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hemical Brothers 新專輯 No Geography :戰鬥格派對音樂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Tom Rowlands 和 Ed Simons 這兩位化學兄弟在30年前開始合作。 The Chemical Brothers 剛發表的第九張錄音室專輯《 No Geography 》,是他們翻出封塵已久、擱置了廿多年的硬件電子合成器來灌錄,當中重投 sample-based 的創作方針,也尋見不少 acid house 的薰陶。繼續以其「戰鬥格」與「化學配方」來製造出令人愉快狂喜的迷幻電音舞曲。

2019年,是英倫 electronica 班霸 The Chemical Brothers 兩位成員Tom Rowlands 和 Ed Simons 走在一起合作的第 30 年——在曼徹斯特遇上的他們最先名聞遐邇之團名,是 The Dust Brothers ,然後因為跟曾為 Beastie Boys 監製的美國洛杉磯製作組合 The Dust Brothers「撞名」(縱使這命名本是作為向他們致敬),而在1995年改名為 The Chemical Brothers ,取名其1994年成名作〈 Chemical Beats 〉。

The Chemical Brothers : Ed Simons 和 Tom Rowlands (攝影: Hamish Brown )

Tom Rowlands 和 Ed Simons 合作無間 30 年,如今帶來 The Chemical Brothers 的第九張錄音室專輯《 No Geography 》,二人之間繼續呈現出「化學兄弟」的電音舞曲化學作用。

正如《 No Geography 》的唱片封面上,是一架酋長式坦克在風和日麗的公路上馳騁——那是取自前 10cc 成員 Kevin Godley 和 Lol Crème 所組成的 art rock 二人樂隊 Godley & Crème 在 1977 年以三張一套 box set 形式出版的首張專輯《Consequences》冊子內一幅插圖。

一直以來 The Chemical Brothers 所製作出的電音曲目所彰顯出的巨大強悍動能,都有著一股「戰鬥格」,甚至他們也有過一系列《 Electronic Battle Weapon 》作品,這正是那全速前進的坦克車象徵;同時公路背後的藍天白雲(白雲形成了一張臉)、心曠神怡好風光,亦相對於他們叫人愉快起舞的派對音樂本色。這是我對《 No Geography 》唱片封面的解讀。

The Chemical Brothers 的第九張錄音室專輯《 No Geography 》

況且 The Chemical Brothers 的每一張專輯都是一段冒險旅程,多年來仍不失其刺激與新鮮感。打從 1995 年首張專輯《 Exit Planet Dust 》把 hip hop 、 techno 、acid house 、 rare groove 、 breakbeat 、 rock 糅合出他們的電音化學配方,從而開創了 big beat 的先河,到 1997 年第二張專輯《 Dig Your Own Hole 》把其 big beat 聲音推至淋漓盡致的層次。然後 The Chemical Brothers 都一直在孜孜不息地重整與調校他們的化學配方,所涉及過的音樂元素繁多得有如恆河沙數。

The Chemical Brothers 在近十年間已有所減產但卻能更處心積慮而來,《 No Geography 》是他們繼 2015 年前作《 Born in the Echoes 》後四年來的全新專輯。《 No Geography 》背後有幾個重點:

1. 二人在錄音室設置了一個房間(他們稱之為 a studio within a studio ),回到早年製作音樂的狹窄空間,並把《 Exit Planet Dust 》和《 Dig Your Own Hole 》時期封塵已久、擱置了20多年的硬件電子合成器如 Akai sampler 翻出來灌錄新曲目,因為他們認為「科技的局限是能夠帶來靈感」。

2. 《 No Geography 》被視為他們自1999年專輯《 Surrender 》以來最為派對舞池風格的專輯。

3. 去年是 acid house 全面爆發的30週年,而在《 No Geography 》裡可尋見不少 acid house 的薰陶;而今次他們也重投 sample-based 的創作方針。

4. 當年 acid house / rave的背景,是年輕一代對社會的逃避與自我放縱,所謂的 Second Summer of Love 也是回應 60 年代的嬉皮士與迷幻音樂運動;而《 No Geography 》的背景,是 Donald Trump 與「脫歐」( Brexit )的時代,而 The Chemical Brothers 所祭出也是一種令人狂喜的 psychedelic 迷幻音樂。

The Chemical Brothers 的每一張專輯都是一段冒險旅程,孜孜不息地重整與調校他們的化學配方。(攝影: Hamish Brown )

《 No Geography 》的開場曲〈 Eve of Destruction 〉帶來挪威年輕女唱作人 Aurora 及日本 rapper Nene 獻聲,釋放出是 rave 舞曲的狂喜感,又有如〈 Hey Boy Hey Girl 〉的舞池動能。

去年秋天先釋出的先行單曲〈 Free Yourself 〉,抑或今年年初發表的第二首單曲〈 MAH 〉(即 Mad as Hell ) , acid house 的血脈乃不言而喻, acidic 迷幻電聲是多麼大剌剌地風馳電掣而來。而前者的 mv 以貨倉裡的機械人得以大解放、舉行派對,也是相對於 acid house / Second Summer of Love 年代盛行的非法貨倉派對( warehouse party ) 。

今次 The Chemical Brothers 並沒有太多客席歌手,在 sample-based 的大前提下,他們就通過人聲 sample 來帶出其音樂訊息。〈 Got To Keep On 〉取樣自 Peter Brown 的 1977 年〈 Dance With Me 〉,有著流麗美好的 disco-funk 底蘊 ,歌曲的 mv 再次由曾為他們拍攝過〈 Let Forever Be 〉、〈 Star Guitar 〉 、〈 Go 〉的法國導演 Michel Gondry 執導而成為一時佳話,看似尋常的跳舞  battle 場面,卻大玩耐人尋味的肢體扭曲感效果。

新單曲〈 We've Got To Try 〉則取樣了 The Hallelujah Chorus 的〈 I've Got to Find a Way 〉,霸氣的 soulful 人聲遇上 acidic 迷幻電聲,也是很 rave 的曲目。其 mv 是一個狗狗被訓練駕駛跑車到擔任太空船駕駛員,最後為逃避人類企圖對牠人道毀滅,出走地球,在宇宙成立狗星球的故事。

此外,〈 Bango 〉從 disco / Latin 音樂肌理綻放出強大的舞池張力,主題曲〈 No Geography 〉來得 synth 聲橫流而有著一股歐陸電子音樂風,結尾曲〈 Catch Me I'm Falling 〉是 The Chemical Brothers 的唯美電幻慢歌,那把女聲是取樣自《 Further 》專輯合作過的美國女唱作歌手 Stephanie Dosen 。

The Chemical Brothers 錄音室專輯圖集:

+4
+3
+2

巴黎聖母院火災損毀 巨型管風琴逃過一劫有冇計?

【Sónar 圖集】park hye jin 黑衣來襲 Thundercat 比卡超加持

Kurt Cobain 逝世一週 Courtney Love 懷喪夫之痛出版 Hole 專輯

【專訪】 Thundercat 從貓經講到音樂經 (多萌爆貓圖 貓奴慎入)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