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片】80空姐組義工團 為毛孩剷屎派餐 Connie:歡迎市民加入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點解空姐特別有愛心?

「平日在飛機上工作,一有乘客按Call Bell(服務召喚)我們便仆出去幫手,久而久之幫人便成了習慣。」Connie打趣地道。

Connie是這個「空姐毛孩義工團」的發起人,她和80多個成員去到各個資源緊拙的收容所幫忙。

派餐、清潔、剷屎、陪玩完全難不到她們,因為在機倉已訓練有數。

「空姐毛孩義工團」的發起人Connie (左)。(龔嘉盛攝)

剷屎都唔係好Heavy啫!

Connie現在於「香港拯救貓狗協會」當義工。這天7位空姐一來到,便「自動波」為60多隻小貓剷屎清理便盤。辛苦嗎?「一啲都唔辛苦,飛機上的duty更heavy,例如要抹廁所,我哋比一般人冇咁怕污糟。」7位空姐異口同聲道。

一輪剷屎、掃地抹地後,貓貓都肚餓了,空姐們先為貓貓換了乾淨清水,再開罐罐。平日在飛機上,為客人送餐時,用餐車派送就叫by cart,以人手逐份送上就叫by hand。

「我哋by hand定by cart?」7個空姐笑道。她們將罐罐分好一碗一碗,用小碗盛好,一同推着餐車為貓貓送上食物,非常熟手,這是飛機上教會她們的團隊精神。「照顧動物再辛苦、再麻煩,仍然覺得牠們可愛。」

+4
+4
+4

2張更表:返工+照顧毛孩

空中服務員每月都有一張飛行更表,而每月約有9至10天假期。「我們再排另一張義工更表,要是放假,又見到有收容所未有義工,便自動自覺填上自己的名字,確保收容所每天都有一名義工幫手。

Connie現時選擇在「香港拯救貓狗協會」幫忙,原因是協會沒有全職職員,單靠義工,而且自139b繁殖條例修訂通過後,協會拯救了不少繁殖場棄掉的貓狗。「要是其他組織需要我們,我們也會幫忙。」除了日常照顧外,她們還會餵藥、打針,甚至舉辦領養日、進行拯救工作等。

一呼百應 4日救28貓

「前幾年在街上拾起了一隻貓,牠病得差點死。我突然想,要是我不幫牠,牠真的會死。那其他動物會否都是一樣?」自此,Connie開始留意動物的事,除了領養,還餵流浪動物、做義工。

初時Connie不敢打擾同事,但有一次收容所「爆棚」,接連救起了幼貓,Connie一位同事的貓貓剛好離世,她便主動邀請同事來做義工,以延續對貓貓的愛,「空姐毛孩義工團」便開始成形。

「我們飛的時候,見到其他同事的手機內有貓狗相,便會嘗試邀請她們來做義工,不少同事都爽快答應。」動物絕對是打開話題匣子的好幫手,漸漸,這個「空姐毛孩義工團」就壯大至80多人,成員九成以上是女生。

試過接到緊急case,要在4日內為28隻貓尋家。我在whatsapp群組中呼叫,問有沒有同事能幫忙為貓貓影相、取名、將資料放上社交網站呼籲領養。大家一呼百應,不停share開去,28隻貓貓真的在4天內全部有家!」Connie說起時都一臉鼓舞。

Girls Power停薪留職幫動物

空中服務員的生活予人高貴,甚至離地的感覺,但這班空姐空少不僅貼地,還瞓身為動物。「其實空姐各有不同性格。」Connie道。誠然,我們對空姐的形象都過份定型了。義工團的另一位成員Tammy,去過收容所做義工後,同樣對動物多了感受。「自己有養貓,知道流浪動物需要幫助,但想不到原來數量這麼多!」

平日飛到『滑啞』,上機、送餐、落機,急急忙忙又到下班機。來做義工,搵番啲人生意義。」Connie笑說。Connie還寫了千字文,向公司陳情動物收容所的情況,申請了一個月的停薪留職假期。其他空姐成員亦愈做愈投入,甚至成為毛孩暫托父母。「做Crew不一定只是Coffee or Tea,Girls Power都可以好熱血,我們的G Day (假期)都可以好有意義。」

業餘攝影義工更為每一隻尋家的動物拍攝靚靚照片:

+11
+11
+11
做Crew不一定只是Coffee or Tea,Girls Power都可以好熱血,我們的G Day (假期)都可以好有意義。
Connie(空姐、義工團發起人)

香港拯救貓狗協會成立十年,曾為2500隻貓狗揾到領養家庭。但無奈截至2017年9月,協會已一共收到過百隻病患狗狗遺棄、數百隻貓貓絕育及治病;再加上上月颱風天鴿,一天內收到市民拯救起40隻貓貓,部分患有感冒、需人手餵奶,高昂的醫療費用令協會難以再繼續營運,估計明年3月協會有可能需停運。協會發起眾籌活動,Connie呼籲各位幫忙,詳情可流覽「香港拯救貓狗協會」Facebook專頁。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