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輕的我回來了】告別吃石的日子 唐狗「阿輕」將做毛守大使

撰文:黃樂文
出版:更新:

去年11月中,手機傳來了毛孩守護者(毛守)Facebook的訊息,登時被那些照片嚇呆了。
照片中的唐狗瘦骨嶙峋,X光片還顯示牠滿肚子石頭——可憐的牠餓得要吃石充饑!
取出所有石頭後,毛守給牠起名「阿輕」,那是一個多麼貼切、但多麼叫人心痛的名字。

阿輕的個案經傳媒報道後,旋即引起了廣泛的注意,但除了捐款幫補醫藥費外,我們都愛莫能助,因為香港的居住環境,別說要領養這小唐狗,就連做暫托也不行;另一方面,正在毛守基地等待人領養的狗狗,又豈只阿輕一個。

Connie由暫托到領養,一直幫助阿輕康復,牠已由怕人變為親人。(黃樂文攝)

義教領犬班擴大個人力量

今天,阿輕終於有新家了!領養牠的Connie Tam本身是犬隻訓練師,因阿輕的個案認識毛守,現在更義務為他們開辦領犬班,讓其他義工加入領犬的工作。「我一個人的力量有限,開班教人,就能把個人力量輻射開去。」其實除了捐款,我們當然還可做動物義工,幫手照顧獲救的狗狗。

Connie帶阿輕到泳池游泳,希望加強牠後肢的力量。初次接觸新環境牠顯得有點緊張,但在池邊玩耍也很開心。(黃樂文攝)

Connie當初也是從網上看到阿輕的故事,她覺得:「整件事很離譜,阿輕有晶片,但前主人竟然可以這樣對牠。」她與毛守聯絡,為阿輕提供暫托,現在更成為了牠的領養人。「初時接收阿輕,牠的後肢不能動,甚至碰一碰也覺得痛;而且牠的警戒心很強,不讓人接近,動輒擰轉頭咬人。」記者初次探訪阿輕,Connie也叮囑別一下子便摸牠的頭,要從頸部開始,而且要先給牠零食,讓牠感到善意。

Connie本身是犬隻訓練師,現為毛守義教領犬班,讓個人力量輻射開去。(黃樂文攝)

擔任大使重建對人信心

「醫生曾為牠檢查和掃描,發現牠的後肢反應正常;而牠的眼神和情緒很沉重,我知道牠的心理問題比肢體問題嚴重,於是不斷地給牠安全感和鼓勵,不用任何工具去支配牠,再加上針炙治療,現在牠不僅可以走路,還變得親人了。」早前在大埔林村舉行的寵物許願節,阿輕的表現令人刮目相看。「我想當日至少有一百幾十人摸過牠,牠已重建對人的信心。我希望日後牠可以成為毛守大使,推動拯救動物和領養訊息。」

阿輕早前出席寵物活動,曾與逾100人接觸,全無問題。(黃樂文攝)

別讓動物議題淪為公關宣傳

雖然阿輕還是有點瘦,治療期間身上被鏟去的毛還未完全長出來,但見牠輕鬆的快步走,不時展露開心的表情,相信痛苦的日子已成過去。

看着阿輕,感恩香港原來有這麼多有心人,四出為弱勢動物奔波和發聲;也慨歎這樣文明的國際城市,虐畜、棄養等事情每天仍在發生。我們現在可以做的,就如毛守的口號:「救得一隻得一隻。」,但更積極的做法是盡快定立本地動保法,從源頭減少流浪及被遺棄動物的數目,由各方推動政府,着實的去做,別讓動物議題流於選舉期間的公關宣傳。

Connie為輕輕開設了Facebook專頁,即刻按此Like!

去年11月毛守救起阿輕,當時牠滿肚子石頭,導致內臟受損,後肢亦不能活動。(毛孩守護者Facebook)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