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後OL棄高薪厚職 開創寵物資訊平台 鼓勵寵主網上互助

撰文:沈敏怡
出版:更新:

Sarah曾因一時疏忽,讓愛犬在家中誤吞了一整包防潮珠,無助、慌張的經驗讓養狗多年的Sarah發現,原來自身知識非常不足,因而泛起開設「寵物資訊平台」 的意念。
「我那時感到好無助,但若然我有足夠的知識,懂得如何處理,至少不會驚慌如此。」Sarah道。
一個決定,令她毅然放棄高薪厚職,從零開始,打了100多個電話……

Hellodog除了網頁外,亦設有Facebook及Instagram專頁。(陳嘉元攝)

按圖了解更多Hellodog平台的功能

四個月前,李嬿琳(Sarah)創立了育狗資訊平台Hellodog以「領養不棄養」及「幫助不批判」為原則,希望能為狗主提供完善的飼養資訊,當中包括醫療和生活常識、消閒娛樂推介,以及供寵主交流的討論區等,更能讓獸醫在線上即時回應狗主的各種疑問等,她期望,平台能為狗主提供各種支援,讓一眾小毛孩健康快樂成長。

一次意外萌生創業念頭

Sarah原為80後OL,原本從事品牌管理工作,而且待遇不俗。毅然開創寵物資訊平台的契機,是因愛犬Hunter的一次意外:Hunter是一隻天性活潑好動的貴婦犬,有一次在Sarah不為意時,竟把整包防潮珠誤吞下肚!當時Sarah眼見空蕩蕩的包裝袋,嚇得驚慌失措,幸好能及時發現並找獸醫求診,服藥後狗狗才能順利吐出所有誤服物,最終沒有大礙。

Sarah十分寵愛貴婦狗Hunter,也因為牠的一次意外,觸發她創立籠物資訊平台。(陳嘉元攝)

突如其來的意外, 至今仍讓Sarah猶有餘悸,但事件也讓她意識到自己照顧狗狗的知識不足。及後狗狗開始步入老年,她開始搜書查網「惡補」照顧老年狗的資訊,過程中,她發現網絡上充斥着不少飼養狗隻的謬誤,她覺得現時缺乏一個完善、準確、能結合各種養狗知識及解決狗主的疑難的資訊平台,因此萌生了開創Hellodog的念頭。

放棄高薪厚職由零開始

立定決心後,Sarah便果斷辭去逾6萬月薪的品牌管理工作,投身準備網站。她透露,平台以非牟利性質營運,資金是最大的考慮,單是初期籌備網頁,已需約20萬元。Sarah除花上個人積蓄外,亦設計了多款杯子商品在外國網站眾籌,成功籌集8000美元來減輕成本。

頑皮的Hunter誤吞整包防潮珠,嚇得Sarah驚惶失措。(陳嘉元攝)

人手也是另一限制,因為網站只僱用一位電腦程式員協助編寫網頁,其餘事務也要Sarah一手辦理。她試過花了兩個多月的時間,親自打了100多個電話, 向每間獸醫診所逐一查問詳細的服務內容,目的只為整合出一個完善的獸醫診所資料庫,供狗主們參考。

Sarah表示,以往從事品牌管理工作的經驗,讓她非常注重平台的形象。除了主張正面活力的編採風格來吸引大眾外,她亦十分看重網頁介面的設計,希望透過友善的用家體驗來提高網站的瀏覽率。

同時,針對網絡上養狗資訊錯誤的問題,Sarah亦邀請了多位志同道合的獸醫和營養師及犬隻行為訓練員,以義務性質在網站的討論區中回應狗主的提問,希望讓主人遇上各種飼養問題時,亦能得到專業可靠的意見。

Hellodog提供一站式資訊及應用工具於一身,希望狗主能在一個地方獲取所有所需的資訊。(陳嘉元攝)
Sarah表示,從寵物對人類無私的付出,令她學懂了大愛,想為牠們多做一點。(陳嘉元攝)

家人:為何要做不賺錢工作?

網站成立初期,除了解決各種營運問題外,Sarah亦需安撫父母的憂慮。她說,家人不太支持自己的想法,對她辭職的決定亦有微言。父母常問:「為何要做一些賺不了錢的工作?」或「你何時才會找一份新的正職?」等問題,總讓她答不上口。但Sarah亦笑言自己從小開始,也不是順從父母的乖乖女,因此即使家人提出種種憂慮和不支持,她仍希望實現開設寵物資訊平台的想法。

為了眾籌,Sarah設計了數款杯子,成功籌得8000美元資金。(陳嘉元攝)

此外,她亦希望平台能提供完善的資訊,全面支援狗主各種需要。她比喻說:「不少父母在生小朋友之前,也會看多點資料了解下如何照顧小朋友;其實飼養動物也應如此,是一種責任感。」因此,為了提高寵主的責任感,以及確保準寵主明白養狗必須的準備,她請來了具養狗經驗的人士以義工或自由工作者的性質,為網站撰寫不同題材的文章,提供更多元化的資訊。

緊守兩大原則

Hellodog以「領養不棄養」及「幫助不批判」為原則,一方面鼓勵人領養,亦希望減少網民「先批判,後了解」的風氣。她解釋,某些寵物的飼養方法容易惹人批評和指責,就如以寵物車載狗的做法,Sarah舉例說:「有人會反對以寵物車來代替讓狗狗落地散步,認為做法不當;但可能別人的狗狗是因為年老或行動不便,主人才這樣做。」她希望平台能教育寵主以多了解、多體諒的方式來互相幫助,減少狗主間盲目批評的情況。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