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ckenflap 2017達到期望嗎?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人越來越大,聽音樂聽了很多,音樂節也去過不少,對聲音的執著多了,對製作單位的要求嚴格了。激烈的情緒沉澱後,我們重新回顧10週年的Clockenflap,個個都說沒團好看,我們當天又看了什麼?

(攝:69chui) 裝作The Prodigy成員Keith Flint魔鬼髮型和smoky eyes的朋友,從星期五晚上我們就碰到他了。

期望可達到系列

Totorro @ YourMum Stage

(攝:Enzo Cheung)

今年Clockenflap有甚麼post-rock / math rock系選擇?來自法蘭西的Totorro,可說是大家二話不說的選擇。

正如樂隊的第二張專輯喚作《Come to Mexico》,Totorro的math rock樂曲並不嚴肅,反之有著一份熱情、柔揚、清爽與溫婉,當日在黃昏時段,看他們的演出乃適合不過,感覺好chill。台上的他們都是身穿短褲上陣,十足一班來香港渡假的法國仔。

Gym and Swim @ YourMum Stage

(攝:Enzo Cheung)

星期六午後三點鐘,看泰國曼谷樂隊Gym and Swim的現場演出,聽著他們帶著tropical pop底蘊的獨立流行曲,感覺相當美好,而且真的可以體驗到一點熱帶風情,因為當時YourMum Stage有點熱呢。

鬍鬚仔主唱兼鍵琴手Chalerm,是熱情又窩心的樂隊frontman,把陽光氣息的indie-pop帶到舞台上。之不過,大家的焦點可能會落在樣子甜美的女鼓手Mudmee身上,人人都說她貌似香港的糖妹,看她帶著笑容而又怡然自得地打鼓的樣子,簡直叫人有著如沐春風的感覺。(現場又有人告訴我,左邊個結他兼鍵琴手有點似梁榮忠。)

粉紅A @ FWD Stage

(攝:Moment Hung)

從身穿粉紅色衫、少女變熟女的隱世十年忠粉,到只靠口耳相傳培育、渴望一睹風采的新一代歌迷,無不在三排Dean女樂迷後面嚴陣以待,渴望在三時三刻吉時一到被粉紅A征服。然後四人出現,姿整,但不譁眾取寵。伴著熒幕游動的映象,他們慢慢進入狀態,Hayden猶如把十年的表演慾一併爆發,與冷靜應對狀況的Yvette一動一靜,始終投入的哥哥旁邊還是有個沉著應戰的妹妹好。如智者一樣的Rodney始終冷眼橫眉,作為heavy metal迷的Tim則沉醉於發飆的結他solo。

幾首金曲圓滿了樂迷的朝思暮想,雖然演出略有閃失 —— 這固然因為粉紅A久未踏台板,但更值得關注的是,據樂隊所說其sound check時間只有開場前那十餘分鐘(其他大團有多少時間sound check?好問題),ear mon內樂聲不齊全,三部synth有兩部燒壞。除了再辦演出,似乎沒更好的彌補方法。

水曜日のカンパネラ @ FWD Stage

(攝:Moment Hung)

在Fuji Rock最愛的表演單位,基本上主音KOM_I不需舞台,給她一塊平地,就可以爆發出超強感染力的演出。演出前一日,「水曜日」團隊在台下視察環境,每次都會因應場地特性,度身訂造演出方式及道具,這種精神實在令人敬佩。

KOM_I在台下亂走的時間,比台上還要多,大家的焦點都跟著她走,令她成為難得不受聲音器材魔咒影響的單位。

Young Fathers @ YourMum Stage

(攝:Enzo Cheung)

怎樣形容Young Fathers的現場演出呢?一個字:猛!然後你會明白,這隊蘇格蘭愛丁堡另類hip hop三人樂隊,何以取得如此成就,現場表演比錄音室裡更精彩。從Massive Attack到《T2 Trainspotting》導演Danny Boyle都對他們為之青睞。

Young Fathers的現場演出只有Graham ‘G’ Hastings、Alloysious Massaquoi和Kayus Bankole三子,再加上一名鼓擊手(鼓座中有一件霸氣大鼓),出來的音量卻是非常此起彼落的澎湃懾人。Alloysious另有負責floor tom敲擊,令鼓聲更猛;白人成員Graham "G" Hastings則有操刀一台自家組合的modular合成器;個子矮小的Kayus Bankole站在台中那無疑相當壓場。Young Fathers簡直是開創了一種如祭典般的嶄新hip hop表演形式。

Massive Attack @ Harbourflap Stage

(攝:Enzo Cheung)

(攝:69chui)

就像把整個海濱套以鋪天蓋地的黑暗氣質,隨著低迷的碎拍和嘻哈節奏,背景視覺不斷刺激大腦,當中與Young Fathers的共演,有如人類和機械語系的交流,的確震撼。在萬人歡呼下,描述殘酷現實的數據被列出,箇中玄妙看這篇:http://bit.ly/NEckfMA

Stormzy @ Harbourflap Stage

(攝:Enzo Cheung)

人如其名,在Stormzy的演出中,風雨愈來愈大。但無損這顆grime新星壓場非常的演出。一再呼喚「Hong Kong」不但挑起台下情緒,他本人亦顯得相當興奮。

喂!又見面!系列

ANWIYCTI @ Harbourflap Stage

(攝:Moment Hung)

連續巡迴歐美21日,Clockenflap演出當日早上7時,ANWIYCTI才回到香港。還未適應時差的狀態,反而令他們玩得更放。ANWIYCTI器材設備出名複雜,之前看過他們在各大小場地的演出,經常發生小意外,這次卻可安然過渡,相信巡迴的經驗幫助不少。(可惜場地的聲量有限制)

多年來ANWIYCTI團隊擴大不少,這次看到有攝影師參與在冰島為他們拍攝概念影片,同場更有夜鬼樂團主音(前903DJ) Evita作和聲,他們融合的氣場絕對可以在大台壓場。

N.Y.P.D南洋派對 @ YourMum Stage

加入一名結他手的南洋派對擴充至五人陣容,兩首新歌分別呼籲大家杯葛Boxxini、佐x奴及Ix去美芝,以及抒發渴望吃女伴的銀色唇膏而中毒的幻想(大概記憶)。當日最hea9vy最撚cult且有驚喜的本地演出非此莫屬。

Chochukmo @ FWD Stage

(攝:Enzo Cheung)

香港樂迷最熟悉的本地單位!他們這次演出的編曲,沒有像本地薑週末般加入電子元素,重新編製出5+2版的觸執毛(加入了Sensi Lion鼓手阿勳及ANWIYCTI音效及結他手阿權)。他們原汁原味玩了一次過很多作品,連最初期的舊作也有,令人有一刻覺得,他們是不是要宣佈解散?台下巧遇結他手Mike,他說會把5+2版的歌曲灌錄起來。

是我們要求過高?系列

Temples @ FWD Stage

(攝:Enzo Cheung)

明白直接把日本和香港的音樂節比較並不公平,但當你曾在國外音樂節,聽過Temples那令你有戀愛感覺的圓潤靚聲,這次在香港的聲音,就像情人一夜之間被毀容了!在人群之中,聽了大概三四首,已經無法接受,究竟是什麼原因令今年FWD台的聲音常常中伏?

Higher Brothers @ FWD Stage

(攝:Enzo Cheung)

也許把室內場/室外場,樂隊初演/再演比較也不公平吧,但事實是當時除了極重bass和聲量打了七折的人聲外,站在場中心的我甚麼也聽不見......要知道Higher Brothers 8月的香港專場氣氛、音色、表演,都是好得嚇人的。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