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老師做暫養父母救貓狗BB 每次臨別似失戀:要學識放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愛護動物協會(SPCA)每年都會接收無數流浪動物,當中不少為仍未斷奶的年幼貓狗,獲救時已失去母親,單憑一己之力難以存活,需要「暫養父母」伸出援手。

Anica在兩年前入加SPCA的暫養父母計劃,照顧21隻無家可歸的動物,在牠們找到新家前,能被妥善照顧著。她的家猶如一個「動物中途站」,即使逗留得最長的小狗,也不到四個月。Anica看著小動物逐漸成長,從需要人手餵奶、到牠能夠自立,最後回到愛協,每隔幾個月她都要經歷一次別離:「每隻要走都會喊,喊到好似失戀咁樣。如果我要救更加多嘅狗,一定要學識放手,畀佢哋尋找更幸福嘅家庭。」

Anica當了12次暫養父母,曾照顧8隻狗、7隻寵物鼠、6隻刺蝟,大多數都是被遺棄、失去父母的動物。刺蝟媽媽FiFi(左)和刺蝟BB Acacia(右)(胡巧欣攝))

拯救新生命

Anica和很多人一樣,心裏十分想參與計劃,但擔心自己經濟能力、居住條件等因素,未必能滿足愛協要求,所以遲遲未有行動。直至她看到一個年輕暫養父母的訪問,發現暫養不會受到暫養人生活條件的影響,才決心加入暫養父母的行列。這兩年間,Anica當了12次暫養父母,曾照顧8隻狗、7隻寵物鼠、6隻刺蝟,大多數都是被遺棄、失去父母的動物,部分只有數星期大,如果把牠們棄之不顧,憑牠們自身的力量,實在難以活命。問及暫養父母對寵物的義意,Anica指,「我真係拯救咗一個生命,滿足佢最基本嘅需要,喺佢成長到被人領養前,都可以感受到愛。」

最令Anica難忘暫養動物,莫過於三腳狗BB「Solar」。Anica說接收Solar時,牠的傷口未癒,Anica每天都會需要幫牠洗傷口,她每天起床都發現Solar床上的尿布佈滿鮮血。由於Solar不習慣用三隻腳走路,Anica甚至趴在地上,教牠走路。Solar需要回到SPCA做手術,術後再回到Anica家裡休養。在眾多暫養動物裡,Solar逗留的時間最長,大家經歷最多。

「我每隻都好唔捨得,第一隻走嗰時仲喊足3日3夜。其實每隻要走都會喊,喊到好似失戀咁樣。」暫養家庭是流浪動物的「中途站」,當牠們恢復健康,就會送回領養中心,等待領養,所以每隔一段時間,Anica都要跟暫養動物道別。她認為居住地方有限,難以給予暫養動物最理想的生活,「如果我要救更加多嘅狗,一定要學識放手,畀佢哋尋找更幸福嘅家庭。」

每隻要走都會喊,喊到好似失戀咁樣。
暫養父母Anica

岑狗是Anica多年前從SPCA領養回來的狗狗。(胡巧欣攝)

【點擊圖片放大看,Anica與暫養動物的生活點滴】

+12
+12
+12

見證小生命成長

「我最近都失咗手!」Anica近月準備搬屋,暫時不便接收狗隻,於是轉為暫托小動物,例如倉鼠、熊仔熊、刺蝟。這些小動物被拯救前,有機會懷了孕,需要在暫托家庭渡過觀察期,才能交回領養中心,觀察期則按動物懷孕期而有所出入。過去七次暫托寵物鼠都「食詐糊」,Anica以為這次接收的刺蝟女FiFi同樣是詐糊,沒想到臨送走牠前三日,她清潔寵物籠時,發現育嬰室裡,竟然多了五條「毛毛蟲」,「我覺得好激動!」

避免在刺蝟BB身上留有人類的氣味,Anica每次幫牠們清潔都像做手術,需要戴上手套、小心翼翼,經過三個月「眠乾睡濕」,牠們終於長大,可以獨立生活。在刺蝟BB成長過程裡,白化的Acacia身體較虛弱,經常會被同胎兄弟姊妹排擠,Anica決定領養牠和刺蝟媽FiFi,「我一直想再養小動物,不過有個條件,佢一定要喺我呢度出世,而這胎BB就符合呢個條件。」

三腳狗Solar是Anica最難忘的狗狗。(受訪者提供)

+6
+6
+6

暫養的意義:以生命影響生命

「我覺得暫養嘅意義係以生命影響生命。」Anica本身是位音樂教師,她亦會教導小朋友跟動物相處,讓他們明白飼養動物之前,需要考慮很多因素,不能隨便帶牠們回家。除了為學生帶來影響,最令Anica感動的是,她身邊的家人、朋友,亦受到她感染,一起加入成為暫養計劃:「越多人加入暫養,就有越多幼貓、幼狗有機會健康成長。」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