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ject Keep Pushing 導演巡禮 黃飛鵬:盡全力但只能推進些少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由導演黃進與 tfvsjs 鼓手 Anton 發起的 Project Keep Pushing 計劃,集結8位新晉導演,以鼓手為主角,重新構想6首 tfvsjs 作品,Anton 重新編排敲擊部份,拍攝現場錄音的實驗視覺片段。扭耳仔一連六集,獨立訪問每個單位的導演,了解他們的影像風格和創作概念。

更多Project Keep Pushing 詳盡影像訪問:

Project Keep Pushing Ep 1由黃飛鵬執導的〈滅曲〉打開序幕,他的影像風格向來較為緩慢和需要時間去進入故事氣氛,但在〈滅曲〉中他運用很多的快速的碎剪,明快的節奏與視覺情緒大幅度的起伏,他形容這次創作是去一個「著重探索多於到達」的地方。

黃飛鵬畢業於香港城市大學創意媒體學院,其畢業作《池之魚》(2013)的片長達95分鐘,相比一般約15分鐘的學生作,猶如巨鯨般的存在。敘事需時的原因是黃飛鵬作品的主題,往往都是不易消化。

《池之魚》在壓迫環境下生存的小眾,各人有自己逃避的方法,卻沒有能獨善其身;《寂靜無光的地方》(2014)特殊學童在教育制度下的希望到絕望;到最為人熟悉的《十年.冬蟬》(2015) 男主角將自己製成標本,去保育我們的身份同文化,相比《十年》其他段落的抗爭方式來得隱晦,令普遍觀眾不太受落。

難以言語的社會議題與壓抑的氣氛,彌漫在黃飛鵬的作品之中,但生活總需要些解脫,去年他參加坂本龍一的影片徵集比賽,以《紅樓夢:白訣》的故事,結合坂本龍一《 async 》的音樂,這個一生人難得的絕美相遇,是他最為出世之作。

重溫了黃飛鵬歷年的創作,回到這次 Project Keep Pushing ,在〈滅曲〉的短片中,他想表達的是「花盡氣力但只能推動到一件小事」,片中的鼓手力竭筋疲去演奏,當中釋放到的動力,只能令喇叭發出一聲的低音,微觀世界的千辛萬苦,在宏觀世界裡是微不足道。

要將能量展現,黃飛鵬把場景打造成一個永動機裝置,在鼓手身後的熔爐,身邊的儀器,都需要他打鼓來發動,當力量不斷提升,極限去以推到多盡?

Anton Fung x 黃飛鵬 - 滅曲【PROJECT KEEP PUSHING】 劇照 (攝影:Kwokin Shing)

黃飛鵬在片尾加入了一場大雨,更為這個提升力量的過程,提供了挫折及情緒宣洩。這種非常emo的視覺表現,救贖式的雨水,除了令觀眾可以欣賞到濕身的Anton,還可以發現到老積的飛鵬輕狂的一面。

(繼續留意扭耳仔,有更多 Project Keep Pushing 導演的介紹。)

九月有乜show睇?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