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DIIV主腦Zachary Cole Smith:我只能寫我不完美的人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以 Zachary Cole Smith 為主腦的美國 Brooklyn 樂隊 DIIV,將於周末展開亞洲巡演,作為去年因「健康告急」而把歐洲巡演腰斬後的首次遠行,出門前夕,Cole 回到曼哈頓家中小休幾天。這晚坐在家庭車泊滿的小區路旁,他邊抽煙邊作視像通話,「對於巡演我很興奮,但該期待些甚麼……我真的不知道。」
訪問前數天,他剪走了標誌性的及肩金髮,黑髮使他看來不那麼吊兒郎當,與 32 歲的年齡比較相符。七年前他離開 Beach Fossils 鼓手位置,另組不久便成為當紅新貴的 DIIV,首作《Oshin》讓人驚豔,既具備 krautrock 和 post-punk 的機械韻律,也繼承了瞪鞋和 dream-pop 的朦朧美學,再發表《Is The Is Are》,則是四年後的事。
名氣愈來愈大,負面新聞亦隨之而來。低音結他手 Devin Ruben Perez 因反 LGBT 言論惹來抨擊,前鼓手 Colby Hewitt 因濫藥問題離團,這都尚算小菜一碟,Cole 斷斷續續的毒癮才是目光所在。四年前的9月黑色星期五,他與前女友兼歌手 Sky Ferreira 因持有海洛英被捕,前者後來進過勒戒所,但無功而還。
作為樂隊靈魂人物,他的健康狀況自然操縱 DIIV 的走向。正如說到他時總要被提起的 Kurt Cobain ,與毒癮糾纏有時給人創作靈感:叫好叫座的〈Dopamine〉描繪被海洛英馴服,〈Dust〉自稱要在一片白光中窒息於過量注射,還有〈Take Your Time〉是對心癮的一席安慰,更多時候卻令他憂慮、抑鬱、內疚、在表演台上崩潰。
今年2月,他再進入戒毒中心,辦理手續時他在社交平台發帖,「是時候完結這場對我自己、以及所有人開的玩笑了。」
Cole 形容,「維持了半年的清醒狀態至今,這趟經歷改變了我的所有,我在心靈層面上能更深切地感受音樂。」他曾在《Billboard》訪問談到,在戒毒中心如何渡過第一個月:沒電話、沒網絡,除了吃喝拉睡和失眠,只有一部MP3播放器伴他抵抗毒癮,沒日沒夜地聽音樂成為唯一的消遣。
這半年的 sober 日子,他發表了好幾首翻唱作品:唱得像已吞槍離世的 Sparklehorse 主腦 Mark Linkous 一樣脆弱易碎的〈Cow〉;他形容「像說書人一樣的」 lo-fi 男聲 (Sandy) Alex G〈Icehead〉,也是同一調子的黯然神傷;前幾天還在表演台上演繹了 Girls 的〈Summertime〉,「從墓碑上掃走我名字上的灰塵,選雙鞋子出門,和你吸收夏日暖陽」,死而復生的夏日奇事,不知是否演唱者的寫照。
音樂中的憤怒最近也讓他著迷,「就是最純粹的憤怒,我對憤怒這回事思前想後,想把它表達、消化、處理。最近我在聽 The Smashing Pumpkins 的《Mellon Collie and the Infinite Sadness》,那實在是張怒氣沖天的專輯。」
曾言道 DIIV 正嘗試延長結他音樂的生命,也形容過下張專輯會來得更灰暗,再問他近來的創作狀態如何,「不存在的音樂實在難說,但現在我和音樂的關係更真實、更親密。至於 DIIV 和結他音樂...後者存在很久了,很多前人做了很多出色東西,要繼續是困難的,我想做的是盡可能把它們簡化,有簡單的結他旋律,總之聽起來夠好。要把結他生命延長似乎是言之尚早了。」
Cole 說,當音樂人最美妙的是,能隨時間在每張唱片之間成長。「我的人生不完美,但我想我是那種,只能在歌中寫自己人生的人。」若說 DIIV 要延長結他音樂的生命,首要條件或許是 Cole 要延長他的生命,拿〈Dopamine〉的歌詞再問問自己吧,Would you give your 34th year for a glimpse of heaven, now and here?
日期:14-09-2017
時間:20:00 - 23:00
地點:KITEC Music Zone @ E-Ma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