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博物館】愛情第一課:衣袖留名 說扔掉仍扔不掉

撰文:黎頌詩
出版:更新:

分手後,昔日的信物應該如何處理?紀念品還在,紀念的人卻已離開,同一件信物,不只蘊含著甜蜜回憶,還夾雜點點沒能開花結果的苦澀......《香港01》網上「分手博物館」,讓你放下「愛情遺物」,放下遺憾。

(龔慧攝)

長大了,你會說初戀是青澀的,但當你是第一次去細味戀愛的章節,牽手、凝視,還有吻上了的那一刻,每個細節,該是那麼激盪人心。最後,得到的、失去的,都總會是人生有價值的一課。

仍然淹沒在失戀苦澀中的讀者Jassi,找到了「01」的分手博物館,本是以為我們會接收「愛情遺物」,「其實大部分我都扔掉了,不知怎的,又找到了這一件。」她說,要把所有丟掉,因為放不下,是不少女生的矛盾。「我很努力,很想留住他,但......」一說,還是想哭,剛失去的是她的初戀,真正死了心,才只有一個月,是新傷,仍覺著痛。

(龔慧攝 )

Jassi很年輕,才16歲,是個中學生。這天,她帶著和他的「愛情遺物」前來,是件衣袖上有「WALTERSJAS」字樣的學校衛衣,是她和他的名字,連在一起,明要宣示:「我和他戀上了!」小情侶在聯校活動上認識,他比她高一年級。Jassi形容他是運動型,也懂音樂,不過喜歡他是因為「他不像其他狗公般,接近你、和你聊天是有企圖的。」她感覺是談得來,然後交往有點曖昧,到一天他說喜歡她。

學生情侶的拍拖生活是清純得可以,「一起溫書,去M記做功課,吃東西,還有行公園。」戀愛的甜,Jassi依然記得很清楚,她嘗試著去表達她經歷過的種種浪漫:凝視後的初吻,吻過,覺得是種成長;鬧分手後的激情相擁,一如韓劇中所看到過的場面。她再三強調,「真的很像,我們是很緊很緊的抱著,在哭。」拍拖一百天,還在公園戴上了戒指。別說puppy love只是場遊戲,你說是遙不可及,他們也試著去承諾,試著去相信。「他說過,我們要一起考進中大,畢業前一起儲15萬買樓,25歲就可以結婚。」Jassi沒忘卻這諾言,也為這已肯定不會被兌現而傷痛。

(龔慧攝 )

「愛一個,上一課」沒有錯,尤其是愛情的第一課。Jassi這課學到了,愛情除了浪漫,也夾雜著「醜陋」:佔有、控制、生厭、不信任......「他會check我的手機,要我和談得來的男性好友斷絕來往。我努力著去做,卻給我發現,他和一個我覺得品格很差的女生有交往。我們因此鬧分手,他答應不再找她,但每次都讓我發現是謊言。為什麼我願意去滿足他的要求,而他卻不能同樣做到。」男友也開始埋怨她經常找他感覺很煩,Jassi又會因被要求去看他表演卻在舞台上「連他的影也找不著」而生氣。快樂有了瑕疵、開始擴散,賭氣說了分手,卻又忍不住再找他。但改變不了的,是當日情不再。

「我主動找他,說仍想再在一起,他沒拒絕,但態度卻不再一樣了。」Jassi沒忘學校open day那天,他沒理睬她,問原因他說沒什麼,只說約了朋友,扔下了她一個人,在傷心。漸漸,他再沒接她的電話、沒回覆她的訊息......「我很想挽回,但已找不到方法。」

這天,她穿上了記載著初戀喜悅的衛衣讓我們拍照,說好了,拍完,照片放在「博物館」,便扔掉它。「要扔嗎?」拍攝完,記者問。「我還是捨不得......」

你也希望在我們的「博物館」展示你那段情的「遺物」和關於它的故事,藉此放下昔日的遺憾嗎?請把「愛情遺物」的圖片及聯絡方法傳至hk01(請註明《分手博物館》)。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