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清潔龍阿德 Clockenflap 後感:會有新歌 歡迎搵佢合作

最後更新日期:

今年的 Clockenflap 圓滿結束,今年更有「一隻龍」亂入舞台,與本地男子組合 米奇老味神奇屋 ( The Low Mays ) 同台 rap 住跳、跳住 rap !完 show 後,扭耳仔搵到打造 清潔龍阿德 來自 Fevaworks 的創作團隊,一齊講件事點樣發生!

清潔龍阿德 Clockenflap 完整演出片段:

Social media 非常活躍的清潔龍阿德 Keep Clean Ambassador Ah Tak!早在上星期 Clockenflap 舉行前,阿德在 facebook 宣佈會走到台上表演,引起了熱烈哄動!阿德首〈 我今天出了一首 TRAP MUSIC 叫做我叫做 KEEP CLEAN AMBASSADOR 〉,在 Clockenflap 舉行前一星期爆紅,有網民豪言要推 阿德 上 Clockenflap ,最終大奇蹟日出現!這一個星期究竟發生什麼事?首歌又「點點點點點」整出來?

「阿德 team」成員 (左起) VM、 CSS 、阿德、 Axl.Ron、 T-Ruck、 D38813、 Nov.Rain (攝影 : Moment Hung)

「阿德team」成員聽啲乜?

內容營銷總監 Rondo aka Axl.Ron :「阿德 team 」每個都聽不同類型的音樂,例如trap的話,有人本身是「米奇老味」的粉絲; hip hop 的話,也有 Heyo 的粉絲,也有人聽pop,我自己是聽 rock & roll , Guns N' Roses 、 AC /DC 、 Led Zeppelin 。最後我們決定玩 trap ,是因為 trap 夠「極端」, trap 本身涉及毒品及黑社會題材,如果用這種最極端的風格,去寫一首「好乖」很多正面訊息的歌曲,出來的反差會很強勁。

〈我今天出了一首 TRAP MUSIC 叫做我叫做 KEEP CLEAN AMBASSADOR 〉原曲

條橋點過?

Rondo:我本身已是這個企劃的內容營銷總監,當我們的團隊決定去馬,公司層面上就可行了,加上我們的老闆也有玩音樂,雖然他不是 trap 的粉絲,也非常包容不同類型的音樂。客戶方面 (食環署),彼此有好強的信任,例如我們之前出了一首翻玩《 Rick and Morty 》的歌,他們都可以接納。另外,我們都要等一個時機,這個想法其實在年頭已萌生,但到為何到年尾才能實行。

時機在於早幾個月前,有一班中學生做了一首 trap (去參選學生會),機會就來了!當中學生玩 trap 都可以讓大家受落時,我們有信心政府吉祥物也可行,所以第一次與客戶賣這條橋時,就已經做好了整首歌。

點做歌?

Rondo:「阿德 team」沒有人玩開音樂,其餘幾位同時都是設計師,但大家超用心去研究這件事。 首先 beat 是買回來的,而歌詞則各自寫自己那段,每個人的 flow 都不同,希望有種多樣性。Hook 是四句四句的做法,去到「點點點點點」個 flow 又變了,後段 bridge 變了快嘴,每個人都有自己風格。「點點點點會無倒」那句原本是用來寫 feed,忽發其想變了歌詞。我本身是寫和唱快嘴那部份,trap的節奏比較慢,怕後段會太悶,所以需要一個高潮位。

至於怎樣做一個快嘴部份?我在比較空閒的一個下午,用三四個小時開著一個押韻表去研究。我想那個 flow 像機關槍,我找了一堆聲調一樣的押韻字,就做了一個子彈連發的感覺,雖後回家練了一整晚,第二天就把它錄下來。創作的時候,有參考過 Eminem 〈 Rap God 〉同 MastaMic 〈 FIRE 〉,當然做不到那麼厲害! 可能因為我做過電視新聞的記者,所以對咬字比較熟練,然後有個 beat 去唱又比較易掌握那個速度。

「阿德team」成員上台位位都自信十足,台下觀眾仲識跟住唱,令他們超驚喜!(攝影:Moment Hung)

點上Clockenflap?

Rondo:「阿德team」無人直接認識 Clockenflap 的工作人員及 The Low Mays ( 米奇老味神奇屋 ),都是朋友搭朋友去作聯繫。幸好 The Low Mays 之前有聽過阿德首歌,但整件事是 Clockenflap 一星期前才決定。因為清潔龍阿德出歌時,已經很近 Clockenflap,我們亦沒有預計到反應會這麼好,最初估可能會無人聽。

消息公布後,令大家更期待 Clockenflap 的發生!

出歌一星期後,我們發現反應熱烈,更有留言話要推阿德上 Clockenflap 。趕急聯絡Clockenflap時,他們說不是完全沒機會,然後我們把歌曲和資料傳給他們,更把歌詞翻譯成英文。哈哈!英文版都是押韻的 (自豪!)。同時聯絡到 The Low Mays ,然後讓我們暖場,很感謝 The Low Mays 讓 「 阿德 team 」夢想成真,我們亦很支持他們去達成夢想。

為了上 Clockenflap「 阿德 team 」專程將歌詞翻譯做英文讓工作人員了解,Rondo話英文版都是押韻的。

客戶(食環署) 知道 The Low Mays  的創作內容?

Rondo:作為廣告公司有責任去交代,所以他們當然會知道。試想像政府官員去聽 The Low Mays 是一件多瘋狂的事!就算有小小風險,最後大家都覺得應該要去做。

「阿德team」落台後就係「米奇奇味」的小粉絲,CSS手執扭耳仔的「翁翁偶像扇」,如果大家喜歡我們可以量產!(攝影:Moment Hung)

清潔龍阿德 會繼續做歌?

我們在寫新歌,之後想為阿德做一隻EP,三四首歌,如果大家受落阿德唱歌,阿德可以成為一個歌手出道,我們和各個音樂串流平台也有洽談上架。有人提議和大嘥鬼合作,他是阿德的師兄,我們很多方面都有向他學習,能否合作就要看他意願。

巨星 「米奇老味」和「阿德team」合照時,顯露攰樣,因為之前已經太多粉絲要求合照。(攝影:Moment Hung)

show後感

阿德說:「表演前去了看英國樂隊 Shame 和 rapper Big Shaq,我自己一向都有聽開英國樂隊,另外也要做 research 嘛。之後就到後台準備了。」這位香港清潔大使直言表演順利:「台下一見到我出趁就大叫了,反應實在好~ 我原本以為我只是隻平平無奇的清潔龍,但想不到聽眾以跟著我唱!還有我寫了點講稿介紹下自己,都不需要了!」

完show後大家仍覺得整件事很夢幻。 (攝影:Moment Hung)

再問問這個團隊的感受,Ron 和 T-Ruck 說:「真的好奇妙,老實說我們只是做 Facebook 的,想不到會推到上 Clockenflap 的舞台。還要一起 rap,那一段快 rap 我幾驚我甩嘴!」這個團隊確是抵讚,〈 我今天出了一首 TRAP MUSIC 叫做我叫做 KEEP CLEAN AMBASSADOR 〉都是 T-Ruck 自己上 YouTube 學整 beat 的,歌詞就都是我們共同成果。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