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 音樂靈魂修佛身: 藥師寺寬邦 來港演出前的會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早前流行的佛系生活態度,在藥師寺寬邦身上是一種把目標積極地完成的思想,破格將佛法融入電子音樂及現今的視覺元素,固步自封才不是佛法的本意。破除了僧侶的軀體,內藏是一個音樂人的靈魂。

僧侶在日本是世襲的專業。

藥師寺寬邦 從小就有成為僧侶的夢想,因為家族是主理寺院的事務,而日本的僧侶是一種世襲的方式存在,他一出世就背上了這個使命,這亦是日本獨立的僧侶文化!

沿於世襲的系列,僧侶是可以結婚,藥師寺寬邦在早年已經成婚,最近女兒更出生了。藥師寺的日常生活,就是與爸爸(住持)一同營理寺院的事務,早上打掃寺院,晚上就做音樂。週末的時候,他便會到一些家庭進行法事,因為日本對忌日相當注重,需要由僧侶好好打點。如果他有音樂演出,法事就交由爸爸處理。

藥師寺寬邦 僧侶在日本,是修行也是一種世襲的專業。 (攝影: Moment Hung)

有看過《聖哥傳》嗎?如果你見到耶穌會談......

《聖哥傳》中耶穌遇上佛祖,靈性的日常中,產生不少趣事。

藥師寺寬邦 也有看過《聖哥傳》這套作品,他覺得耶穌與佛祖有點神聖不可侵犯,但如果真可以對話,他希望一同探討「甚麼是生存?」,因為生存這個命題是導致宗教的產生。被問到能否接受耶穌的存在,藥師寺不會否定其他宗教的存在,雖然不不可能一下了要他成為基督徒,但因為大多數宗教的命題,就是將生存做到最善,這也是佛教的目標之一。

藥師寺寬邦 身穿是簡約版本的袈裟,是僧侶著日常的衣著 。(攝影: Moment Hung)

佛教本身就擁有破格的精神

當經文配上電子音樂和五光十色的視覺,會否違反佛教的原意? 藥師寺指佛教本身有一種破除執念的精神,只要整個佛教的概念是健全,在不同時代不同文化,亦可以有它獨有的演繹和體驗。

世襲了父親的宗教,以及他的結他......

藥師寺 在中學的時期,開始對音樂產生興趣,拿了爸爸的結他去接觸不同類型的音樂,令從小夢想成為僧侶的他,開始有了反叛期的轉變,音樂沖擊了藥師寺的腦袋,令他想成為音樂人,不想再重踏父親既定了的道路,亦開始做音樂和組樂隊。

影響最深是安全地帶的玉置浩二!

藥師寺寬邦 音樂靈魂的構成,是主要受到安全地帶主音玉置浩二的影響 (確實聽藥師寺唱他的〈手〉時,充滿玉置浩二的影子),當然他也會聽 R&B、搖滾系、爵士樂等不同類型的音樂,Stevie Wonder 、John Mayer 、 Michael Bublé ,現在的playlist主要是來自歐美 (大家在笑!)。

《心經》成了 藥師寺寬邦 與不同風格音樂人的連繫

電子音樂remix版本的《般若心経》仿佛成了 藥師寺 的標記,令更多的創作人認識到他。最初他帶著自己製作的 accositic 版本《般若心経》,一路找人合作,演化成電子版本、托鉢版本,甚至有更多的可能性還在產生當中,《心經》成了藥師寺與創作人們之間的橋樑。他希望每個人聽到〈般若心経〉,都可以得到治癒。

扭耳仔送上一份手抄的中文《心經》給 藥師寺寬邦 ,他十分好奇,繁體漢字就是有它的魅力。 (攝影 : Moment Hung )

個人專輯《看腳下》的概念?

一切源於回歸原點的概念,從以往樂隊時期寫的歌,回歸一人演出的感覺。

成為僧侶之後,怎樣看欲望?

藥師寺寬邦認為人生在世能做到完全無慾,基本上是沒可能的,但他認為最重要是正面面對自己的想法,例如喜歡某件事, 然後想去做那件事的想法是會發生的,但如果不認真去面對和做這件事的話,是沒辦法實現的。如果因為自己的堅持,為個人加了一層奇怪的盔甲,或是強迫自己去變成這樣那樣的話,我認為將那份堅持捨棄,並去正面面對那件事才是最重要的!

藥師寺寬邦 不追求無欲無求,反而積極做好想做的事。 (攝影:Moment Hung)

演出詳情:

藥師寺寛邦 Acoustic Live Tour - 「緣 -yuan」 (加場)

12月7日 08:00 PM /12月10日(加場) 08:00 PM

地點:TTN

積極享受喜愛的東西,今個月好多show睇: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