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流派歌單】Twee-Pop:純情主義

撰文:袁智聰
出版:更新:

說起My Little Airport,單是indie-pop一字並不足以形容他們的音樂,於是大家也通過MLA而認識到twee-pop這門子獨立音樂流派。

Twee-pop是在80年代中期由indie-pop體系衍生出來的次流派(subgenre),這群獨立樂隊所倡議的不獨是一種反璞歸真、清新可喜、滿溢青春氣息的復古獨立流行樂風格,同時在他們的初生之犢青澀聲音下,也賦予著一份真摯動人、多愁善感的赤子之心情感,純情內斂得來甚至有點傻裡傻氣。也見證到這群獨立結他樂團跟當時80年代音樂的後現代主義與科技化製作為之背道而馳。

註:The Pastels早在1982年發表的首張單曲〈Songs For Children〉,讓多Jane Blondel和 Mike Mystery這對來自蘇格蘭的夫婦在2009年於香港成立的indie club night派對兼音樂會主辦單位(近年已移師至新加坡),便以Songs For Children命名。

1986年由英國音樂週報NME出版的卡式帶合輯《C86》,被視為牽起了twee-pop運動的第一波,卡帶合輯裡的Primal Scream、The Soup Dragons、Mighty Mighty、The Pastels(註)、The Shop Assistants、The Wedding Present,再加上同期的BMX Bandits、Talulah Gosh、The Flatmates、The Chesterfields等,都寫下英倫indie-pop體系奠定性的一頁,並開啓了twee-pop的門戶。當中有不少樂隊是來自蘇格蘭格拉斯哥,所以當地也被視為twee-pop的溫床。(格拉斯哥早在80年代初已有帶來了Orange Juice、Josef K、Aztec Camera等年青樂團的獨立廠牌Postcard Records,繼而有以Alan McGee為首的傳奇性Creation Records。)

然後,英國Bristol的Sarah Records(The Field Mice / Heavenly / Another Sunny Day / The Sweetest Ache / Sea Urchins)、美國華盛頓州奧林匹亞的K Records(Beat Happening / Tullycraft / Black Tambourine / Tiger Trap),也被視為twee-pop重鎮的獨立廠牌。

因這群年青twee-pop樂隊,大多數都是其貌不揚、衣著平實如書獃子,而且樣子呆呆的(他們都是反明星反時裝的一群),所以當時在英國被稱之為shambling scene,抑或「anorak之音」(anorak在英國俚語中是「呆子」之意), Another Sunny Day在1988年發表的處男作flexi-disc單曲便喚作〈Anorak City〉。

然後,我們見證了來自蘇格蘭格拉斯哥的Belle and Sebastian由一隊小眾的twee-pop樂隊(其1996年首張專輯《Tigermilk》原先只有限量出版了1,000張黑膠唱片),到躋身成為英倫indie-pop大團,但迄今他們在音樂上仍不失其真摯雋永的情味;而樂隊靈魂人物Stuart Murdoch首執導演筒、自編自導兼包辦所有歌曲創作的音樂電影《God Help The Girl》(港譯《戀戀小情歌》、台譯《戀夏小情歌》),片中的音樂故事正反映了蘇格蘭本土的twee-pop / indie-pop文化。

早年Belle and Sebastian是一隊相當害羞內向的樂隊,並實行拒絕宣傳之「三不」政策——不合照、不接受訪問、不巡迴演出。所以當年他們的照片也相當罕有。

香港的twee-pop代表也不是只有My Little Airport一員,在他們之前早有indie-pop先鋒也是twee-pop先鋒的AMK,然後便要數到The Pancakes;而MLA的另一典故,是連蘇格蘭格拉斯哥twee-pop元老BMX Bandits在九年前也曾惺惺相惜地翻玩過他們一曲〈You Don't Want To Be My Girlfriend, Phoebe〉。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