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裝皇后】宅男進化Baby Queen 突破自閉泡泡 變出無限

撰文:余婉蘭
出版:更新:

攝影:陳焯煇

Leon學習鋼管舞三年了,現為鋼管舞老師。在鋼管舞教室裡,重重鏡影之下被不同的自己包圍與凝視。

Leon 22歲,像許多其他年輕人,過著乏善可陳、沒有漣漪的生活,連向父母勇敢出櫃也平靜無事那種。乘九七年蔓延的移民潮,Leon舉家由香港移民加拿大,他前前後後在香港生活十年多,即占22歲人生的一半時間。即便生活在香港,英文仍是他主要溝通語言,平時多與新加坡人菲律賓人玩,上網只瀏覽外國網站,沒聽過一首廣東歌,和港式文化唱K、燒烤等相距甚遠。他家住荔枝角,最常流連的限於荔枝角那幾條熟悉的街,宅在家的時間非常多,過去曾有一段日子終日打機或睇Youtube,醒來上網,一睏就睡去。他形容,走出街永遠像有層泡泡(Bubbles)包圍自己,插了耳筒,眼睛盯著iPhone,迎面而來的人臉見一個忘記一個,連朋友熟悉的臉也常錯過。九月時和他做訪問,他說自己典型宅男、毒男;十二月再和他做訪問,他笑瞇瞇說自己住家男,比宅男好一點,少了打機但依然每日望住iPhone。他仍然是那個怕吵雜,怕人多,不太愛交際的男子。十九歲那年,他接觸鋼管舞,二十二歲這年,他第一次踏上台板做變裝皇后。這輩子做過最反叛,最禁忌就是這兩件事,人生一下子踩進最色彩斑爛又一往情深的場景,被台下觀眾以熱熾的目光注視。訪問裡,他從沒有用「夢想」去包裝自己的故事,於是故事多了空間可說。

變裝皇后(Drag Queen)
通過變裝打扮去表演的男性,服飾以誇張華麗為主,伴以歌舞,通常只出現於表演、遊行或娛樂場所。平時以原生性別示人,大部分沒有變性意圖,也有一種講法,傳統京劇粵劇、日本的寶塚歌舞團都屬於變裝。

Leon記得自己小時一次變裝,在學校話劇演出《愛麗絲夢遊仙境》,他舉手自薦要扮演女皇。這晚萬聖節,他則扮演白女巫Glinda,他說,把腰盡情收入腰封之中,製造誇張的視覺效果。
他喜歡不是黑,也不是白;不是好清楚,又不是不清楚的狀態。「我想製造幻象,別人遠看,一個美女,近看,嘩,男人?!但對方心頭一念,是男人,但好靚。」

初踏台板:XXX代表未知 任人想像和填寫

Leon改藝名時,是落了一點心思。

九月九日他首場變裝表演以藝名「Honey Bao」登場,Bao借比Bow(鞠躬)及Butt(屁股),別人一見他這女皇就要鞠躬,叫時也像「蜜糖包」一樣親切。但後來過於親切,大家一見到他就「包包」前「包包」後,被當成寶寶了,可愛得失去了躬鞠迎接的女王氣勢。最近他改另一個藝名「XXXotica」(讀音Exotica),即Erotic(性愛)及Exotic(色情)的合併,他說,「XXX」令人想起性,但X也代表未知、空白,任人填寫,任人想像。

幾月前Leon才剛開始做變裝皇后,不只藝名未定下,連許多事情也尚未定案、持續變形中,包括妝容深淺程度、表演服飾,包括他的形象定位,及忐忑不安、時高時低的自信心。

在他仍然叫「Honey Bao」的時候,即9月9日「Drag Domination」變裝表演上,除了另外六名變裝皇后外,Leon當晚以新誕生的變裝皇后(Baby Queen)設定出場,那是他人生第一場變裝表演。

Leon天生輪廓特別,因練鋼管舞練出了一身肌肉,線條硬朗,人本來高大魁梧,以為難以藏在一套緊緻黑絲晚裝裡。他沒有像其他變裝皇后一樣,額外穿上三四雙絲襪或墊高臀部,他說,就以自己的真皮膚上場,把自己設定為「肌肉型美女」,他也沒有像其他變裝皇后,臉上化出那類飛揚又厚重的彩妝。他的妝容非常淡。

XXXotica Queen希望像另一位變裝皇后Violet Chachki一樣,走性感時尚路線,一邊表演,一邊逐件脫去身上的衣服,蘊釀甚至推高觀眾的情緒。這是他首場變裝表演的造型。

其他資深的變裝皇后事後也提到:「包包的妝不夠濃,不夠誇張,Drag Queen妝要很誇張。」Leon很有主見,堅持行「真女人」表演路線,不想自己的臉被妝遮蓋掉,他沒有想到,台上五光六色的射燈爆光,幾乎將他的輪廓淹沒——但一如意料,他的首場表演卻引起觀眾的哄動和最多議論——他一邊唱跳Beyonce的Partition,一邊把身上衣服和假胸圍逐層脫下,去到身體幾乎坦露的程度,非常狂放,他說要做個有Fishy味(變裝文化裡的用詞,指女人味)的Showgirl(變裝文化裡的用詞,指走表演女郎的風格),觀眾追著舞台上的誘惑去,氣氛高漲。

後來也有前變裝皇后評價一句:「嘩咁勁,點同後生爭啊?」那場表演的確非常大膽,Leon事後說:「心理上要好大準備,差不多沒有著衫,已收好牌(變裝用語:指收藏起男性性器官)但非常『牙煙』。接受到讓人見到你全身,信心要好大。」

他對身體有一個非常原初的想法,趁年輕何不好好展露,因為「老咗就無」,特別他小時是肥仔,展露身體等同展露曾付出過的努力。

Leon決定未來行的路線,以少衫,性感和時尚為主,像他的偶像Violet Chachki和Dita Von Teese一樣。「也許有人覺得我這個Drag Queen好低俗,脫下衣服看似簡單,但不知道需要幾勁的信心才做到。」他從小到大以這種態度行事,像那層行出街時包起自己的泡泡,不理會別人的閒言閒語,自己開心才最重要。他很早接受原來的自己。

有時假髮假胸或妝容不過小戲法,皇后的神韻和風騷才決定觀眾的歡呼聲。

宅男的變裝信念:做Drag Queen的男人才是真男人

Leon熱情地推介記者看紐約變裝皇后紀錄片《Paris is burning》,描寫紐約八十年代地下舞廳文化,一群黑人、南美拉丁籍的同志、跨性別、變性人及變裝皇后聚集在一個簡陋舞廳裡,展現個性和表達自我,非常草根地下。和Leon聊天,他絕少眉飛色舞講自己的真實人生,他眉飛色舞談都是他從網絡、流行文化、真人show或電影看來的畫面和資訊,他喜歡談概念談文化多於真實人生。「Beyonce、Elizabeth Taylor等強大的女性形象我們非常祟拜,她們展示出奢華與華麗,每個人都想擁有,特別是基佬。現代Gay Culutre有不少基佬,一方面幻想過著好多派對,奢華品味的生活;另一方面爭取權益和遊行發聲的空間。」

Leon透過網絡先接觸變裝文化,後來學習同志文化,宅男的世界以外原來很大,他認識到變裝皇后在同志世界占有很高地位。歷史上第一場同志平權抗爭中,變裝皇后Sylvia Rivera也被認為是重要一員,抗爭演變成知名的「Stonewall Riots」(石牆暴動),是同志運動的里程碑。

保守的六十年代,同性戀仍被視為禁忌的年代,許多酒吧等聲色場所只能藏處暗巷,美國警察有權直接逮捕同志。1969年,紐約石牆酒吧外一群同性戀者與警方爆發衝突,騷亂持續了幾個晚上,事件後被稱為「石牆暴動」(Stonewall Riots),是美國史上同性戀族群反抗社會地位不公的首次爆發。

變了妝的Leon已進入高佻神秘的美女角色,但輕微藏不住「麻甩」的特質。

「如果當年不是那個Drag Queen,我們未必有今時今日的權益,甚至可能無聲出。」Leon覺得,不是個個都做到Drag Queen,做到Drag Queen的男人才是真男人。「因為他必須不理別人的批評,被鬧不夠Man、乸型,女人型,真正對自己有信心的人才做到。」

事實上,當一個男同志跳鋼管舞,做變裝皇后,把自己從形象和姿態推向女性化,原來在同志圈內,會被微言或輕視。根據Leon觀察,同志圈內,有男同志追求男性化雄糾糾到一個地步,歧視女性化的男性,其中包括裝扮為變裝皇后的男人。「為什麼有基佬搞到自己女性化?搞到我們倒退好幾年。」Leon在模仿別人的說話。學者Terry Goldie在《Dragging Out the Queen》一文也提出過相似的分析,他指出,有男同志攻擊變裝文化,因為他們覺得這令主流文化誤解同志,如認為男同志形象柔弱,但男同志認為同志文化傾向男性化。

「這是有文化因素,八十年代美國開始出現愛滋病,許多人把愛滋病和同志拉上關係,如果你看上去柔弱,女性化,不夠健康,別人以為你有愛滋病。當時陽光,肌肉型,古胴色皮膚才是標準審美觀。那時開始,男同志為了割裂於愛滋疑雲,以肌肉型為追求目標。」Leon聳聳肩,自己跳鋼管舞又玩變裝皇后,曾被不少人微言過。「變裝皇后RuPaul有句說話講得很好:『You're born naked, the rest is drag.』(你一出世就赤裸,其餘之後一切都是變裝。)我每日著這件衫,你每天化這妝,大家扮演社會角色,你在扮女人,我扮男人。大家都在drag 。」他一臉不在乎說。

萬聖節是屬於變裝皇后的節日,聽說好多變裝皇后的誕生,都始於萬聖節的某個晚上。

性別學者Judith Butler提出另一個正面理論,她認為,變裝文化的意義在於,男性透過誇張、不自然的女性裝扮,鬆動一貫的性別身分,令人透過男性誇張的女性裝扮,反思社會建構的僵化性別觀念,從夾縫中出現顛覆及反叛的可能。

如果電影或流行文化中的變裝皇后有自己世界的版本,Leon終於進入了從Instragm 或電影見過的變裝世界,那他版本又是什麼。

「我的版本很簡單,輕鬆。」10月29日萬聖節第二場變裝表演,已變裝成瑪麗蓮夢露的Leon說。

最左為Alex,是「Alessandra Queen」的男兒身;右是Bryan,是「Coco Pop Queen」的男兒身。中間的Leon拿起表演用的道具人偶玩個不停。
左為Teddy,是「Miss Tina Macauley」的男兒身。Leon在台上一臉情深地採排表演舞步。

Baby Queen成長故事裡的成長軌跡 

變裝大概不是如此簡單或輕鬆。在十二月與Leon再見面,那時他已經完成了第三場的變裝表演。他未像其他資深的變裝皇后一樣,懂得造衫或夠充裕請裁縫代勞,表演服裝多是上網淘寶買來,花個四、五百元,再自己親手改裝部分。

每次見著其他變裝皇后如Miss Tina,出場的服裝都驚豔四座,由自己一針一線縫紉及設計出來,自己身上那套霎地黯然無光;或者見著自己的妝容總唯恐不夠豔麗。

「做變裝皇后,所需要的信心之大,難以用言語形容。幾次做變裝表演,經歷自信上上落落,有時信心瞬間失落。比較心一定有,所以我要找回穩定的形象,並維護這個形象,才不會被傷害。」Leon說。

此刻,他的答案仍如初,鋼管舞才是他的第一事業,因為鋼管舞令他覺得自己「有能力」,能做出不是人人都做到的舞姿。他未曾想著把變裝視為事業,他猶豫著說那一句:「暫時我的變裝未去到很高的境界,而且香港的變裝表演傾向小型,變裝表演很辛苦,不知能否像美國那樣,進入到主流文化。」

上為鋼管舞姿「Extended Butterfly」,下為「Iron X」,「Iron X」是Leon最喜歡的舞姿之一。因為它是力量的體現,這版本結合了柔軟,較易平衝。Leon說,希望可以進一大步,雙腳向外撐,成為「Human Flag」,把力的表現推向更盡,有能力負荷最多的重量。

九月見著他的對答自信滿滿,甚有主見,十二月見他已經有點不同,大概不言太多夢想,腳踏實地,才算真正開始踏上一段變裝的歷程。「最近認識了另一位菲律賓藉的變裝皇后,他懂時裝設計、化妝,也懂拍片和攝影,未來我要學好多東西。二月我會搬出荔枝角,與這個sister(變裝皇后稱另一個共同成長、彼此信任的變裝皇后為sister)租屋生活。」Leon說他未來還要學芭蕾舞和現代舞,增加身體擺動的弧度與韻律。如果化妝是無限,變裝也是無限,幾乎什麼也能演繹和流露,而勇氣和信心一直充盈的話,Leon大概就是向著他的無限裡去。

Intragram:polerleon
Facebook:Leon pole dancer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