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大舊生搞Algo Trade 圖打破大戶專利 「散戶唔識都用得上」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經典神劇「大時代」之中,「股票之道在於人棄我取」成為金句。 不過,股票市場瞬息萬變,單靠人腦難以應對市場上成千上萬隻股票,或許唯一的「勝利方程式」在於Algorithmic Trading(Algo Trade,程式交易)。

唯快不破,Algo Trade已成金融市場不可或缺的工具,機構投資者幾乎無一不用。在各種演算法你爭我鬥之下,單靠人腦分析交易更顯得無力和渺小。《香港01》最近訪問了方博科技(Finbot)聯合創辦人及瑭明資本董事曾啟邦, 他便分享了發展Algo Trade的經驗,原來程式交易並非只是大戶專利。

「80後」曾啟邦在2010年畢業於香港科技大學,修讀工商管理(財務學)。首份工作便是於法國興業銀行從事指數套利交易的工作,交易之頻繁程度高達千份之一秒,屬「高頻交易」的性質,需要利用電腦輔助。「當時第一次接觸到用電腦去Trade」,在法興的工作,令曾啟邦明白到不少股票交易的策略和套路,是需要電腦的精密計算。為了精益求精,曾啟邦後來到香港大學進修,繼續鑽研計價方面的知識,並自學機器學習(Machine Learning),嘗試把兩方面的專業結合而成。

其後,曾啟邦加入上海商業銀行,負責「坐盤」工作,即是由銀行打本,他主力管理組合。當時主力依靠「人腦」操盤,但曾啟邦自己利用電腦量化的方式計算,當年為投資組合帶來57%的回報。

方博科技(Finbot)聯合創辦人及瑭明資本董事曾啟邦。(羅國輝攝)

離開投行自研Algo Trade

當時曾啟邦有一個想法,便是將這個交易策略自動化,由自動落盤,以至建立一個諮詢機械人(Robo Advisor)。於是,他於2018年毅然辭職,實踐夢想成立方博科技。能夠讓曾啟邦放棄投行的高薪厚職,全因Algorithm(Algo,演算法)已經讓他深深著迷,它能夠自動學習,可以從勝利之中尋找共通點。

2018年成立方博科技,曾啟邦起始投資超過200萬元資金,當中有一半用於買入歷史數據。「投資差不多係當時幾年嘅收入」,公司目前合共有4人營運,「大家都係Part-time咁做,如果Full-Time做仲犀利」。他坦言,目前公司已經收支平衡,甚至乎達到「負成本」,全因為已獲得科技園的資助,加上本身亦有私人基金贊助。

方博科技旗下的AI平台服務包括Robo Advisor。

「倒果為因」 由過去的痕跡預測將來

相信一眾讀者對於Algo Trade如何「搵銀」更感興趣。曾啟邦研究的Robo Advisor,是利用「倒果為因」方法,以尋找短線買入的機會。「15日內升7%,呢個係『果』,就要搵返之前嘅『因』」。曾啟邦投資逾百萬元買入過去超過10年的數據,正正是要將數據注入Algo之中,讓其不停根據所需的參數進行演算,繼而找出「勝利方程式」。

「唔一定係10天線升穿20天線就要買入」,相反是反覆研究過去能夠在15日內上升7%的股票,「究竟升之前有咩Pattern呢?」而Robo Advisor設定為7%主要是因為每隻主板港股在一個月的短線波幅大約為8%至10%,故出現買入信號後追入賺7%已經大致賺取大部分波幅;而另一原因是希望方便用家,無須因應逐一個股已作出改變。

曾啟邦直言,多數研發Algo Trade的人都不會與他人分享,而他卻希望更多人能夠接觸。(羅國輝攝)

Algo Trade非大戶專利 「希望多啲人用」

目前曾啟邦研發的Robo Advisor,可供投資者付費訂閱,單月月費為1,328元,電腦會每日收市後便會自動發出買入或賣出信號。曾啟邦坦言,目前市場上很少個人做Algo Trade,大多數是機構投資者,因為需要很大量的數據,並需要對計算機科學十分熟悉的團隊或人才能夠做到。

「多數研發呢啲都係自己用,唔會同人講」,故此,他自研Robo Advisor的其中一個原因是,是希望更加多人能夠接觸得到這方面的專業,即使用家完全不懂箇中原理,但都仍能夠用得上或者當作參考。

虛擬銀行在港正逐步發展,曾啟邦希望日後可與虛銀合作發展Algo Trade。(資料圖片)

冀與虛銀合作 向Algo Trade發展

談及到公司甚至整個Algo Trade的行業發展,曾啟邦坦言有一件事希望日後能夠做得到,便是與虛擬銀行合作。他指,目前Robo Advisor主要是給予投資建議,只需要證監會批出提供證券諮詢的「4號牌」;而「9號牌」即是以全權委託形式為客戶管理投資組合。他認為,虛擬銀行未來其中一個發展方向,是可以透過類似他研發的Robo Advisor,建立一個虛擬資產經理(Virtual Asset Manager),為投資者直接提供買入或賣出信號,用戶只需決定「買?唔買?」便可。

在程式交易的領域之中,曾啟邦認為香港相關人才缺少。「香港人才好少,面試多數係東南亞、新加坡、韓國人,但佢哋都係香港大學Data Science/Machine learning畢業,有呢科喎,但唔知點解唔係香港人。」曾啟邦估計,香港學生大部分傾向金融地產方面發展,認為金融行業能夠很快賺一筆錢。他坦言,本地這一類型的公司並不是缺乏資金聘請人才,而是適合的選擇不多,建議政府若有意推動行業發展,應向學生提供有關學科的學費資助,吸引更多人才入行。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