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球的呼召】走訪各區貓義工 將毛孩與照顧者的血與淚結集成書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提起貓義工,你會想到什麼?大概很多人的印象只停留在餵貓。「蝦米隊長辦公室」二號貓奴Fifi(一號為她老公)走訪各區,訪問了十個貓義工單位與一位貓老師,將毛孩和照顧者的血與淚結集成新書《肉球的呼召》。

「貓義工不只是照顧貓和餵養,每個人都有獨當一面的角色。」新書從介紹流浪貓照顧者的故事切入,進而探討城市重建議題,社區空間使用、動物在教育團體的角色。

相信看畢全書,你會對貓義工和社區貓有新一份理解。

排版、設計、文字全由Fifi一手包辦。(受訪者提供)

新書《肉球的呼召》將毛孩和照顧者的故事結集成冊。(受訪者提供)

兩年前出版第一本著作《蝦米隊長辦公室》的貓奴Fifi,因為捐貓罐頭認識了分散全港默默為毛孩付出的貓義工,「以往的出版,無論是書還是日曆,每賣出一份,我們就捐出5個罐頭給貓義工。」就是這樣因緣際會,Fifi認識了各區守護社區貓的義工們。

義工多數低調,也無暇化太多時間社交。Fifi初期與他們的聯絡僅限於交收貓罐頭,但言語當中也流露出義工的慷慨。「我捐出5批罐頭給一個貓組織,他們沒有全要,而是介紹我轉交另一個義工團體。如果全數接收當然會令狀況更充裕,但義工們卻決定和其他組織分甘同味。」

一言驚醒 貓義工:餵貓唔係大曬

完成11個訪問學到了什麼?Fifi環遊各區一週,反而看見自己的渺小。她借用其中一位貓義工的話語,「餵貓唔係大曬。」作總結,而這句話出自專門照顧油尖旺區流浪貓的一位義工。

「那是一位中年、滿頭白色長髮的叔叔,一個人在油尖旺區餵了十多年貓。他教我餵貓要放下無謂的尊嚴和自我。義工有時覺得自己為動物服務,其他人理應要讓路。但油尖旺區是一個很複雜的社區,裏面龍蛇混雜,而大部分人都不喜歡流浪貓。」Fifi憶述叔叔的說話,一開始時都在挨罵,但當人們罵了3、5個月(是月,不是日!),開始意識到他是認真地要照顧貓,而不是三分鐘熱度,慢慢就釋出尊重。

幼貓往往比成貓容易找到家。(黃寶瑩攝)

「這位叔叔不是單純餵貓,而是處理整條巷子的社區關係:清潔姐姐、每條巷子的店家和職員、收保護費的人當中的利害關係。有人曾投訴流浪貓跑進店裏撒尿,他就在街上設貓砂盆。」

貓義工不可能每刻都在貓群身邊,而社區的使用者卻能成為流浪貓的安全網。「他們未必出手幫忙,也未必認同,但起碼不抗拒。經過了2、3年,這位叔叔慢慢和區內的街坊建立了信任,漁護署帶籠來抓貓,有人虐打街貓,他們都第一時間通知叔叔。」照顧毛孩,也是在處理社區持分者的利害關係。

全套包括:環保布袋和一本《肉球的呼召》。(受訪者提供)

《肉球的呼召》
作者:吳天慧(Fifi)
出版:生命工場Life Workshop
書展詳情:Hall 1 (綜合書刊館) 1A-C16
每售出一套,作者將捐出5個罐頭給本港獨立貓義工組織。
蝦米隊長辦公室

照顧流浪貓,也是在處理社區的利害關係。(黃寶瑩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