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 Nico・下】 以編曲為創作主導 主唱作詞充滿挑戰?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去年,Hello Nico 入圍了第27屆金曲獎的最佳新人獎。宣布入圍當日,台灣的媒體問這隊獨立樂團的入圍感受,他們的第一個感受竟是:「繼續編曲就好。」

為何是「繼續編曲」,而不是「繼續寫歌」?結他手李詠恩說,他們的創作過程總是「先做編曲,再作曲詞」。也對,除了歌詞貼近城市生活的孤單感,能夠引起中港台樂迷的共鳴之外,紮實的編曲也是他們組團不久便成名的原因之一。

Hello Nico 的歌曲總能貼近城市生活的孤獨感,讓樂迷很有共鳴 (拍攝:劉修彣)

以情景為首的編曲

Hello Nico 的編曲總是由幻想一個情景開始。結他手李詠恩說:「我會跟他們說我看了一部電影,或者想像了一個情景,然後再創作一些聲音。例如在〈變成一條魚〉這首歌中,我在編弦樂的部分時會去想魚吐泡沬的感覺,弄結他時就想做到在水中的感覺。當然我不確定聽出來是不是這樣。」

可是,成員們都笑說李詠恩口中的情景實在太難做到。主唱詹宇庭說,李詠恩曾經跟她說要做一個喪屍的感覺,讓她覺得不知所措。「我都不會照他講的情景去寫詞,實在太難了。雖然還是會弄出來,但只是有一個類似的氣氛,不會像他想的那一部電影,那個情景這麼誇張。」

坐在旁邊的低音結他手陳信伯也聽得很雀躍,好像忍不住要加入成員們對李詠恩的「控訴大會」。他以〈花〉這首歌作例子:「李詠恩編曲的時候說,他希望擊鼓時有『下雨打在花上面』的感覺。表演時我站在鼓手旁邊,聽起來總是像颱風一樣,哪裏有雨呀!」問到一直沉默寡言的鼓手關惠中,聽到這個編曲指示時的反應,他逗趣的說:「打不出來的話,我就打別的,哈哈。」

面對成員們的反應,李詠恩禁不住為自己平反。「這不是什麼多新鮮的方式吧。古典音樂也是不斷的在模仿其他的聲音,只是大家喜不喜歡而已。」編曲的時候有很多幻想,雖然很難觸摸,但充滿畫面感的編曲久而久之也成為了Hello Nico 的特色之一。

成員們總是笑說李詠恩幻想的情景很難觸摸(拍攝:劉修彣)

以合成器為首的搖滾樂團

李詠恩與陳信伯從高中開始已經是一起玩音樂的朋友。二人曾經有一個專門以鍵琴演奏R&B的樂團。當時,他們也有接觸合成器,發現那些聲音很吸引。後來,當他們決定要組搖滾樂團時,便決心要做一個「比較多合成器元素的搖滾團」。

李詠恩說:「Sine wave、tidal wave,都不是一個真實樂器能夠發出的聲音。合成器把電波變成了聲波,這種聲音聽起來很有趣。對我來說,它是不真實的聲音。當它跟真實的樂器合在一齊的時候,有一種衝突的美感。」

衝突可以是好事,但處理不當也可以破壞樂章本來的平衡。陳信伯承認,剛組Hello Nico 的時候,他們花了很長的時間去平衡各種樂器。「無論是合成器、主唱、鼓,還是結他本身也有自己的線條。一開始很容易覺得大家在互相爭奪,之後透過討論編曲的方式才能找到自己的位置。」

陳信伯(左)與李詠恩(右)是高中同學,當時已經一起玩音樂(拍攝:劉修彣)

以自身感受為首的歌詞

編曲由樂隊的三位男丁負責,歌詞的部分則交到詹宇庭身上。可是,剛加入Hello Nico 的時候,她完全沒有想過要創作。「我一直都希望有個樂團在我的生命中。當他們說要找主唱時,我就非常開心,因為唱別人寫的歌是一件沒有負擔的事情。可是,加入後的第一天才知道我要創作!」

跟以前自彈自唱的唱作人生活相比,詹宇庭覺得寫樂團的歌沒有那麼順其自然,更具挑戰性。「Hello Nico 的歌不是我自己的歌,而是大家創作出來的。我們中間一定有意見上的排斥,讓我寫不到歌詞,但我就是用挑戰自己的態度去完成。再怎樣奇怪的歌,也要寫出來。」

Hello Nico 的主唱詹宇庭一直希望自己可以有一個樂團(拍攝:劉修彣)

詹宇庭覺得幫Hello Nico 的歌曲填詞是很有挑戰性的(拍攝:Moment @ Meeting people is (not) easy)

有一些歌詞,詹宇庭是看完一本書或一部電影,覺得很有感覺而寫出來的。比如是收錄在專輯《熟悉的荒涼》中的〈布蘭琪〉與〈哭泣的橄欖樹〉。以為她一定是個常看文學作品的人,她卻立刻反駁:「我不是個常看書的人。歌詞的靈感多半來自於我的感受,而不是文學。我用個人的角度出發,去講我想講的話。歌詞是更貼近人的感受,不是因為看了多文學作品就會變寫得好。我覺得文學沒有大家看的那麼高。」

只有先感動自己,才能感動別人。詹宇庭把自己最真誠,最有血有肉的感受拿出來,化為歌詞。難怪每次看Hello Nico 的演出,現場總有一些默默流淚的樂迷。這種赤裸裸的交流,正是他們感動樂迷的最佳方法。

休息後的Hello Nico 會是怎樣?

不斷的演出和創作,讓Hello Nico 的成員開始感到疲累與麻木去年,他們宣布2017年不會推出新作品和舉辦專場演唱會,只會出席一些音樂節。今年年初曾經跟「黑市音樂」來香港表演的他們,11月又會來到香港參與本地最大型的國際音樂節《Clockenflap 2017》。

第六次來香港,會不會有驚喜,還要樂迷耐心等候。可是,Hello Nico 的樂迷或許更加期待,到底他們什麼時候才會重新開始樂團的創作?沉澱了一整年後,新作品又會呈現怎樣的城市生活?

【Hello Nico・上】對長期演出與創作感到疲倦:我們也會麻木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