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戲曲中心爭議聲不絕 呂慶耀:做建築師要有遠見及堅持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建築大師貝聿銘曾說過︰「建築設計師必須有自己的風格和主見,隨波逐流就肯定被歷史淹沒了。」藝術往往涉及主觀的感覺,「有風格」、「有主見」,亦可說是「唔好睇」、「硬頸」。永遠總有人持相反意見,爭議聲隨之而來。

過去香港有不少「惹火」建築項目,如灣仔利東街重建、西九戲曲中心,有份參與設計的呂元祥建築師事務所副主席呂慶耀,面對其他人的批評,仍然堅持自已,皆因他相信,自己看得到被其他人忽略的地方,亦看得比其他人長遠,直言成功的理念從來都屬「小眾」,「最正嘅嘢9成人睇唔到!」

「戲曲中心」由開始興建到完工之間,已遭不少人批評。(資料圖片)

「戲曲中心」由譚秉榮建築事務所(BTA)和呂元祥建築師事務所(RLP)組成的團隊共同設計,呂慶耀2018年接受《香港01》訪問時曾稱,工程最大挑戰是成本的限制:「大家當時都想不到,建築材料及人力成本會上升得這麼厲害,是每日都升。我們好大壓力,每次做完一個設計、估算,發現又『爆煲』,又要再Cut(刪減)但每等一個月價錢又再升,就像在追一個永遠在移動的龍門架。」

事隔近兩年,再次提起「戲曲中心」,成本繼續是他的夢魘,但辛苦得來的成果卻面對外界批評,他有建築師的堅持︰「當年戲曲中心問題,第一日就要平衡資本、時間同功能,你唔係持份者,你要鬧?OK我畀你鬧,有啲地方我會接受,但我有我堅持。」

呂慶耀認為,有時旁人的批評,或許是欠缺了建築師的「遠見」。(羅君豪攝)

對呂慶耀而言,別人之所以會批評,或許是欠缺了建築師的「遠見」,「我明點解有人嘈,但我睇到將來,通風、環境好咗,我哋咪咬實牙根, 畀人鬧咪耷低頭唔出聲,只係做。」

他又舉出以印刷喜帖聞名、俗稱「囍帖街」的灣仔利東街作為例子,當年重建時,有人批評項目欠歷史保育,亦有人認為已成為「地產」項目:「我明大家有回憶,但你知唔知夜晚幾多老鼠曱甴?點解咁多印刷舖喺度?係有佢自己嘅經濟因素,以前我公司係附近,夜晚7點之後無人行,樓上啲唐樓租唔出。」

利東街重建後,環境改善了,亦提供一個公共空間讓人休息:「 我細個有個(照顧過我嘅)馬姐,佢就住喺附近,我喺利東街遇過佢幾次,佢坐庭樹蔭下我同佢傾計;好多爺爺嫲嫲拖住個孫,岩岩接完放學,坐喺度食杯雪榚,好開心個環境畀佢哋坐係度。」

「創新一定係小眾」

呂慶耀的「遠見」,有時亦要代入客戶的角色,如當年華潤集團希望他將總部改建,加入環保元素,最後他反建議對方要同時將附近的地方一起重新規劃,令形象提升,「先諗果客要咩?要企業形象?個結果係想點?好似跑步咁,再唔係問要著咩鞋? 跑快啲唔係著鞋就ok,而係點改善跑姿。」

建築師口中的「遠見」、「堅持」,旁人也許覺得是「硬頸」、「唔聽意見」,但呂慶耀覺得,若果所有人都讚同你的方案,反而要思考一下,自己所提出的東西是否夠「出眾」,「最近我睇Netflix 一套講玩具嘅紀錄片(《玩具的故事:你我的童年》),same story repeated again and again(同樣的故事重覆又重覆),(玩具)畀人拒絕咗200次先有人買。最正嘅嘢9成人睇唔到,但你睇到;創新一定係小眾。」

「開頭實畀人鬧,佢哋冇個想像空間。ok冇問題,你鬧呀,做完出來你覺得點?有時候要有小小堅持、有小小勇氣,向前行。虛心、勇氣一定要並存,只有勇氣唔虛心,就會變得好硬頸、好易撞板;但只係聽人講、冇勇氣去堅持?做嚟做去都好平庸。全世界都話正,咁件嘢就只係正,唔係爆!」

行行出狀元,反過來看,有人會是行業的「先驅者」,亦有人一生平庸。對呂慶耀來說,「遠見」、「堅持」亦不足以成功,有時亦要容許自己及下屬「錯」,但現時社會氛圍是不容許「錯」的出現, 「社會要覺得錯同失敗係正常,係一個令你更好嘅必經過程。」

但當證明對方的觀點有「錯」呢?呂慶耀說,「我又唔會拎出話『話咗你聽啦』咁佢自然變小眾。我會希望佢虛心下。我都會盡量虛心聽、每個聽,聽完問自己『我有冇嘢漏咗』?要虛心學習。」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