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阿P親述,my little airport唱片封面上的素人是誰?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用素人當唱片封面,實在有它的風險。特別是一隊初出茅廬的樂團,隨時令憑唱片初接觸樂團的人產生誤解。my little airport(MLA)的唱片封面,從一開始就是各個素人女子(除了《只因當時太緊張》出現的唯一一位男子)肖像,13年來混淆過不少視聽,例如若干內地樂迷誤以為《寂寞的星期五》是王菲粉墨登場、以為封面某君是MLA樂手、以為誰誰誰是樂隊成員的另一半、甚至以為MLA就是由封面女郎們組成的。當然以MLA今天的名氣,可能連你的雙親也會糾正道:你說錯了,MLA是林阿P和Nicole一男一女的組合。

以唱片封面而言,採用素人肖像並沒甚麼稀奇,但拍成一個系列的,則有點討論價值。例如說,英國獨立名廠Creation Records在80年代末至90年代中期的合輯封面,出現過好幾位芳華正茂的少女,當然這大可能是廠牌老闆Alan McGee的個人喜好,皆因其indie-pop團Biff Bang Pow!,同樣愛以素人女子為封面主角。陌生的容貌,附在與她不知有何關連的音樂,往往令專輯更耐人尋味。

除了以少女肖像作招徠,也有反其道而行的The Smiths和Belle And Sebastian。同樣以雙色調為主,前者採用不少電影明星、同志愛人的照片,後者則使喚親朋戚友登上封面。為甚麼要談到他們?因為除了音樂上的啟發,阿P說,The Smiths和Belle And Sebastian正是他構思封面時的參考對象。

「就是千萬別拍自己樂隊的樣子」,阿P語重心長地道出,研究封面這回事給他的啟發。

從2004年《在動物園散步才是正經事》到去年的《火炭麗琪》,MLA共發過八張唱片。明顯,初期封面大多配合碟名,《只因當時太緊張》像張男女初見、腼腆別扭的床照,《介乎法國與旺角的詩意》除了有搶眼的法國旗,連女郎也長有法國混旺角的相貌(事實上她是第二度登上封面的,容後再談),倒是《我們在炎熱與抑鬱的夏天,無法停止抽煙》兩女的持煙手勢比專輯名字溫文許多。從身穿校服的少艾,離開校園,走到床上,執起煙頭,再到近年三張專輯封面去蕪存菁,只以簡潔的大頭沙龍照為主,當中也可約略窺見MLA的成長進程──告別校園的小情小愛,在職場和情場闖蕩,床事或香煙一而再、再而三成為主題,與社會搏鬥沒多久,就被說「適合結婚」了。早期叮叮噹噹的琴聲、noise-pop噪音,已在後期作品不復見,甚至自《適婚的年齡》開始,MLA更玩起了full band錄音,往更精細溫和的聲音質地走去。就像早年粗雜的顆粒被篩走、嘗過好幾次實驗,最後經年而醞釀成多張大頭淺景深照片。

或多或少,這可能反映了阿P心態的變換,這得由另一位關鍵人物解畫──操刀拍攝大部分封面的攝影師阿靈(Teenage Riot)說,「由《我們在炎熱與抑鬱的夏天,無法停止抽煙》開始,每次都有拍到大頭淺景深照,只是老細(阿P)唔啱心水冇用到。故此這變化反映了老細選照時心情的轉變。」

阿靈的「老細」(樂隊提供)

2004年MLA首發片,與維港唱片主腦之一關勁松(AMK)等人討論專輯的美術設計時,正職是設計師的阿靈,自自然然負起按快門鍵的重任。除了《在動物園散步才是正經事》用Cannon G5相機,以Contax 645拍120菲林是他的常用架步,阿靈透露,雖然阿P心裡有他的藍圖,例如想參考高達(Jean-Luc Godard)電影,但基於自己能力不足,「每次我都完全不理他的要求去拍,而因為拍的是菲林,每次他都不知道我拍了甚麼,每次原意都會被我扭曲,但即使成品變了另一回事老細又好ok。每次都很有趣。」

這位MLA長期合作伙伴笑說:「阿P好硬頸,不過我都係老細所以唔卸佢。」

前言就寫到這兒吧,到底封面上的素人是誰?他們與MLA有何淵源?是時候讓阿P解開大家十多年來的疑惑了。

《在動物園散步才是正經事》(2004)

P:當時Nicole參加劇場,認識了Rebecca(左)和Annie(右)。和維港唱片的伙伴商量一番後,決定這樣拍:取景於Nicole母校,借了校服給她們。本來打算參考不是女生,而是四個沒有性別的女生的日本電影《世紀末暑假》,但拍出來其實不太著跡。

現在Rebecca是劇場演員,Annie則間中在電視演戲。去年她們為了拍攝MLA《今年我想同你去》的演出海報,又重回了這所學校,相隔整整12年。

 


 

《只因當時太緊張》(2005)

P:他倆是我們讀樹仁時的同學。出完首張唱片時,我們仍是大學生,便找了兩個同學拍《只因當時太緊張》,專輯滿是少男少女心事,當時也想參考電影海報,一男一女在床上的,已經不記得是甚麼片了,大概是套歐洲電影吧。男的叫Damon,現在移居北京開酒吧了。女的叫......很久沒聯絡了,叫小......小薛?我要找找唱片,裡頭有寫......

(會有與他們有關的歌曲嗎?初期你們經常以同學間的瑣事當歌曲題材。)他們與我不同級。如果有寫給他們,應該會記得名字吧。另外專輯中有首〈你的微笑像朵花〉,不知怎的就有一朵花在中間。不過拍完發現沒阿靈拍得好,於是後來的封面都由阿靈操刀。


 

《我們在炎熱與抑鬱的夏天,無法停止抽煙》(2007)

P:本想模仿高達的黑白電影。當時開始任職TVB,右方是TVB不同組的同事Michelle。有天經過她的座位,就問她是否樂意拍攝封面,她之後好像去教書了,當時還猶豫好一陣子要不要拍,但最後在我的遊說下答應了。(看來你是看見人家相貌不俗就亂問的......左邊那位是?)亂問......也是。左邊是Ian,也是看演出時亂問的,後來她認識了Nicole,多年來仍是玩伴,數月前更一起歐遊。右邊那位Michelle則失去聯絡了。


 

《介乎法國與旺角的詩意》(2009)

P:這張就是上一張左邊的Ian。她髮型不同了,變成另一個人似的。請她再拍封面是因為想不到人選,當時沒有再結識陌生女子。
 

 

《香港是個大商場》(2011)

P:本來同樣沒有頭緒拍誰。那陣子常在網上看見蔣蜜的照片,當時我們並不相識,我又亂問可否直接取用她的照片。拍攝地點沒記錯是倫敦,她在相中感覺像個活在自己世界的青年,與電腦為伍,窗中還反射了她朋友的樣子。現在她好像過著寫寫書、拍拍照的生活。


 

《寂寞的星期五》(2012)

P:當時還有兩個星期就要發片了,還未想好人選,剛好看樂隊演出時碰見朋友Lovie,繼而發現她曾經化熊貓妝出席派對,很得意,就有了叫她以這妝容拍照的主意。她現在好像是做stylist......噢我找回第二張碟那女生的名字了,叫小優......說回Lovie,有些內地朋友以為她是王菲,當時去內地巡演,還有很多觀眾化了這個妝到場。
 

 

《適婚的年齡》(2014)

P:(近來大家都對這位蠻熟悉的。)和她在火車認識,然後就......在一起了,後來自然找她拍照。她這模樣和現在大為不同。照片是在土瓜灣拍、出自阿靈之手的,她甚麼都不用做,站在原地,就拍成了。(這張碟談及很多踏入「適婚年齡」的困惑?)歌都是認識她之前寫的,之後沒多久又分開,後來再一起。另外,每張碟的封底也拍了當時的工作場所,第二張封底是我家房間,還有台正在看av的大部電腦。《寂寞的星期五》是〈rm1210〉,《適婚的年齡》是土瓜灣,但最近又搬走了。

《只因當時太緊張》封底

 


 

《火炭麗琪》(2016)

P:拍完《適婚的年齡》又不知道要找誰,問麗琪有沒有朋友介紹,問著問著,倒不如直接拍她。因為想拍些與以前不同類型、有點怪的女孩。兩年前她還有點「文青」,與現在很不同。她也不用做甚麼,直接攤在沙發上便成。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