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地獄到天堂 Björk的《Utopia》專輯今日面世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冰島音樂女王Björk剛在這個星期二(11月21日)度過了她的52歲生日,今日她亦出版了繼《Vulnicura》後兩年來的全新專輯《Utopia》。

早前Björk在10月底釋出《Utopia》的唱片封面美術設計,已成一時佳話,這個由Jesse Kanda擔任美指、在面罩製作人James Merry與化妝師Hungry操刀下,戴上矽膠面罩的Björk化身成樣子相當不尋常(甚至有點駭人)的娃娃,焦點是面罩上有一個看似陰唇的雕塑——無獨有偶是前作《Vulnicura》的唱片封面上Björk在胸口/心臟位置顯露出一大處傷口,也被指為陰道的象徵。

每次Björk的唱片封面,都能達至「先聲奪人」之效。今次仍是由M/M Paris擔任美藝創作總監。

前作《Vulnicura》的創作背景,是Björk跟美國視覺藝術家Matthew Barney的13年感情關係告一段落,從而衍生出這張她的「心碎專輯」出來,以音樂創作來作為治癒過程(Vulnicura即拉丁語的「傷口治療」之意)。Björk形容,他們把《Vulnicura》喚作「地獄」(hell),而今次《Utopia》則是「天堂」(paradise),尋找有愛你的人之烏托邦,是專輯的主題。   

延續著跟妖裡妖氣的委內瑞拉電音怪傑Arca的合作關係,《Utopia》內大部分歌曲都是由他操刀製作、與Björk聯袂監製;而Björk亦繼續把現代古典音樂的薰陶放進她的抽象電音曲風上,今次她所動用,是一隊13人全女班冰島長笛樂團伴奏——其實在唱片封面上Björk不但拿著一支笛子,而她的頸部也有兩個笛子孔;而今次她的宣傳照片,無論是穿著粉藍色全身毛毛裝、戴上假陽具那幅,還是穿得像「春麗」那幅,她都擺出吹笛子的姿勢,而在〈The Gate〉mv裡的第一幕她也是吹著笛子出場。

今次Björk的造型,是笛子姑娘嗎?

今次《Utopia》的歌曲亦同樣是如斯的叫人聽得怦然心動,但沒有前作的戚戚然痛楚心情,而是多了一份溫婉、夢幻與光明。

率先在9月發表、長達六分多鐘的先行單曲〈The Gate〉,開始時有如聖詩般優美,夾雜著蟲鳴、海豚叫的聲音,滿溢大自然靈秀氣;然後才進入歌曲的主體,在憇靜的氛圍下,典型Björk的縈繞心頭、美不勝收曲子,大家要細聽曲中的層層疊疊的人聲效果。

而第二首單曲〈Blissing Me〉伴以詩情畫意的豎琴演奏,更是萬般美麗得叫人怦然心動的ballad曲目,歌曲的mv也是猶如置身paradise之美。

主題曲〈Utopia〉和〈Saint〉在古意盎然的長笛樂團的伴奏下,是多麽的思古幽情;與Sarah Hopkins合寫的〈Features Creatures〉,是美麗空靈的一曲;而〈Loss〉則有德州製作人Rabit參與,歌曲也綻放出冷冽的工業節拍,是專輯裡最「重型」的一曲。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