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到維園開演唱會!」,盧凱彤有多囂張?

撰文:扭耳仔
出版:更新:

〈囂張〉經典嗎?之於廣東歌,短短四年歌齡,談不上。但之於盧凱彤,這可是經年累月間,能讓她自我救贖的音樂典籍。
人生軌跡發展至今,藉著Levi's® 聯乘MOOV推出的「我的主題曲」企劃,她回頭看這首2013年的創作,原來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吟唱,讓當中的意味發酵,「低落時,很多自己的歌會救回自己,你覺得生活不理想,不如做頭溫柔的野獸,溫柔的鯨魚,溫柔的蛇,不需像他人一樣美麗,做一頭珍禽異獸也未嘗不可。」

歌曲本因選秀節目的泛濫而寫,當時已到台灣發展的她質疑,這豈會是成功的唯一方法,眾人去做,她偏不從。她新嘗在歌曲加入math-rock數學搖滾元素,找來鼓王勳(Sensi Lion)、Mike Orange(觸執毛)等樂手伴奏,填詞仍是舊拍檔周耀輝,合起來,成了數搖融入廣東歌的先行作品。

新嘗試卻沒得到公司A&R賞識,「他們覺得不夠好,但我堅持以此作為主打歌。」〈囂張〉當年在廣東歌壇中來得耳目一新,也拿下電台榜單的第一,若沒有人選你/就別靠人保祐,正是如此。

但發歌之際,她大概沒想到數個月後,躁鬱症會如巨浪般把她吞噬。

歌詞道:右臂有些逆麟/破損受傷經常有,後來她的右臂,果真繡上一道恣意亂舞的水墨風景,從Levi's® Tailor Shop為她特別訂製個人化牛仔褸半透視的部分,她身上的圖案若隱若現,張狂,但安好。我們都知道,那是盧凱彤13年尾至15年罹患躁鬱症的畫作。當時對結他、唱歌都提不起興趣,便拿起畫筆創作,病情慢慢受克制後,她把發洩過的情緒紋上身體,同時把50幅畫作全賣掉作慈善用途。

沒日沒夜的暴躁與狂喜,經過治療,漸漸平復下來,她手裡重新有拿起結他的力量。之後她完成了Clean Tone Live,發表了第三張國語專輯《你的完美有點難懂並不代表世界不能包容》,直到現在仍每天按時服藥,「但我覺得每天有struggle也有victory」,不時會掙扎於波動的情緒,但每次安撫和接受自己,陪自己渡過一個不安的夜晚,都是小勝一仗。

旁人未能感知盧凱彤每天體內的戰爭,但憑〈還不夠遠〉得到金曲獎最佳編曲人,卻是有目共睹的victory。雖然謙稱是受幸運之神眷顧,但得獎的確給她一個確切的肯定,「心路歷程是重新爬起來,向自己證明我能力是有的,只要自己不打死自己,沒有打得死你。」她強調,自己確切相信這個道理,「做人常遇到命運偏偏不選中我的難題,有這些困難不需害怕,因為你要知道你是獨特的。這也是我出道15年來的一個總結。」

從15歲手執一枝結他,與林二汶組成at17出道,然後二人拆夥,盧一人到台灣發展,到今年一手一腳和經理人設立Rockmui Limited自己投資,虧本也要把十首歌全發表,盧凱彤說,這是她生命中幾個最囂張的時刻。不愛固步自封,總是走出舒適圈,彷彿每個階段也是一場未知的實驗。沒想到年中她和二汶突然宣布,將重組at17並於年底舉行演唱會。

兩個女生又回歸一對,發表新曲,但在伊館開演唱會,似乎不夠囂張吧?畢竟這也只是at17的15周年,盧凱彤笑說,待到30周年時,希望能在維園開演唱會,就像美國folk rock二人組Simon & Garfunkel 1981年的中央公園經典演出一樣,以二人之姿,征服全場歌迷,做美好的秀。

攝影:陳嘉元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