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裝皇后】是他也是她 4個「皇后」演譯超越女人的華麗盛會 

撰文:余婉蘭
出版:更新:

在香港表演的變裝皇后(Drag Queen),十隻手指數得完。這晚,蘭桂坊Orange Peel就聚集了超過一半的Drag Queen。這是特別的一夜,不同以往,Orange Peel不是同志酒吧,來看變裝表演不再限於LGBT群體或鬼婆鬼佬。人多到滿瀉,連叫囂聲也多了不同含意。
攝影:陳焯煇

Coco Pop最早到場,在香港,她是最為人熟悉的變裝皇后,台上表演超過十年,這晚七個變裝皇后由她line up,第一次在直吧Orange Peel演出。

變裝皇后(Drag Queen)
通過變裝打扮去表演的男性,服飾以誇張華麗為主,伴以歌舞,通常只出現於表演、遊行或娛樂場所。平時以原生性別示人,大部分沒有變性意圖,也有一種講法,傳統京劇粵劇、日本的寶塚歌舞團都屬於變裝。

易服(Cross-Dresser)
指穿著異性服飾人士,一般指男穿女裝。根據變裝皇后Coco Pop說法,她認識香港一班易服人士(Cross-Dresser、簡稱CD),他們希望平時打扮像普通女子一樣,行街睇戲食飯,與變裝皇后有根本上的分別。

Coco Pop最先到埗,忙看出場Rundown,忙檢查音響器材,除上台表演,Coco也做管理統籌,大小事項勞心勞力,所以妝只化了一半,套著髮網「四圍騰」。之後終於有空檔化妝,安靜下來時,有這麼一刻,她很像花旦身處戲棚後台,只有一盞白光檯燈,方正的鏡面照到她一隻眼睛,眉毛封蜜蠟,勾畫新的眼線,彎又飛揚,她專注而安靜。胸圍、首飾和假髮安份地攤在一邊,還有幾袋很重很老土的紅白藍膠袋。

助手說一句:「她一個胸圍都重過你一身衣物。」胸圍釘滿鐵鍊、尖釘和閃令令的珠片,重是因為恐妨不搶眼不夠霸氣,有時假髮戴一個不夠,要疊夠兩個假髮四個假髮,越高越好,就是要把其他變裝皇后比下去。特別因她是Coco Pop。

Coco Pop的男兒身名叫Bryan,四十多歲,與男朋友經營雜誌社。他曾跟隨香港知名的Drag Queen Gregory Derham工作,見證香港變裝皇后的一段歷史。藝名「Coco Pop」起源自 Gregory Derham問他,改什麼藝名行走江湖,他剛好在吃Coco Pop粟米片,藝名就決定下來。

Honey Bao第二個到,他22歲,是Baby Queen(指剛出道的變裝皇后),9月9日這天第一次上台表演。戴假胸假髮著貼身晚裝的他已經是她了,六呎高,一身肌肉,著上高踭鞋,似足巨人美女。有的Drag Queen屁股不夠挺,要剪出上闊下窄如非洲地形的軟墊墊高,或者肩膀太橫就要遮一下,但Honey Bao什麼也不用,他對身材非常有自信,化淡妝,就赤膊上場。「剛剛吃了pizza,我有黑洞胃,不用keep fit。」她一臉不在乎說。

22歲的Leon是鋼管舞老師,他的藝名是「Honey Bao」,他說Bow也有鞠躬的意思,別人當他像Queen一樣躬鞠。他自稱毒男,喜歡上網研究Drag Culture和Gay Culture,藉此踏入同志圈子,他特別嚮往變裝文化的奢侈和華麗。

Miss Tina習慣在自己家化妝,一邊抽煙一邊「滋油淡定」慢慢上粉,「Drag Queen的化妝技術很厲害,眼形、眉形和臉形任你改,想扮誰也可以。」她一踏入酒吧已經變成另一人,好似變魔術,連家中姪仔也認不出她。再抽一支煙定驚,補少少妝就可以上台表演。她1998年開始做Drag Queen,2008年退出,時隔足足八年,9月9日,她回歸的第一場表演。

Teddy今年四十多歲,做美容、專業化妝和兼職酒吧侍應,他的藝名是「Miss Tina Ugly Hair」,非常有趣,讀音近似歌手Christina Aguilera。表演前他在後巷抽一口煙,寧定心神,這次是他復出的第一場表演。
我不是扮女人!無女人會著七吋高踭鞋,戴超大假髮和著貼身短裙。我不是好似女人咁著衫,我著到像女皇。
美國最出名的變裝皇后 RuPaul

這的確是特別的一晚,我們不過巧合遇上。這晚的表演主題是「Femme Fatale」,法文指危險女人。你就看著幾個變裝皇后以超乎於女人的程度,大紅大紫大鳴大放,閃石碎粉,豹紋蕾絲,波浪長髮,照鏡反覆臨摹女人的神情和動態,一上到台就加以誇大俗豔,變成各種不同類型的危險女人,怨毒的、挑釁的、復仇或性感逃逗。一邊跳舞,一邊lip sync。台上射燈幾爆幾耀眼也好,她們輪廓沒被淹沒,七情上面,你還真的沒有見過這種女人。你想不到,蘭桂坊夜晚有這種美輪美奐的變裝表演,有這些狂放美麗的表演者。

他是Dakko,前變裝皇后,四十多歲,現為速遞員。幾乎每個變裝皇后提起他,都說一句,以前佢鬼火咁靚。總之他就是最美那個。有天去他家參觀,他隨手拎起牆上的面具套在臉上,他越來越低調,隱藏,連臉也不要曝光。

Miss Tina室友兼前表演拍檔Dakko也來捧場,Dakko從前也是Drag Queen,與Tina同期退下來,他深明做Drag Queen不容易,一場Show付出許多心血,在台下他比其他人更起勢地歡呼。但他說,自己以後不要再變裝成靚女皇,一到萬聖節,他依然變裝玩樂,但寧願變裝成醜老角色或物件。你好奇,一個退休Drag Queen到底經歷什麼心理變化,要把自己隱藏。

這四位變裝皇后,華麗背後,訴說著不一樣的故事......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