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治療.有片】三年冇出街 隱青藉照顧殘疾動物重生

撰文:吳韻菁
出版:更新:

「擔心別人怎樣看自己,很大壓力。」曾是隱青的卓軒,參加了中華鍚安傳道會推行的「重拾動力-動物治療青年計劃」,從照顧動物開始,逐步重新融入社會。

卓軒由初時擔心棄人目光,到今天能自信地帶狗外出散步,家人、社工和動物給他莫大鼓勵。(黃寶瑩攝)

帶狗出街散步、處理狗便便,很多人都覺得輕而易舉,但對三年前的卓軒來說,卻非易事。
「擔心別人怎樣看自己,很大壓力。」那時還是隱青的卓軒,參加了中華鍚安傳道會推行的「重拾動力-動物治療青年計劃」,從照顧動物開始,逐步重新融入社會。
家人、社工和動物陪着卓軒走過難捱的日子,「我現在繼續進修,希望日後能成為社工。」這句說話背後,是一個以生命影響生命的故事。

社工Michelle(右)接觸隱青通常由上門家訪開始,再陪伴他們外出,重新適應社會。(黃寶瑩攝)

社工上門 陪伴踏出第一步

「一說到要出街我便緊張,在窗前徘徊、望街,總之不想出街。」卓軒頓一頓遁,「算是隱青。」

負責他個案的中華鍚安傳道會慈雲山鍚安青少年綜合服務中心社工Michelle指,這是典型隱青行為,原因是對自己沒有自信,害怕出街時被人指點打量。

卓軒想過重投社會,卻無從起步,於是繼續依賴愛錫他的父母。父母沒有怪責,不過媽媽其實相當着緊。「有日媽咪拿了一份有關隱青的小冊子回來,就是重拾動力動物治療青年計劃,她便打電話去問。」

要隱青踏出家門毫不容易,社工Michelle先是上門家訪。「一開始時有點抗拒,見社工?我很嚴重嗎?不過既然人哋都上到來了,咪見下囉。但我都問自己,係咪要繼續咁落去?」卓軒說起心路歷程,在旁的Michelle溫柔一笑。

跟人相處時,會揣測別人的想法,他們怎看自己呢?自信心低嘛。但跟動物相處卻無需顧慮,人會評價他人,但動物不會評價任何人。
卓軒(隱青過來人)
即使從未接觸過動物,卓軒仍覺得照顧動物比起接觸陌生人來的輕鬆。(黃寶瑩攝)

上班時間度身訂造 從照顧動物開始

陪伴是最大的鼓勵, Michelle和卓軒媽媽一同陪卓軒從家中出發到中心。了解到隱青生活習慣較為不規律,早上起床對他們來說很困難,Michelle先為卓軒安排夜更工作。「這真是度身訂造,往後見卓軒愈來愈進步,便將上班時間從黃昏6點,提早到下午2點,由一星期一天慢慢增加日數。」Michelle解釋道。除了工作時間,工作內容亦不能一蹴而就。「接觸陌生人對他們來說有難度,因此我分派卓軒負責文書工作和照顧中心的兩貓一狗。如果沒有動物,好多時隱青都唔show我哋。」

為推行動物治療計劃,中心領養了兩隻視力不佳的貓咪和一隻曾被遺棄的定八哥狗,作為寵物大使。卓軒負責牠們的飲食、清潔、散步等。沒有接觸過動物,但卓軒卻說這工作仍然比起與人接觸輕鬆得多。「跟別人相處時,會揣測別人的想法,他們怎看自己呢?自信心低嘛。但跟動物相處卻無需顧慮,人會評價他人,但動物不會評價任何人。」(詳見另稿

你們不要論斷人,免得你們被論斷。因為你們怎樣論斷人,也必怎樣被論斷。你們用甚麼量器量給人,也必用甚麼量器量給你們。
馬太福音7章1-2節
「重拾動力-動物治療青年計劃」中的駐中心大使,是兩隻殘疾的貓咪和曾被遺棄街頭的小狗。(黃寶瑩攝)

自信體貼 無懼帶狗出街 

訪問當天,卓軒帶着老虎狗「發發」出街散步,他純熟地為發發戴上頸帶,將「執屎」的報紙插在褲袋內,拿着一支清潔的清水。不過兩年前剛開始實習,從前終日對着電視、遊戲機,轉而抱起一條生命,卓軒對帶狗散步的工作也猶疑過。「不知街上的人怎看嘛,而且要出街,照顧貓咪比較容易。」卓軒笑道。

Michelle對卓軒的進步大為稱讚。「現在卓軒帶發發去看醫生,照顧得發發非常妥貼。他記住獸醫說的話,為發發滴眼藥水,過程中發掘到他體貼的一面。」

「發發的樣子傻呼呼,看着牠就能減壓。」(黃寶瑩攝)

願望當社工 以過來人身份助人

2016年年底,卓軒順利完成一年實習計劃,更以司儀身份站在畢業禮台上致辭。其實這一年亦並非一帆風順。「過程中他也沉過,我約他來中心,他不斷放飛機,用得最多的藉口就是肚痛,肚痛了廿次。」Michelle笑說。

再次沉下去,事緣卓軒在再培份課程的酒店房務員考試肥佬,令他大受打撃。Michelle並沒有失望或放棄,「我們有心理準備,他們重投社會的過程會起起伏伏。我為他梳理失敗原因和面對挫敗的方法。相比初時告別隱青生活,這次更快的重新振作。」

重投社會的過程總是起起伏伏,我們已有心理準備。我為卓軒梳理失敗原因和尋找面對挫敗的方法。相比初時告別隱青生活,這次他更快重新振作。
Michelle(社工)

個案反映職業結構問題

三年前卓軒關始躲在家中不願見人,亦與數次不愉快的工作經驗有關。卓軒中四輟學,曾在單車鋪、廚房工作,但兩份工作也非他的興趣,不到一年便離職。「在廚房都是做一些下欄工作,工作量大好攰。我覺得自己已盡力把事情做妥,卻仍然被同事『問候』,於是我便辭職了。我學歷低,根本唔知可以做啲咩,於是失去方向。」卓軒說着自己的故事的同時,又道出香港社會職業結構問題。

實習計劃畢業後,卓軒做過地盤文職工作,今年他回到中心,成為正式員工。最近他重新拾起課本,讀報毅進課程。「我能完成地盤文職的要求,但卻沒有成功感。回到中心工作能支援社工,幫助別人令我感到喜悅,我希望日後能成為社工。」經歷愈多,愈能將心比己待人以寬,迂迴的路從不枉過。中心稍後會安排卓軒探訪其他隱青,望能藉着他的經驗,鼓勵仍在低谷的青年。「有壓力便望下發發,牠的樣子很傻,望吓都覺得開心。」卓軒道。

如有隱蔽青年求助個案、或有興趣與狗狗一同當義工的狗主,可向中華鍚安傳道會推行的「重拾動力-動物治療青年計劃」。


查詢:2324 0113
Whatsapp:6675 7478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