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dora 潘朵拉樂團反正買不起樓 做音樂做世界巡演才是正經事

扭耳仔
特約內容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從中學生時代便組成的‭ ‬Pandora‭ ‬潘朵拉樂團,團名源自於八年前主音Tony‭ ‬住寄宿學校時,剛巧見到隊友房間枱頭有本書叫《潘朵拉的秘密》,‭ ‬好奇潘朵拉有什麼秘密之下,閱讀後知道是一個希臘神話,有個宙斯給潘朵拉的神秘盒子,打開之後會釋放人類的七情六慾,卻留低了希望。他們正是想透過音樂釋放人類的七情六慾之餘,亦把「希望」留下,讓自己的音樂給人帶來「希望」。

正正是「希望」兩字觸動了各現任成員,即使經歷了多番人事變遷,畢業後為工作各有各忙、各散東西令樂隊暫停了三、四年,去年底才重組。雖然原創成員只有主音 Tony 和鼓手 Michael 兩親兄弟,但結他手 Lo Wa 和低音結他手 OG 其實都是相識多年、伴隨 Pandora 成長的好朋友。「我細細個就聽 Pandora‭  ‬㗎嘞!」OG搶著說。

重新出發仍然沿用Pandora‭ ‬這名字, Lo Wa 認為是他們對音樂的看法沒有變,亦希望記住個初心。雖然有人曾建議他們改名以便增加獲「新人獎」之類獎項的機會,Tony 認為最重要是「希望自己記住當初點解要夾band,唔係為左名利上既野,係為左用音樂表達自己‭ ‬。」

Pandora‭ ‬潘朵拉樂團(左起):低音結他手 OG、鼓手 Michael 、結他手 Lo Wa 、 主音 Tony ((攝影:Karlson)

為了夾band,更膽粗粗去做全職音樂人,雖然收入是少了,但換來的是快樂。他們認為音樂最重要係讓自己的心知道自己在做緊一件正確的事。

「橫掂都買唔到樓㗎啦,不如試下做自己一件好鍾意嘅事,就係音樂!」

全職做音樂日對夜對會多拗撬?他們形容自己「好似四個人拍緊拖咁!」

Tony:「我們經常說有一個宗旨,就是『夾band先夾人』,和你玩音樂若不是真心朋友很難一起做long-term的事。當我可直接同對方講『你好煩』而對方唔會嬲就是真正好朋友!」

Pandora‭ ‬潘朵拉樂團 主音 Tony (攝影:Karlson)

OG:「嗌交係每一個人都會有,我哋能直接講出個問題,唔直接講變相係隱瞞,隱瞞就唔係真心。有咩就直接講,始終唔係對個人係對件事,鬧交一定有,但唔會影響感情。」

Pandora‭ ‬潘朵拉樂團 低音結他手 OG (攝影:Karlson)

Lo Wa:「我哋好明白發脾氣沒有用‭ ‬,所以我哋不會發脾氣。」

Tony:「其實每個 band member 都一定有執著,喺爭執過程中可以令到大家進步,果份執著都係好嘅。我哋通常都係音樂上嘅嘢,拗 C Major 好定 Cmaj7 好,純粹係拗一個音既分別,但係可以拗5個鐘!最後床頭打交床尾和係一個好玄妙既關係。」

Michael與親哥哥關係會否更微妙?「仲惡囉,對了廿幾年,我們之間講嘢更直接,如果有拗撬,若佢小氣少少果晚就打交架啦!」

Pandora‭ ‬潘朵拉樂團 鼓手 Michael(攝影:Karlson)

樂隊風格以‭ ‬pop‭ ‬rock‭ ‬為主,但重組後希望隨著自己的經歷,慢慢往不同曲風作更多嘗試,從抒情的情歌到熱血的hard rock也會嘗試。談到他們的演出,他們最喜歡做能和觀眾面對面做互動的Live,更特地在現場演出的音樂上,設計了許多和觀眾互動的段落,如〈鄰家的妳〉和〈捉緊心跳〉都有帶動全場一齊拍手的位。

Tony:「我哋最希望可以同觀眾打成一片。」

Lo Wa:「另外我哋一定要去 world tour (世界巡迴演出),做不到不心息。音樂其實係一種語言,‬所以其實只要我哋玩得好,‬表達到自己‭,唱廣東話都可以打動到(外國人)!」

Pandora‭ ‬潘朵拉樂團 結他手 Lo Wa (攝影:Karlson)

當然他們最終目標還是希望自己的歌,能為世界帶來點點不同,能以歌詞的訊息感染別人,期望自己的歌能啟發聽眾有不同的想法,在人生上作出好的改變或決定,那他們便算是創造神話了。

Pandora‭ ‬潘朵拉樂團最終極目標是希望自己的歌,能為世界貢獻,帶來點點不同。(攝影:Karlson)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