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歲學生整月拒交談 繪畫導師伏地扮貓成功打開心扉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我嘗試跟小男孩說話,整整一個月他都沒有反應,我也感到很挫敗。」繪畫導師Canace回憶她與一位到了6歲,適齡卻不肯開口說話的小男孩相處的經歷。

一個偶然的下午,Canace在維園遇到小男孩,更發現他和街貓咪相處得自在融洽。「我儘管一試,在上課時伏地扮貓與他一同畫畫。他趨前更我說:『老師,我鍾意…』」

小男孩終於願意開口了,但Canace卻被指沒跟從畫室的教學要求,最後被提早解約。

Canace偶然帶自己的小貓回畫室,小朋友都很雀躍跟貓咪相處。(潘思穎攝)

Canace教學生作畫時,不時用到畫筆,還會讓小朋友自由發揮,貼上雪條棍、咖啡豆。(吳韻菁攝)

溝通屢不成功  曾想過放棄

Canace兩年前仍在修讀藝術時,到過一家繪畫中心任職圖像設計師,公司指人手不足,於是要求她兼教學生畫畫。Canace以freelancer身份工作,心態放得很開,不介意教導任何學生。「有個年約6歲的小男孩,不大說話,其他老師問我可否教他,於是我便試試看。」

Canace形容,這個小男孩安靜得很,他聽到別人講話時,也沒多大反應,眼神似在放空,偶然眼珠稍為郁動,或重覆老師的動作和自言自語。記者不禁問,這是自閉症嗎?「我不肯定,他的家人沒有交待,每次都是工人姐姐帶他來上課,我也不想標籤那小孩。」

她不斷嘗試跟小男孩說話,有時問他喜歡畫些什麼,又問他覺得老師畫的畫怎樣。「他只顧用鉛筆畫畫,其實畫得挺不錯。但跟他說話,他只是偶然一瞥。情況持續約一個月,我也很挫敗,想放棄。自問已很盡力,何況教學生本身不是我的職責。」

我站在遠處,看到他從書包仔中拿出一本小筆記簿,簿內以鉛筆畫出簡單的線條,畫作全是貓!
Canace(繪畫老師)

「大人多數從高處望向小孩,或令小孩感到壓迫。小男孩可能因此與貓相處的更自在。」Canace說。(istock)

發現小孩男與貓在「聊天」

或許是上天安排,注定Canace是這小孩的「Secret Angel」。有天Canace早了放工,路過銅鑼灣維園時,竟然遇上小男孩。他的工人姐姐在一旁講電話,沒有理會小男孩已走遠。出於擔心Canace尾隨着小男孩。

小男孩徑自熟練地走到公園一角,在花槽邊蹲下來,一隻貓從草叢中鑽出來,伏在小男孩跟前。「我站在遠處,看到他從書包仔中拿出一本小筆記簿,簿內以鉛筆畫出簡單的線條,畫作全是貓!」

小男孩把簿放在地上,伏下來開始畫畫,和貓同一個水平高度。貓也亳不驚慌,任由小男孩對着自己畫畫。Canace靜靜觀察,她見到小男孩的目光跟平日不同,眼神不再閃縮。「他似是在跟貓聊天!可能他覺得貓和自己的磁場能夠對應,或許他將自己代入成了一隻貓,覺得貓是同類。我趕着要離開,於是請他的工人姐姐領好他,以免走失。」

Canace指不少小朋友都喜歡伏地畫畫,她偶然也會讓學生畫大型作品時,伏在地上。(受訪者提供)

行為表達喜歡伏地作畫 

當時Cance對教育方法不太了解,回家後在網上搜尋動物傳心和自閉症教學法的資料。「如果小男孩覺得自己是貓的同類,平日不大能與人相處,我何不試試也代入貓的角色,與他溝通?」

又到了小男孩來上課的日子,Canace一早準備鋪墊,放上畫紙,將鉛筆、碳筆(charcoal)等都是小男孩喜歡的畫筆散在墊上。「同事問我為何要為一個不說話的小孩搞咁多嘢,勸我不要這樣做免得老細不高興。我沒有理會,我希望一試。」

工人姐姐如常帶小男孩來上課,小男孩推門一進,被眼前的鋪墊和畫筆嚇了一跳。「我看到他愣住了,但他的眼神流露出一絲高興。他似乎不像平日般慢熱,不過仍未肯過來畫畫。於是我以貓的姿態,伏下來先畫畫。他真的慢慢走近,還一起伏在地上畫畫。」

一個多小時的畫班,小男孩自言自語,愈趨愈近Canace。Canace終於聽清楚他在說:「老師,我鍾意……老師,我鍾意……」

「我覺得好開心好sweet,他能說話的,不過說得不太好,只會重覆一些字句。我還記得那天下課,小男孩離開時主動回頭跟我說再見,我真的很感動。」

動物也是小朋友最喜歡畫的主題之一。(受訪者提供)

讚研教學法 決心開自己畫室

可是Canace的行為在別人眼中是怪異的,其他老師對小男孩竟然說話感到非常詫異。「隔天老細便召我見面,指我的教學不符合畫室的要求,只為一個學生大費周章也不夠效率。我回答我只是盡力教導。幾天後,他通知我工作已完成,並提早跟我解約。離辭前,我也沒有機會再見小男孩。」

這件事對Canace打擊很大,她到過數間畫室教畫,更感到現時主流教室的教學法,和她相信的一套很大分別。「最後我到一家由澳洲女士開辦的小本經營畫室,她的教學法啟發了我,我見到每個來上堂的學生都是開心享受的。她跟我說,小朋友作畫過程已是學習,畫作成品不是最重要。跟小朋友相處,就是作為老師最享受的時刻。」這番話令Canace決心開設自己的畫室,嘗試更包容的教學方法。或許小男孩才是Canace的「Secret Angel」。

小時候我也被同學、老師覺得奇怪,只因我喜歡坐在一旁,不作聲地畫畫。中學時,我還需要見社工。
Canace

自閉童與動物相處更自在

記者好奇,Canace「怪異」的同理心從哪裏培養來。「我小時候也被同學、老師覺得奇怪,只因我喜歡坐在一旁,不作聲地畫畫。中學時,我還需要見社工。」Canace微笑道。

外國有不少研究和報導指出,自閉兒童與動物互動的相處,對小孩打開心扉甚為有效,外國網站「autismspeaks.org」亦指出小朋友與動物相處,有助提升社交技巧,但需要配合了解家庭成長背景及指導。最近外國有繪畫老師與寵物糧公司合作,以寵物和自閉童的真實故事改篇拍成短片,希望提升社會對自閉症童的關注,影片感動不少人。

記者記起數月前訪問三年不離家的隱青,最後被社工和動物打動的故事。這位隱青過來人的一句話令記者尤為深刻:「動物不會評價人,跟牠們相處時我很安心。」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