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忍黑熊斷掌、抽膽汁 四川女守護86黑熊9年:牠是我的精神寄托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09年時,27歲的成都女孩盧文娟的生活中,進入了一群不同尋常的「小伙伴」——100多頭大黑熊。當時因為偶然的機會,她成了一名飼養員,每天與這些大熊們相處,給牠們餵食、清理糞便,造玩具讓牠們玩耍,一做就是9年,這期間,有的黑熊離開了,去世了,現在,她每天照顧着86頭大黑熊。這些大黑熊看起來可愛,在園子裏玩耍得也開心,但牠們卻經歷過一段最殘忍的過去。

在中國,因為熊膽入藥已有千年的歷史,有很多非法養殖廠,將黑熊囚禁在籠子裏,用導管插進牠們的膽囊,抽取膽汁。幸運的是,已經有286頭取膽熊,被四川龍橋黑熊救護中心收治,並得到了細心地照料,盧文娟就是這些飼養員中的一員。

「不知不覺,我也成為了這些黑熊的『媽媽』,我們之間相互依賴,我像對待自己的孩子一樣,和牠們相處。」

27歲正是愛打扮的年紀,四川女盧文娟卻選擇跟黑熊打交道。(一条提供)

自述:盧文娟 編輯:倪楚嬌(一条)

我是盧文娟,今年36歲,是四川龍橋黑熊救護中心86頭亞洲黑熊的「熊保姆」,每天的工作,就是照料牠們的日常起居。2009年,我偶然在這家救護中心的門口,看到一則招聘飼養員的告示,因為工作地點離家很近,我決定來試試。27歲,正是愛打扮的年紀,整天要跟黑熊打交道,甚至還要查看牠們的糞便,家裏人都認為,我不會堅持很久,但沒想到,這份工作我一做就是9年。

在黑熊救護中心上班的第一天,我就感覺這裏很不一樣,本以為會又髒又臭,沒想到竟然碰到了一群可愛的黑熊們。

吃東西的樣子很可愛。(一条提供)
懶洋洋地躺在草地上曬太陽的樣子也很可愛。(一条提供)
懶洋洋地躺在草地上曬太陽的樣子也很可愛。(一条提供)

在救護中心待了一段時間之後,我才知道,雖然這些熊現在看起來很幸福,但其實都經歷過非人的折磨。熊膽入藥已經有千年歷史,因為其清熱解毒的療效,被認為是一種珍貴的中藥藥材。因此,在中國一度有不少非法養殖廠的存在,牠們將黑熊終生囚禁在狹小的籠子內,用導管插進牠們的膽囊,隨時抽取膽汁。為了防止傷口癒合,人們會不時挑撥創口,給黑熊造成了可怕的傷害。

Jill Robinson女士來自英國,是我們救護中心的創始人。1993年,她拜訪了中國南方的一個黑熊養殖廠,大大小小幾十隻熊,擠在一個半地下的空間,發出陣陣惡臭。有一隻熊甚至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她下意識地抓住了這隻熊的熊掌,牠竟然輕輕地捏着她的手,並且看着她。Jill在那一刻決定,要救助這些熊。1998年,Jill Robinson創辦了亞洲動物基金會,2000年,她牽頭了和四川省林業廳的合作,共同創辦了四川龍橋黑熊救護中心,收治全國林業部門救下的取膽熊,對取膽熊進行救治,讓牠們安度晚年,每個月對遊客開放2天。

更多寵物文章:【6隻黑熊闖後院解暑 隔年再闖禍﹖﹗】

Jill Robinson女士來自英國,是我們救護中心的創始人。(一条提供)

2009年的一天,那時候我剛來這工作,中心突然要求所有的工作人員都集體待命,迎接60多隻從非法養殖廠裏救出來的熊。熊是用一輛輛大卡車運進來的,同事們把這些熊從狹小的籠子裏抬出來,有些熊的體型完全變了,像侏儒一樣,有的熊掌斷了,有的肚子上的導管沾滿了膿液和血液,就像一場重大車禍。我忍不住伸手去摸牠們,想要給牠們一點安慰,但只要人一靠近牠們,黑熊就發出各種各樣的聲響,警告你不要靠近。現在回想起來,還是有點觸目驚心。

剛剛救助回來的熊,心理和生理上都存在問題,有的熊會不吃東西,在角落裏一直搖頭,用身體的其他部位不停地蹭門框,我們稱之為「刻板行為」,這是牠心理受到傷害的一種表現。

記得有一隻熊,剛剛完成了康復治療,我們準備把牠送到普通的熊舍生活。吊門拉開的時候,牠探頭張望了一下,這是牠第一次見到草地,牠伸出一隻腳,碰觸了一下草地,立刻像觸電一樣,把腳收了回來,嘗試了幾下之後,牠突然就用最快的速度衝進了草坪,繞着草坪轉了兩圈,才停下來,然後就一個勁地吃東西。相比非法養殖廠的生活,這裏的生活對牠們來說,就是天堂。

取膽熊絕大部分是亞洲黑熊,牠們是國家二級保護動物,因為胸前有一道明顯的月牙狀花紋,又被稱為「月熊」。野生亞洲黑熊在中國的數量預計在12000~18000頭,而根據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的2016年的報告,全國圈養的黑熊數量也達到了2萬多頭。也就是說,整個黑熊族群,有一半在人類的控制中。

從養熊廠裏救出來的熊是沒法放生的,因為身體原因,大部分熊已經無法適應野外的環境,另一方面,這些熊早已習慣了人類的存在,放歸野外後,牠們可能會去有人跡的地方,造成人熊衝突,所以我們的工作,就是讓牠們安度晚年。

為了讓牠們活得開心一點,我們盡量模仿熊的野外生存環境,設立了很多樹樁、石頭堆、水泥洞、旱坑。

我們把食物,以及一些趣味性的物品,塞入挖有孔的竹子裏,讓牠們通過尋找食物,恢復嗅覺、磨爪子,我們把這個工作叫「豐容」。每天,食物的放置的位置都是不一樣的,這能讓牠們有一種新鮮感和探索欲。

黑熊屬於雜食類動物,但這裏的熊,我們不給牠們吃肉食,大部分的熊都做了膽囊切除手術,無法消化肉類的食物,我們一般給牠們吃蔬菜和堅果。

更多寵物文章:【獒犬長期受虐跳樓求生 體重只剩3分之1】

熊舍裏的床是用鐵皮做成的,是一個弧形,我們放了一些落葉在上面,這樣能讓牠們更有安全感,熊沒有固定的寢室,每天都會自行挑選室友和房間。

第一次接觸熊舍的時候,我站在門口,不敢靠近,我害怕,畢竟牠是熊,有攻擊性,會咬人。但現在,我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會首先考慮,這是否會傷害到牠。

進出熊舍的時候,必須要進行消毒,防止帶入或帶出黑熊和其他動物的糞便,避免交叉感染的風險。

我覺得對待黑熊,就得和對待自己的孩子一樣,需要細心,也需要哄。給熊餵藥的時候,我會擔心把勺子伸進去,會不會傷到牠的口腔。牠們當然不喜歡吃藥,我們就想了個辦法,將藥片放到棉花糖裏面,外面再裹一層牠喜歡吃的東西,有時是蜂蜜,有時是煉乳。給熊餵藥的時候,牠會看着你,把嘴巴張大,舌頭伸出來把藥捲進去,不會咬你,你能感受到,牠已經充分信任你了。

熊的身體狀況有一點細微的變化,我們都會很敏感,第一時間通知獸醫,比如,牠今天走路左腳有點不對。

亞洲黑熊的正常壽命大概在30年左右,但取膽熊大多只能存活10年,相當於正常壽命的1/3。建立中心以來,已經有近200頭熊離開了我們,其中三分之一死於肝癌。我們會給去世的熊辦一個葬禮,所有的工作人員都會到場。

有一頭熊叫平平,牠的病情已經發展到了無法醫治的地步,我們就決定在熊區給牠實施安樂死,我到現在都忘不了牠的眼神,一直看着所有人,最後一針打完以後,牠的眼睛就閉上了,我當時的感覺,就跟自己的親人逝去了一樣。我們都不輕易踏進熊的墓地,就覺得整個空氣都是凝固的。

「我能堅持到現在,是因為和牠們有一種相互依賴的感覺,在這裏能感受到物質以外的東西,牠是我的精神寄托。」(一条提供)

剛來救護中心工作的時候,我的第一個孩子剛剛1歲多,現在,我已經是2個孩子的媽媽,不知不覺中,也成了這些黑熊的「媽媽」。我能堅持到現在,是因為和牠們有一種相互依賴的感覺,在這裏能感受到物質以外的東西,牠是我的精神寄托。

【本文獲「一条」授權刊出。】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