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畜.上】14歲女生的家貓遭虐殺:無利可圖的事,大人甚少關心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4月初(4日),銀狐犬小白疑遭主人從高樓擲落樓死亡,案件轟動全城, 緊接着粉嶺華明邨又發生多宗狗隻毒殺案,令最少11頭狗隻無辜送命,民間要求修訂動保法及成立動物警察的呼聲此起彼落。

居住在荃灣光板田村,年僅14歲的Kitty(化名)向記者講述愛貓財財在村內遭虐殺的經歷。她認為社會上經常有動物遭殺害,全因對大人而言,保護動物,無利可圖,村民如是,社會亦然。

在2月時,光板田上村發生了一宗唐狗毒殺案。Kitty指,村內經常發生同類事件,然而,向來大多村民也不會關心死狗死貓的事。(資料圖片)

曾目睹村民食狗肉 尋狗啟示會無故消失

於本年2月,荃灣光板田邨曾發生一宗唐狗毒殺事件,葉姓主人曾向傳媒表示,除案中愛犬遭毒殺外,另一頭愛犬亦曾在村內遭人用刀刺傷,康復後又疑似被人捉走,至今下落不明,家人仍在村內懸紅尋狗。

村內亦有村民飼養大狗,但飼養小狗及貓咪的住戶不多,全因牠們的反抗能力低,容易遭人捉拿。(沈敏怡攝)

談及村內虐畜風氣,14歲的Kitty與20歲的哥哥Jacky向記者講述經歷。Jacky淡淡然說,村內常見有人虐畜,更曾目睹村民食狗肉。他憶述:「村內有一群廣東移民喜好狗肉,曾看過他們將一袋經已分屍的狗狗抬回家,光明正大地放在屋前待烹。煮好的狗肉氣味很濃,離遠也能嗅得到……」

除家犬外,村內不時會看到在附近蹓躂的流浪狗。但哥哥指,有些男村民喜好吃狗肉,因此在附近居住的流浪狗其實也不太安全。(沈敏怡攝)

Kitty 補充, 過往曾有不少狗隻無故失蹤,然而,每當牠們的主人在村內張貼告示尋狗時,其告示總會一而再,再而三地遭人撕走。問及吃狗肉與村內失狗問題是否有關連時,兩兄妹只道村內人事複雜,唯一能確定的是,村內飼養動物一向也不太安全。 

光板田村到處也能看到七彩的壁畫,畫有村內常見的動物,好如松鼠、養蜂場內的蜜蜂、小豬們以及常見的貓狗。畫中的村民與動物均笑臉迎人,看似相處融洽,然而在現實中,村子虐畜事件頻生,令畫作頓顯諷刺。(沈敏怡攝)

不止大壁畫,在村內四周不同設施上亦有小動物畫作的蹤跡。(沈敏怡攝)

財財晚上不見了 隔天被發現遭人扭斷前肢死去

被虐殺的動物,不只是狗,Kitty家中的愛貓財財亦不幸如是。談及財財被殺一事,哥哥強硬地言︰「一向不支持養貓。」記者續問是否擔心家貓有可能遭虐殺?他直道:「不是『可能』,而是『一定』。」而「一定」發生的悲劇,在10月時確實不幸發生了。

財財生前的樣子可愛,活潑好動,在離世前,才剛剛接受完絕育手術。(受訪者提供)

+8
+7
+6

財財本是一頭初生的流浪幼貓,因不慎掉進他們家的前園而被發現,有緣入室成為主子。Kitty哀道:「當時財財只得7個月大,工人姐姐外出開門時不慎讓牠跑出家外,之後就不知所蹤。」

【有洋葱】被困8年 聲帶被割、藏心絲蟲 肥波如何逃離養殖場?

【再見波子】城市人為貓搬進大澳 陪愛滋貓「波子」走最後一段路

Kitty懷疑,財財當時因完成絕育手術不久,仍需帶上頭罩,令兇徒更容易捉拿牠。財財當時的前上腹及頸部位置有明顯整齊的鎅口,前肢被扭斷移位。(沈敏怡攝)

財財走失後,家人擔心牠會出事,眾人在晚上拿著電筒在屋子四周搜索,可惜到隔天找到財財時,牠早已慘死。Kitty氣憤地道:「媽媽找到財財時,發現牠胸口及背部位置有整齊的鎅口,兩隻前肢遭扭斷, 再被塞進垃圾堆內。牠的死相絕非大狗追咬能致,肯定是被人虐殺的。」

Kitty指令人氣憤的,不僅是財財被虐待一事,亦是旁人敷衍了事,甚至漠不關心的態度。(受訪者提供)

村民已讀不回 社工敷衍回覆

Kitty在學校聽到家人傳來財財的死訊時,氣憤得哭不出聲。然而,令人憤怒的不僅是家人遭殺害的事實,更是旁人對虐待一事視若無睹的態度。

「我們將財財被虐殺的消息發到村內的通訊群組後,所有村民明明看了也已讀不回,毫不在乎。我忍不住在群組內痛斥他們冷血,駐村社工見狀後卻回了『😪😪😪』的表情符號敷衍應事,令我更憤怒……」Kitty傷心憶道。

除Kitty及村內另一家人外,其他住戶甚少養貓,因為貓咪力氣少,反抗能力低,容易受害。(沈敏怡攝)

旁人漠不關心 全因大人只談利益

遷入村子生活數年,Kitty一家早已嘗過利益糾紛之苦。哥哥指,剛入村不久後,便有人投訴他們的屋子有僭建物,時常藉詞滋擾,最終母親不勝煩擾,主動將合法建築物的小部分拆去,平息事端。問及村民為何要這樣做?他續說:「我們將清拆下來的磚頭放在屋外,不久後便被他們拿去另建新房子……」

財財死後,Kitty家裡仍然有兩頭貓。其中一隻貓咪怕人,至今仍然不肯入屋當主子,住在她們家的屋頂夾層內,由她們一家送水送糧照顧。(沈敏怡攝)

Kitty繼而淡道,虐貓一事無人在意,全因關心動物是無利可圖之事。「對大人來說,有利益的事才要出聲參與。像是村內的通訊群組,只有談及利益大事時,才會有人出聲。好如今次死貓死狗,對他們而言,平常得很,無需在乎。」她冷道。

除了屋頂的夾層貓外,她們還養有一頭三色貓衰豬。(沈敏怡攝)

保護動物力度不足 社會對悲劇視之不見

村子如是,社會亦然。動物被視作社區低端的一群,或如Kitty所言,全因動物無法發聲,幫助牠們亦無著數,令動保議題關注度總不及其他社會事項高。根據警方所提供的資料,在2014至2016年間,共接獲204宗殘酷虐待動物案件,當中共78人被捕,其中成功起訴入罪的人數為45人。有動物義工苦訴社會上虐待動物的實況遠比上述數字為多,然而能成功立案的個案少,當中能緝捕犯人以及入罪懲處的個案更是寥寥無幾……

Kitty指貓咪在屋外時要上繩看顧,因為擔心牠們不慎走失時會生意外。(沈敏怡攝)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鄺俊宇過往亦曾嘲諷政府漠視動物的權益,全因牠們無選票,導致修訂動保法的建議一直未獲接納,置無辜生命於險境。當保護動物早成國際大勢時,香港作為文明城市,是否亦應反思對待動物的態度,或為我城動物多走一步?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