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經濟懶人包】港匯屢試7.85弱方保證 專家:港息跟加未係時候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近日中美貿易戰稍稍降溫,港股開始掉頭回升,惟港元匯價經歷連月弱勢,卻仍然連「死貓彈」也欠奉,更於周四(12日)起反覆下試7.85的「弱方兌換保證」水平,觸發金管局兩度入市掃入港元,為2005年聯繫匯率改革以來首次。

港元頹勢不止,到底原因何在?港匯觸及「弱方兌換保證」水平,又是否意味資金外逃,股市樓市即將醞釀危機?

何謂弱方兌換保證?

在金管局聯繫匯率的設計下,美元兌港元匯率被限制於7.75至7.85水平之間浮動,兩個高低關卡分別稱為「強方兌換保證」和「弱方兌換保證」。當美元兌港元匯價跌至7.85水平時,銀行可要求金管局以7.85價位將港元兌換成美元。金管局透過沽出美元、購入港元,將港元匯價穩定於7.85水平之下,過程中香港銀行體系結餘亦會逐漸消耗,導致銀行資金成本上升,對本港息口形成上調壓力。

港元「弱過藥煲」因乜解究?

為免港元匯價偏弱並跌穿7.85水平,理論上香港與美國的加息步伐理應趨於一致,以避免資金從香港大幅流走,令港元與美元的「鈎」遭受壓力。美國自2015年起步入加息周期,至今已加息6次,然而由於本地銀行存款「彈藥」雄厚,一直無懼息口壓力,至今未有調升最優惠利率(P)。

本地銀行「水浸」,加上農曆新年後資金回籠銀行體系,更導致港元拆息不升反跌,1個月港元同業拆息(Hibor)從去年12月的高位1.2厘,掉頭回落至近日約0.8厘的低位;反觀倫敦銀行同業拆息(Libor)卻隨着美國加息不斷上升,令港美息差持續擴闊。截至4月12日,港美息差擴大至1.1厘,帶動頻繁套息交易(即投資者買入高息貨幣、賣出低息貨幣圖利),進一步為港匯造成沉重壓力。

香港銀行流動性充裕,令港元拆息不升反跌,港美息差進一步擴大。(羅君豪攝)

上海商業銀行研究部主管林俊泓就指,港元匯價疲乏不振,幕後元凶正是港美息差。林俊泓指,「近期港元弱勢是由息差主導,3月底時息差收窄,但在復活節、清明長假後息差又明顯擴闊,是港元積弱最主要原因。」他認為,近期港股表現轉好是建基於於美股反彈,故相對之下,即使恒指回升亦難以吸引資金回流。

港匯插水資金流走?兩大指標不得不看

港元匯價趨近「弱方兌換保證」水平,或許會令不少經歷1997年金融金暴的港人「個心都離一離」。當時外圍炒家發動大規模攻勢,企圖透過大舉沽空港元壓低港匯,誘發資金大幅外流,迫使香港聯繫匯率陷於崩潰。

雖然港匯可作為衡量資金流出及流入香港的簡單指標,但觀乎現時1個月Hibor處於0.79071厘的低位,香港銀行體系結餘亦高達1,797億元,在在反映資金未有大幅從本港流走。金管局近期多次強調,未有發現資金大幅淨流走迹象。林俊泓亦指,相較於單純觀察港元匯價,Hibor走勢或更有效反映港元流出規模,「如果香港資金流出量大,港元拆息唔應該好似依家咁低,說明雖然港匯低見7.85,但資金流出規模相當有限。」

林俊泓指,港元拆息高企,反映資金流出規模相當有限。(視覺中國)

為保7.85關 港息「迫住加」?

金管局總裁陳德霖曾指,期望港匯觸及7.85水平,金管局可出手令貨幣基礎逐步縮減,為港元利息正常化提供條件。既然港匯下試7.85觸發金管局數度入市,加上港美息差成為港匯走弱的「幕後黑手」,香港是否無可避免要跟隨美國加息?

林俊泓就指,香港銀行體系坐擁巨額結餘,為港元息口提供巨大「緩衝區」。他估計,「就算港元繼續徘徊7.85水平,而金管局不斷出手吸水,呢筆多餘錢都要起碼6個月先用得曬。」他預期,起碼要到今年第三季,港息才會出現明顯上調壓力。金管局副總裁李達志亦稱,由於本港銀行體系結餘仍處高位,預期港美息差收窄的過程緩慢而漸進。

港元反彈時機幾時出現?

截至3月底,金管局坐擁外匯儲備資產高達4,403億美元(約3.43萬億港元),足足為香港流通貨幣的7倍。既然金管局「接貨能力」無庸置疑,美元兌港元匯價已屆7.85元「鐵底」,港匯又是否轉勢在即?

林俊泓笑稱,港元轉強的契機「未有耐」出現,更預期隨着港美息差持續偏高,未來兩個月港元匯價將繼續徘徊7.85左右水平。他預料要等到下半年港美息差收窄,港元才有反彈機會,「除非短期內香港有大型IPO抽高息口,或者金管局增發外匯基金票據,但兩者機會都不是太高。」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