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頭身日奈】同 9m88 半小時Skype:沒想過成為vaporwave代名詞

最後更新日期:

聽到了 9m88 的名字,都是因為《 九頭身日奈 》低成本製作的 YouTube MV,還有翻唱了去年重新紅起來的日本 citypop 歌曲〈 Plastic Love 〉,讓 9m88 成為網絡音樂名人!這位 90 後的台灣女生即將要來到十一月在香港舉行的 Clockenflap 演出,扭耳仔找到了機會和她來一個越洋視像訪問,和她談音樂、談〈 Plastic Love 〉、談 citypop、談未來。

妳在美國讀 jazz 音樂,現在的每天生活是怎樣?

9m88: 我每天的生活啊都很無聊,就是讀書、去學校、排練、做作業。現在有了 9m88 這個企劃後,就比較多工作在旁邊進行。

9m88 vaporwave味重的《九頭身日奈》MV在網路瘋傳

看到妳經常跟台灣的音樂人合作最近更有一套電視劇的主題曲 ,多久要回台灣一次?

其實我很常回台灣的,回去的時候都是為工作,只要是放假的時候例如是寒假暑假,我都會回台灣接一些表演,做一些巡迴這樣子。最近的一次表演則是在美國,今年暑假我的經理人在 Central Park 辦了一個專屬台灣音樂人的音樂節,叫作《 Taiwanese Waves 》,表演者有大象體操,還有蛋堡,然後有林生祥老師的樂隊。我跟蛋堡還有 Leo 王一起在舞台上唱了幾首歌。這就是最近比較大的演出。我仍在花時間進行我第一張的專輯製作,所以都沒太多表演。

 

9m88 為網路短劇《夢醒淑芬》打造主題曲

妳是聽什麼的音樂長大?

其實我成長時候完全沒聽爵士樂。小時候都聽 mando-pop,S.H.E. 、蔡依林、周杰倫,都是大家都會聽的流行音樂。直到我上初中以後,才開始聽美國的流行音樂 R&B,我第一個聽的 R&B 歌手是 Alicia Keys。那對我說是一個 new sound ,以前沒有聽過 R&B,一聽 Alicia Keys,就知道了 blues 是甚麼 R&B 是甚麼。

如果要用 hashtag 來代表妳自己,會是甚麼?

我想是 jazz 吧。jazz 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影響,但我的音樂有些爵士的元素、一些 R&B 的元素,也有些 hiphop 的元素跟 pop 的元素。大部分都是我喜歡的類型,只是我重新重組,用我的美感角度去呈現的音樂罷了。

 

妳 cover 了〈 Plastic Love 〉,妳怎麼看 citypop 的風潮?

我 cover〈 Plastic Love 〉的 MV 放了在 YouTube,下面有外國人留言,說:「現在有很多女生在 party 上都要聽〈 Plastic Love 〉」就是這樣流行呢,很有趣。我覺得 citypop 這個類型本身就很特別,第一次聽到的時候已是好幾年前了 ,覺得這個 sound 是融合了 j-pop 跟 funk R&B 的精髓,這一個混合的感覺,若 bossa nova 和 jazz 變成 cool jazz,那我覺得 funk 跟 j-pop 混合就成了 city pop,對我來說是這一種味道。

2018 年大家找回了 30 年前的〈 Plastic Love 〉出來播,那妳覺得妳會成為 2048 年的竹內瑪利亞嗎?

我覺得目前為止我還未有可以維持很久、大家會拿回來聽的一首歌啊!竹內瑪莉亞的〈Plastic Love〉是一首跨時代的作品呢。不過我當然希望大家幾十年後都會看到我的歌再播回來聽。

 

因為YouTube演算法的關係?竹内 まりや 的〈Plastic Love〉經常在隨機播放中出現,令歌曲相隔多年後,突然紅起來了:

9m88 翻玩〈Plastic Love〉除了保持80年音樂韻味,在衣著和佈景的還原度也十足:

筆者特別推介的版本:

我們從《 九頭身日奈 》的 MV 認識到妳,當中的 vaporwave 視覺風格很搶眼,亦成為妳的其中一種標記,當初是怎樣接觸 vaporwave?

出了《 九頭身的日奈 》以後,還有翻唱竹內瑪莉亞的〈 Plastic Love 〉大家都覺得這個聲音都較貼近 vaporwave。西方的一些聽眾很喜歡 vaporwave,所以他們會問我說:「妳最喜歡哪一個 vaporwave artist?」其實我平常不是聽 vaporwave 的,就是剛好誤打誤撞,被他們放到這個 category 裡面。其實蠻多人覺得我我 MV 是 vaporwave,但起初我們在做的時候著實沒有想到是要走 vaporwave 或是甚麼樣的風格。

妳有固定合作的影像團隊? Sid And Geri 是怎麼來的?

Sid and Geri 其實是位女生,就是一個人。一開始她也是住在台北,然後搬來了紐約讀藝術。我以前就跟她認識了,Sid and Geri 本來是造一些特別訂製的玩具,之前造過一個很奇怪的公仔,頭是一個拳擊手又好像摔挍選手的頭,但把他身體造了一個很大的胸脯。我幫她唱些一點 hiphop/R&B 的東西,我也沒有想太多。之後她弄了九個頭的 barbie 鎖匙扣,我就寫了有九個人個性的歌。那她造了新玩具,叫我幫我拍 MV 行不行,我說好啊!她就幫我做 visual,就是這樣。沒想到大家都很喜歡呢。

 

妳覺得自己修讀過服裝設計,對妳創作音樂上有哪些影響呢?

著實蠻多聯繫啊!有時候我都有想過這問題。除了在我只是做音樂,也會即時想 visual arts 是怎麼做 styling 要怎樣弄。做音樂上會很想做些 collage - 拼貼的表現,這邊的 sound 是怎樣,那邊的又怎樣;A 段 B 段慢慢拼湊起來,這個 collage 的概念,我想是蠻像設計的方法,說像你靈感來了,貼了很多東西在 sketch book 上,再混合成一合整體自己的 style。

現在大部份 artists 都以「音樂(music)、影像(visuals)、台上演出(performance)」作一個整體,妳又如何覺得呢?

也不一定 要看個人的性格,有些人覺得音樂做得好就夠,但我不否認三種元素都達成更易得到成功。如 Aphex Twin,他是個奇才也很認真做音樂,又是個低調的人,但就是他的唱片公司、他的管理團隊,為他做出很出色的 visuals(編按:Aphex Twin 與影像工作者 Chris Cunningham 有長期合作關係),好像也是個很成功的表現。

妳有固定的音樂班底嗎? 樂手是台灣的還是美國的? 這次 Clockenflap 的演出 是怎樣的陣容?

目前為止都有跟一群樂手合作,我們合作了也應該有兩三年了。我在台灣時就跟一群台灣樂手,在美國時就和美國的樂手玩。今次來 clockenflap 的會和我在台灣合作的樂手。

妳覺得台灣和美國的樂手給妳有甚麼不同的感覺嗎?

我覺得對音樂的 mindset 不太一樣。老實說這個議題是蠻大的,因為像是學習的方式,本身東方和西方就有一點差異,西方的學生是比較敢嘗試,好像不會害怕換一個方式去做會不會有錯誤;但是我和台灣樂手合作的時候,他們要先要樂譜,看看每個小節寫了甚麼,一定要照裡面去完成,我明白是一個盡責任/義務的呈現方式,反而我問他們可不可以試試其他的東西時,他們當下未必能想出一個新的處理方式。

最近和青峰有合作新歌《Everybody Woohoo》 會一起在Clockenflap台上出現嗎?

今年我行程有點緊,我是星期六,青峰則是星期日,但我這一天就要走了,因為還在讀書,想順利地畢業呢哈哈,我很害怕要再繞課了。所以要馬上回去,不然我也想在香港多留幾天。

 

期待 9m88 在Clockenflap的演出,相關文章: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