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筆記本】以畫為話 黃照達父子共享白紙空間

撰文:吳世寧
出版:更新:

此欄目,是一場閒聊,話題圍繞藝術家最私密而具體的工具 ── 筆記本。那是藝術家自我溝通的記錄,保留很多創作原點和雛型,於是乎,看他們的筆記本儼如「偷窺」;然而凝視以外,記者試圖走進藝術家的內心世界,觀察他們的日常,並以他們的視覺細看生活。

構思較複雜的故事前,黃照達會在筆記本上先畫下一格格,再填上內容,再用電腦作畫。(龔慧攝)

黃照達的政治漫畫,簡約、冷靜,人物動作表情無甚變化,但卻在幾格之間清晰勾勒出一個黑色笑話。雖然黃照達的創作多在電腦完成,但他收藏多本筆記本,愛以筆記本寫下生活細碎、創作雛型,以及整理思緒。


或許是教書和專欄創作令黃照達漸漸走到理性的一端,在較私密的筆記上,他選擇返璞歸真,用鋼筆細細書寫,強調觸感。「其實記下筆記後根本不會再看,但在筆記上記錄,其實是一種過濾和選擇過程。」黃照達笑說。筆記對黃照達而言,亦是一種親子溝通工具 ── 兒子黃逸常常搶去他的筆記本亂畫,他會以畫回應,在紙頁間來一場父子奇想Crossover。

01 = 記者

黃 = 黃照達

01:你從哪時開始有使用筆記本的習慣?

 

黃:其實到我開始為《明報》畫漫畫後,才會認真用筆記本畫草稿。大學時讀藝術,較自由率性,不會起稿,因為畫畫過程就是一場持續的Struggle,開始畫後,圖畫會給你feedback,這過程就在畫布上發生。但畫專欄後,我覺得創作需要得到整理和淨化。畫漫畫前,我大多數會先設想一個Layout,畫下一格格,再把內容填上去。

黃照達為音樂家梁基爵的演出「火星日常」所畫的漫畫草稿,其中一篇漫畫後來在場刊中刊出。(龔慧攝)

01:要應付每天出版專欄很消耗性的事情嗎?

 

黃:對。我每天早上起床時會先「度橋」,也盡量在星期五一次過畫三篇,好讓我可以過周末。

有時有「橋」,我就不會起稿,直接用電腦畫!但如果未有想法,我就會先在簿上亂畫一通,看看會不會畫到什麼。

未有想法時,黃照達會在筆記本上先亂畫一通。此為去年他跟周耀輝籌備「房子尾尾」展覽時,開會期間在筆記本畫下的公仔。(龔慧攝)
上屆特首選舉,唐梁決戰,黃照達先在簿上試畫兩人模樣。「唐英年的樣子較易畫!因為他面部特徵較顯著。」他笑說。(龔慧攝)

01:不過,你的筆記本裏,文字竟然比畫多?

 

黃:較複雜的故事,我一般會先以文字思考,而且我會做好多閱讀筆記。筆記的目的不一定是幫你牢記書本內容,而是幫你去Summerize。我讀書時很容易分心和打瞌睡,唯一保持清醒的方法就是寫筆記,雖然我一般都無法找回寫過的筆記!(笑)

而且,經常用電腦畫畫感覺有點枯燥,甚至有時執筆忘字,所以我更留意寫字的感覺。我愛用鋼筆,因為鋼筆要以某一角度才能寫字,要慢慢寫,可以寫得仔細點。而且我愛用黑色,因為感覺黑色才比較能表達真相。

我愛看智海的畫,覺得他畫畫花很多時間,筆觸也很人性化。但因為我的作品要在報紙專欄刊出,要夠快。但有時我也會畫一些直覺、人性化的畫。

黃照達的《Hello World》漫畫記錄了跟兒子的日常相處。有時,他會先在筆記本上記下設想的故事大綱。(龔慧攝)

01:在你的筆記本裏常常見到你兒子的筆跡。你們兩個是如何共用筆記本的?

 

黃:黃逸常常會把我的筆記本搶過來畫!但我覺得這是好事。很多小朋友在外吃飯時會一直玩平板電腦,但我們只會給他簿和筆,讓他畫畫。

他會畫好多卡通人物,如Ninjago(忍者造型的Lego人物) 、美國隊長、Iron Man;我又試過扮學生做寫字練習,把字寫得很醜,讓他做老師改正;也試過畫下日記的模樣,請他每天也寫日記,記下天氣、心情、吃過的食物等等。

我家裏有一塊畫板,上班前在上面畫公仔,又叫他在旁邊畫一些東西,所以我們父子間會習慣以畫作對話溝通。

黃照達在筆記本上試設計兒子黃逸的手繪形象。 (龔慧攝)
黃照達曾在筆記本上畫下日記格式,鼓勵兒子寫日記。 (龔慧攝)
黃照達的兒子黃逸喜歡在爸爸的筆記上畫公仔,也因此創造了不一樣的親子交流方式。 (龔慧攝)

Artist Profile

漫畫家黃照達。(龔慧攝)

黃照達,漫畫家及媒體藝術家,亦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講師。著有漫畫集《大時代》、《Hello World  1》、《Hello World 2》及《Lonely Planet》。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