全力痛恨你 連遇上亦要躲避」,「有朋友說,他是衰人,如果他真是愛我,就不會傷害我,會選擇我;他們又會叫我去恨他等等,但我不想去憎恨他,為什麼我要討厭一個帶給我快樂回憶、關心我的人?始終我們都有開心過,我寧願用時間淡忘他,都不想憎恨他,但如果我可以恨他,或者我可以較容易放下?我也不知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