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KI大肆擴張|拆解日資攻港原因 本地薑一田兩招專注大本營

撰文:鍾綽姸
出版:更新:

日本零售店一直深受港人喜愛,疫情下港人未能到日本旅遊,日本零售企業反過來大力攻港,如日本大型雜貨店DONKI進軍香港以來,兩年連開八間分店,並預期2024年香港分店可擴展至24間。

面對「過江龍」挑戰,本港已「插旗」的日式零售店亦嚴陣以待。以「現代日式生活百貨」購物體驗做主打的一田百貨,其行政總裁黃思麗接受訪問時明言,無懼市場加劇的競爭,公司會用兩大方法應對。至於疫後日本零售店可否企穩,專家指則要視乎開關情況。

Donki母公司泛太平洋國際控股早前公布,香港業務佔亞洲區銷售額七成。﹙資料圖片﹚

港人「哈日」並非秘密,疫情下無法去日本,也無阻這股潮流。驚安之殿堂(DON DON DONKI)於2019年,在尖沙咀開設在港的第一間分店,開幕當日已吸引過百位顧客於門外的行人路上等候,準備正式開張時入場「掃貨」。或許正由於港人疫情下未能到日本「返鄉下」,將思念轉化成購買力,吸引DONKI大規劃開店,自進軍香港以來,兩年開八間分店,早前更期望,2024年香港分店可擴展至24間。

而扎根在港多年的永旺AEON(香港)百貨及一田百貨同樣趁這股熱潮大肆擴張。AEON今年內已連開四間連鎖折扣店「Daiso Japan」,以及進駐旺角家樂坊,開設本港第三間、佔地近2.5萬呎的「AEON STYLE」;一田亦開設「一田便利店」,及斥資裝修大埔及荃灣分店,最快明年亦會開設新店。(見圖一)

一田百貨行政總裁黃思麗接受《香港01》訪問時,對日式百貨店在港擴張毫不驚訝,在她眼中港人素來重視品質、安全, 因此一向對日本食品有信心,合乎港人消費習慣,加上疫情下,喜歡創新、有新意的港人不能到日本,在港感到「好悶」,更願意消費購物及「試新嘢」。

這說法不無道理。翻查日本農林水產省的出口食品統計,去年日本食品出口至香港的總金額為2,061億日圓(約151億港元),按年增1.2%;香港更是連續13年成為日本農産品及食品的最大出口目的地,可見日本貨深受歡迎。

黃思麗明言,一田有自己的忠實顧客,不怕市場競爭。(羅君豪攝)

日企攻港「谷」業績

香港出名「租貴人工高」,日資仍大規模攻港,中文大學商學院高級講師李兆波分析道,日企攻港除看中港人愛日本貨外,亦與當地經濟有關,人口老化、少子化等問題長期困擾日本,難以帶動經濟擴張,甚至出現負增長,今年首季日本GDP就出現5.1%的衰退;相反本港有通脹壓力,就算只有1%,單靠通脹日企已足以藉香港市場推動業務增長。

以驚安之殿堂為例,母公司泛太平洋國際控股早前公布,截至6月底亞洲區銷售額為501億日圓(約35.5億港元),按年增長293億日圓(約20.7億港元),增約2.4倍,當中香港業務佔整體七成,似乎在港站穩陣腳,再擴張至其他海外市場,已成日企擴張的主要「路線圖」之一。

李兆波認為「疫市」下擴張的企業可否企穩,一切要視乎「通關」後的情況.(鄭子峰攝)

一田:顧客忠誠度是優勢

面對「過江龍」強攻,最急切面對的似乎是一眾本地薑。一田於1990年扎根沙田,以「西田」之名營運,2005年新地(0016)成功收購,並於2008年改名為「一田」,目前有13間分店,以「現代日式生活百貨」購物體驗做主打。

黃思麗坦言,面對競爭對手的擴張,公司只有兩個方法應該, 一是「硬擋」,估計對手營運策略,若果對手減價,一田會考慮部分的產品減價、或在對手弱項做得更好,專攻某項以發展自己的長處,如舉辦工作坊、提供更多活動空間、體驗滿足顧客需要,她笑言︰「我相信其他對手條走廊冇我哋咁闊!」

另一個方法是,審視擴展的版圖。黃思麗指,若果對手已在該區開分店,但一田未有,她未必會進入該區,笑言「無必要一齊逼!」只不過,同業揚言開足24間,可謂全港「插旗」,她就表示︰「咁一田唔會因為人哋嚟,我就執包袱走。」黃思麗補充,不單是日式百貨,過去公司一直與兩大「超市」競爭,認為一田有自己忠實顧客,「顧客忠誠度都係我哋優勢,(不同貨品之間)有協同效應,顧客會重視方便程度,寧願喺同一間店買齊自己所需。」

或重蹈「八佰伴」覆轍?

日資百貨在港擴張,已成為新冠疫情下的「疫市」新常態,這現象令人聯想起早年日資百貨大肆攻港,如九十年代的「八佰伴」亦是在港很標誌性的日資百貨,全盛時期有十間分店,最後卻因過度擴充、管理不善、金融風暴等因素而結業。現在快速冒起的日本零售店會否「步後塵」嗎?

最新公布的本港7月份零售業銷貨額顯示, 在疫情緩和下,超級市場貨品 的銷貨價值按年下跌19.4%,百貨公司貨品銷貨價值也下跌9.6%。李兆波認為,「疫市」下擴張的企業可否企穩,一切要視乎「通關」後的情況,但他擔心市場已接近飽和,屆時有零售店撤退也「不出奇」他解釋,現時各區也有大型日本零售百貨店,加上預期接種新冠疫苗後,就算今年年底不能到日本旅遊, 2022年也可以,更直言即使回港後要隔離七天,港人仍會選擇旅遊,相信開關後,銷情或會被受打擊。

能否繼續生存,李兆波認為要視乎店舖的租金成本,日本公司一向喜歡在低潮時以便宜價錢「執平貨」,去減低成本;他相信日本企業會簽長租約,在現時仍處於零售業低潮時,「長約」有助延長公司「生命週期」,只要不是過分加租,相信開關後仍能營運。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