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性失聰】關於CD: Discman 可會有復興的一天嗎?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曾幾何時, Discman 都是樂迷的恩物。當音樂載體彷彿走了一個循環時,在假以時日CD未必可以真正復興,但用「復古」的 Discman 聽實體唱片,也許卻可以成為文青 hipster 追祟的事,畢竟 Discman 在多年來有過琳瑯滿目的美侖美奐別緻設計。

撰文:袁智聰

「CD已死」都是近年間大家的論調—— CD的銷量急劇下滑、CD已不值錢了(除了某些遭高價抄賣的絕版限量出品外)、CD收藏多年後會有氧化腐蝕的危機、樂迷低價拋售 CD,還有美國某大型連鎖店已索性收起 CD架以把 CD section關掉,新出產的汽車已沒有CD機而由串流設備取代之。如今說到曾在唱片工業上獨領風騷的 CD,就好像是已經不合時宜的東西來。

我不會蓋棺論定地說目前 CD「已死」,但也已經處於黯然「半死」狀態。

據今年的音樂工業銷售行情,不但 CD的銷量下滑,就連數碼下載的數量也告失守而大幅下跌。所以現在的說法就是樂迷都消費去買黑膠唱片,另一邊廂就是只管去聽串流音樂,大抵這正是當今樂迷聽音樂的現狀。

曾幾何時,我們都把CD收藏在家中築起了大大小小的CD牆。「我最快樂時 一屋的CD」—— C AllStar 《音樂殖民地》(攝影:袁智聰)

先有黑膠唱片復興多年,然後卡式帶也告復興,音樂載體彷彿走了一個循環。若然按照這個定律,CD可會有復興的一天嗎?

這不是說笑,隨著CD市場日漸走向式微,若干年後大抵會加入「集體回憶」的行列。那終有一天,根據物以罕為貴與古老當時興的理論,「聽CD」說不定會被視為復古的玩意。

誠然現在說起甚麼CD復興,口吻總是有點諷刺意味。CD可會真的有機會重振聲威嗎?這個實在是很難說吧。

然而對於「CD隨身聽」 Discman,我倒不排除在假以時日會被一眾2000後的文青 hipster 再視為潮物看待,重新體驗聽實體唱片的樂趣與手感。潮人們攜帶著一部 Discman 出街隨身聽,那並非難以想像的事;手執一部復古的 Discman 甚至可以作為打扮的一部分,用來襯衫似乎是相當不錯的「飾物」。

正如黑膠唱片復興、卡式帶復興之現象,除了令老一輩樂迷可以重拾昔日聽音樂的情懷外,沒有經歷過黑膠唱片與卡式帶時代的年輕一輩90後樂迷,亦為趨之若鶩,把這些復古的音樂載體視作新鮮有趣的事物。所以對於2000後的年輕樂迷而言,他們也許不會對CD光碟感到為之陌生,但我卻相信他們卻未必會接觸過或採用過 Discman 來聽音樂。

再者所謂的卡式帶復興,新一代樂迷聽卡式帶,都只是找部便宜的二手卡式帶 walkman 或手提卡式機而已,而非採用甚麼高級卡式座。故相對而言,聽 Discman 的門檻亦較低。而且 Discman 外型像一艘太空船,多年來有過琳瑯滿目的美侖美奐別緻設計,也是足以吸引年輕朋友作追崇的地方。

我總算是目睹與經歷過 Discman 整個進化及興衰過程的樂迷。第一代 Discman 的出現,早已是1984年的事,由 Sony 主產,但畢竟在80年代CD尚未普及,普遍樂迷連一般CD盤也沒有,哪何來再弄多部攜帶式的 Discman 呢。踏入90年代初,Discman 的售價日漸平民化,從而足以取代卡式帶 walkman 的隨身聽角色。

+5
+4
+3

在大半個90年代至到2000年初葉,Discman 都是樂迷的恩物,返工返學出外遠行必備的良伴,而且買了一張引頸以待的CD專輯到手,更可以急不及待地在街上或乘車時放進 Discman 欣賞。

曾幾何時,各大電器影音連鎖店的櫥窗內,都陣列著林林總總款式、令人目不暇給的 discman ,也是那些年的風景。後來 Discman 要改名叫做 CD walkman,但就是先入為主的關係,大家還是依舊稱它為 Discman 吧。

早期的 Discman就像一部迷你版的CD機,是外型硬硬繃繃的正方型模樣,然後開始用上圓角設計,繼而演變成機身前端呈圓型,再到後來的全圓型設計(只比一張CD直莖闊1cm),毋庸置疑愈來愈輕盈而流麗。

當年出門三件事:帶備 Discman 及耳機/耳筒、整理好活頁CD簿帶備要聽的CD,亦記得要帶多兩粒AA電芯作後備。(攝影:袁智聰)

沒錯,後來的 Discman 已可輕便地放進闊身衣物的口袋裡作隨身攜帶出街,之不過你還是要帶著一本「活頁CD簿」以提供不同的音樂選擇,所以又總不能瀟瀟灑灑、兩手空空的出街吧,除非當日你只要loop住聽一張CD吧。

其實早年的 Discman 並不能邊行邊聽(也許起初因此而不叫做 walkman),因為沒有甚麼防震功能。後來致力研發抗震技術,才可以真正行走上路時作隨身聽,但抗震功能還是有限,正如你不能聽著 Discman 跑步吧。

隨著iPod及其他可攜式媒體播放器在2000年初中期紛紛面世,樂迷開始轉營聽下載數位音檔,Discman 的地位亦受到動搖。到底一台可攜式媒體播放器已能容納千首至萬首歌曲,帶著一疊CD出街聽 Discman 便變成多麼笨拙的事。不過我有好一些朋友或讀者對 Discman 仍是那麼精忠,到近年仍會用 Discman 播歌聽歌。

那麼他朝到CD復興與 Discman 復興,兩者又是否唇齒相依的事?這又不盡然。黑膠唱片復興之所以成功,因為樂迷要聽黑膠,就要去買實體黑膠唱片。但CD呢?你可以因為聽 Discman 而買多幾張新CD或搜羅二手CD,但也可以燒錄CD-R來聽,這對唱片工業的幫助卻有限呢。

六月睇咩show好?本月演出精選一覽:

消暑勝地!眾多冷氣開放的精彩音樂演出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