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色情插畫家皮哥:每完成一件作品 像經歷一場美妙的性愛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我想我戴著一副黃色眼鏡,當我戴著它們時,一切都是性。
皮哥

皮哥是來自台灣的插畫家,三十多歲,平時是一名鐘錶設計師,沉迷創作與傳統相對的色情藝術作品。看他的作品帶超現實況味,畫中的女子形象詭譎異色,她嚐著性愛的痛疼、快感及欲罷不能,他努力捕捉她複雜表情的迷離,猜測不了是否將以暴烈的呻吟作結。不難見到日本浮世繪、中國春宮畫及漫畫風格,他最喜歡日本情色大師佐伯俊男(Toshio Saeki)和丸尾末廣(Suehiro Maruo)的作品。「不可否認我的畫作確多以男性視野呈現,但我試著跳脫或盡量別這麼明顯。我希望作品中的女性擁有強悍又嬌媚的雙面性,這是我試著去表現的方向。臀部,我喜歡屁股到大腿的美麗曲線,所以仔細看作品可以發現我的喜好。」皮哥覺得創作色情作品的快感,就是將心中的性幻想呈現成作品,過程很美妙,每完成作品好像經歷一場美妙的性愛。

(被訪者提供)

皮哥的話:

「我喜歡性。」

「這句話我放在心裡超過三十個寒暑。有關『性』的一切,亞洲文化習慣壓抑的、隱晦的、羞恥的談論它。這裡使用創作的方式並非為了疾呼性自主或性解放遠大的目標,那並非我的專長也非我能力承受的範圍。呈現在紙上的,僅僅只有單純,述說我首次用正眼去面對對慾望的過程。」

「性愛與情色。性愛,一種可兩字分開也可合體的名詞,也是最簡單和最艱難的行為,融合著複雜的身體上和心理上的交織,更要克服在不同環境挑戰下完成性愛的可能。這不只是單純生物的本能,在將性愛主張為人的權利後,更是人類超我的昇華。情色,一種將慾望主動也可被動的動詞,也是最原始和最文明的產物。我透過想像、下筆、深入、抽離、再墮入,過程中我宛如處女和處男初嘗歡愉,在赤裸的光與黑照耀下,摻雜的最細小的情感都能讓我體現:善惡、不堪、美麗、純粹、羞愧,我建築了一座偉大的樂園,在裡面和我的幻想情人享受歡愉,更在其中了解自己的本質,是由滔天巨大的狂潮和娟娟細密的暗流融合的。」

「我承認這些作品都是我的慾望,事實上我更想在現實中去做這些事情,蘊藏的情緒幾乎是濃厚的、交纏的慢慢收緊我的心,以至於已經有點無法呼吸。也只能在我做之前,先把它畫出來,讓緊纏如蛇的慾望能稍稍放鬆力道,讓我可以繼續呼進下一口氣。」

(被訪者提供)

(被訪者提供)

(被訪者提供)

(被訪者提供)

(被訪者提供)

(被訪者提供)

(被訪者提供)

(被訪者提供)

(被訪者提供)

皮哥 Pigo Lin

1984年生,來自台灣的藝術家,平日是一名鐘錶設計師,工作之餘,沉迷於另一個和傳統相對的色情藝術創作。作品裡大劑量的注入了春宮畫和超現實主義,混和成多彩的漫畫風格,作品廣被來自世界各地的愛好者收藏,下一步計劃是創立自己的藝術品牌。

更多皮哥的作品:Instragram / 網站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