夥吳宗憲攻電商 到大搞醫療貿易 名媛從商懶理標籤︰你控制唔到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名媛」,一般指出身名門又經常出入時尚社交場所的女子,Netflix真人騷《璀璨帝國》,更將一般人對「名媛」的想像推往另一個高度:主角之一Christine Chiu,聲稱丈夫是宋代後人,每日過著「超離地」、紙醉金迷及夜夜笙歌的奢華生活。

香港老字號臘味及燒味店「金菊園」第四代後人、愛多國際創辦人黎曉靈(Kimmy)出現於娛樂版多過其他版面,獲外界形容為「時尚名媛」,但其實她大戰商場近20年,由時裝代理、珠寶設計,做到電商及抗疫生意,堪稱「百足咁多爪」。「名媛」從商,不一定順風順水,但從黎曉靈的創業「足跡」可見,「專業是把刀,人脈是把槍」的說法也不假,配以生意諗頭,無往不利。

愛多國際創辦人黎曉靈是商場上的「女強人」 ,近日更涉足醫療貿易。(盧翊銘攝)

「人哋畀面叫你名媛,咪欣然接受囉。會唔會帶來好多負擔?當然會啦,但食得鹹魚抵得渴。」Kimmy是香港老字號臘味及燒味店「金菊園」的後人,亦是家中孻女。

15歲日本當模特兒

「金菊園」早在1942年於廣州成立,本身是在南洋及香港做服裝生意,其後涉足臘味店,來港後高峰時有七間分店,不少已故名人,如大慈善家鄧肇堅爵士、殿堂級音樂人黎小田也是店內常客。可是因九七問題,股東們早年紛紛移民,最終結束本港生意。

自小見盡不少城中的名人雅士,這樣的經歷或許成為Kimmy走進「名媛」圈子的踏腳石。她首份「工作」是15歲在日本當模特兒,由一位日本時裝雜誌的總編輯帶領她入行,「當時澳洲讀書,佢都係我英文會話老師嘅學生,我去日本時,到佢雜誌社參觀,見到好多靚衫化妝品,自己又細個,對眼發晒光。」

Kimmy坦言,自己心入面並不是特別想做模特兒,只是年青時的叛逆,「咁你知我家姐係黎堅惠,佢接觸開(時裝)呢行,做嗰行厭嗰行,所以大力反對我入行,但佢愈唔想我做,我就愈想做。」 黎堅惠有「時尚教母」之稱,曾於《號外》任編輯、其後成為時裝雜誌《Amoeba》的總編輯,與娛樂圈交集甚多,和達明一派、張曼玉、黃偉文、林奕華等都是好朋友,可惜在2014年因癌症惡化離世終年46歲。

結緣希爾頓酒店集團千金

首次「出騷」,她看到的不是加入娛樂圈的機會,反而是商機。有感當時香港的市場推廣公司,比起日本的欠缺注重細節的特質,她看準機會,在港成立活動製作及推廣公司,主要籌備時裝表演及娛樂場所開幕禮等,「搞搞吓覺得,唔應該只係幫其他品牌宣傳,所以自己想做埋代理,呀爸都話我買咁多嘢,不如索性自己做。」

代理過不少品牌,但想不到的是,若果「代理」生意做得好的話,就不會有長久合作,「你做得好,佢哋(品牌)咪收返嚟自己做。」最終於2008年,Kimmy決定轉戰珠寶設計,成立個人品牌,為零售商供貨,她透露,因珠寶與希爾頓酒店集團千金Paris Hilton結緣,「識到佢係有一次去美國某個電影節,Paris Hilton住隔離間酒店,佢經理人見到我身上啲珠寶好靚,就話Paris好中意,就咁去咗我間房睇珠寶。」Paris Hilton之後來港,也是Kimmy接待。

落足「咀頭」遊說吳宗憲

名媛的人脈關係也許是是「先天」因素,有時「後天」亦要懂得如何運用。2018年她看中另一個商機—「網紅經濟」,她與台灣「Local King」吳宗憲合作,創立電子商貿網上平台「茉愛多」,「明星最難是放下身段,佢哋覺得我係收廣告費,點解要直播帶貨,但你直播講緊銷售額係幾億,你拆5%佣的話,過係千萬元(酬勞),當然唔係單單都係咁,但十單有一單,都已經差好遠。」

她透露,曾在浙江義烏舉行的一場網紅銷售活動,包括各大品牌的時裝,以及健康食品等,創出單日22億元人民幣銷售額的成績。

Kimmy與吳宗憲(右一)合作,在台灣發展電商平台。(受訪者提供)

當初花了不少時間與心機遊說憲哥,有了明星「撐場」,宣傳作用比起投放大量資源賣廣告好得多,但又是否一定可以「水到渠成」?

Kimmy說,最初憲哥堅持在平台賣自己設計的喇叭,又否定賣健康產品的建議,「我同佢講喇叭可以賣到幾多?最多咪買一隻畀自己,買多一隻比朋友?健康產品唔同,食得好,佢之後會繼續買,唔洗宣傳。」她強調,所有代理的產品都是她與身邊的朋友試過,覺得有效才代理,「好似(代理的)精油,係金鐘國拍《Running Man》周身傷,但有次用先之後覺得真係舒服好多,佢就介紹我哋用。」

進軍醫療用品市場 獲內地「特事特辦」

每次創業,身邊似乎都有「貴人」相助,她透露,去年進軍醫療用品市場,亦是因為當年在內地傳福音時,她所認識股東與時任國家衞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鍾南山及其團隊有交情,出於幫手心態,從事珠寶生意的她,在去年初武漢率先爆發疫情,向素有合作的以色列及澳洲求助,對方提供物資、消毒液、口罩及呼吸機等。

到內地疫情受控,但多個國家相繼「淪陷」,她改為將內地的抗疫用品,包括核酸測試試劑盒和疫苗轉售到其他國家,「巴西政府完全唔識我,佢哋冇做盡職審查,就畀咗成千萬美金,我哋有股東仲講笑,不如執咗間公司走佬,當然笑完之後就繼續幫佢哋搶物資。」

更重要的是在內地出口醫療用品,需要取得三類醫療用品證,當局見她有心幫手,「特事特辦」的,加快批出入境許可證的時間,而醫療貿易的生意,更助她「補貼」了大受疫情影響的珠實生意,「新加坡問我拎咗幾百萬支(核酸測試試劑盒?),我當1蚊美元一支,嗰度都唔少錢。」到最近,她亦與中大醫院等合作,研發出提供負氣壓設施的流動採樣車。

懶理外界標籤︰你控制唔到

不過她身邊的「貴人」,非一般人可以輕易接觸,細細個就到澳洲讀書,長大後相識滿天下,連Paris Hilton亦是她的朋友。「名媛」身份,又或是自己的家庭背景,或多或少都對事業有幫助,但她認為,大家不應否定「名媛」的努力,「名媛兩隻字,有時係優勢,有時係負面,好似Paris打理緊17個品牌,但之前受訪,電台主持都唔信佢有做嘢,人哋覺得你平時,淨係買靚車、食好嘢。」

然則,她自己又如何應對?「以前我聽到人哋咁話我,我會覺得有冇搞錯,想去證明畀你睇我有幾多嘢做......我依家覺得,其他人咁諗咪咁諗,你控制唔到。」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