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線記錄難民眾生相 普立茲獎特寫新聞攝影獎得主訪港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就算新聞不再報導,事件也離亞洲很遠,但難民問題依然是當今世界不能不面對的問題,單單2015年就有超過一百萬名難民湧入歐洲。離開戰火不斷的國土,敘利亞人究竟如何走過這段路尋找新天地?走在前線的新聞攝影師又如何記錄他們的狀況?

上年11月,一群難民坐船剛到達希臘Skala小島(Sergey Ponomarev Facebook)

各國攝影師走訪難民前線,生於俄羅斯莫斯科的Sergey Ponomarev便是其中一位。這位攝影師早年以拍攝俄羅斯日常生活和風土人情聞名,近年則專注於難民問題,從2012年起開始成為《紐約時報》的合作攝影師,並於今年的「世界新聞攝影」(World Press Photo)和「普立茲獎特寫新聞攝影獎」(Pulitzer Prize-Feature Photography)中獲獎。香港國際攝影節精選他六十張有關難民問題的作品於香港展出,展覽以一個自創詞「REFUSEE」為主題目,該詞近似英語中的「refugee」(難民),以反映國際社會對難民問題視而不見(Refuse-to-see)的狀況。而Sergey更會在11月1號到訪香港,與亞新圖片新聞社創辦人吳曉東舉行講座。

難民於斯洛維尼亞小城徙步走向歐洲。(Sergey Ponomarev Facebook)

在Sergey獲得本年度世界新聞攝影新聞組別系列冠軍的相片中,其中一張攝下滿載難民的小船剛抵達希臘Lesbos島時的狀況,另一張作品就剛好影到一名難民在同伴的相助下,非常狼狽地由火車窗口中爬入車廂。Sergey記錄了這個漫長旅程中每一名竭盡所能求存的人。難民絕大部份由海路抵達希臘或意大利,為數不少會繼續前進,經過巴爾幹半島,借神根國家之間無需出示護照的便利再進入其他歐洲國家。Sergey希望能透過他的作品揭示難民問題,提醒那些選擇視而不見的國家,並希望各國能正視難民問題及伸出援手。

Sergey表示歐洲正在經歷史上最嚴重的移民和難民潮。中東和非洲國家內戰連連、恐襲不斷,促使成千上萬人冒着生命危險逃離家園,他們在自己的國家看不到將來,因此視歐洲為「樂土」。為了前往歐洲,難民用盡各種方法,坐船、火車或公共汽車,甚至徒步也在所不惜。無數家庭被迫分離,在克服重重的困難後,等待他們的未必是他們想象中的「樂土」,但他們還是決定一闖,因為這總比到處都是炸彈或被洗劫的家鄉安全。

漂蕩在他國,難民何去何從? 圖為上年11月在斯洛文尼亞的難民(Sergey Ponomarev Facebook)

《REFUSEE 》攝影展
日期:即日-2016年11月18日(需預約參觀)
地點:F11攝影博物館(跑馬地毓秀街 11 號)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