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後煙 】Kraftwerk 3D香港站:投映機短暫失靈 仍然勁興奮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Kraftwerk 在今次的演出有點小意外,投映機短暫失靈,但反而令演出更有了人性,因為筆者之前以為整個演出都是播放的~一眾粉絲盛裝出席演出,他們又點睇? (攝影: Moment Hung )

先重溫 Kraftwerk 3D香港站 演出實況 (照片由主辦單位 LIVE NATION 提供) :

+31
+30
+29

菲菲 和 Dennis 是從台灣來看 Kraftwerk ,Dennis 在台灣經營「個體戶唱片店」。

Dennnis : 台北之前做過,我們沒有去,今天香港場的聲音很好很乾淨,但我們沒有拿到 3D 眼鏡。

音樂人 Mary Lamb Lamb ,覺得 Kraftwerk 是玩電子音樂一定要認識的祖先。

Mary Lamb Lamb :好好看!我第一次看,我站在中間無論音響和視覺效果都看得很清楚。因為我不在 Kraftwerk  那個年代成長,都是一路聽電子音樂一路去發現 Kraftwerk,都是在 YouTube 看見。我本身都是做電子音樂,覺得他們是很前輩級祖先級的電子音樂人,所以我很想從他們身上知道電子音樂是怎樣建構,他們對電子音樂有非常大的貢獻。他們每四個拍,就會有轉變,有種循序漸進的感覺,你會想去發掘細微的東西,非常有趣。

來自上海的 Lan Lan ,他的朋友告訴她,被我拍到的情侶會分手,立即驚惶失燥。

Lan Lan :超棒!我是從上海過來,第一次看。從高中開始認識 Kraftwerk ,第一首聽是 〈 Models 〉,今天最喜歡是放射能那一段!

Steve 來自杭州,02年大學時候就認識Kraftwerk。

Steve : 我第一次看,很小的時候 2002年在大學時候認識他們,因為都是地下的電子樂迷。從他們最經典幾個紅衣的那張《 The Man-Machine 》開始聽,聽那首 〈 The Model 〉,那張專輯特別棒,大學時候經常聽。 內地來香港很方便,本身想去日本場,最後決定來香港,因為他們的年紀已很大,所以一定要來看。

John 剛認識 Kraftwerk 不久,就全副造型上場。

John :第一次來!大概兩三年讀建築,阿Sir 叫我研究一下 Kraftwerk ,他們的想法很前衛,就開始聽了《The Man - Machine 》。他們做了這麼多年,仍然很震撼,成員都已經一把年紀,那時候已經想到那麼前衛的音樂,覺得很犀利!我最喜歡是《 Trans-Europe Express 》那段視覺,他們將線條和火車軌的演化做得好好,好正!

阿 Lok ,從經典音樂雜誌 音樂殖民地 時期已聽 Kraftwerk ,但覺得他們的演出還需更加與時並進。

Lok : 覺得今晚的觀眾沒有跳動,我也是第一次看他們,之前都是因為晚上要工作來不到。整個音響與視覺質素都很好,第一次他們的3D都有些驚喜。我是從雜誌 《音樂殖民地》 開始接觸 Kraftwerk ,問你死未!或者《豁達音樂天空》,忘記了,幾十年前的事。一向覺得他們是與事並進,但今晚開始覺得他們要向下一步進發。

Blue 錯過了 Kraftwerk 上次來港的演出。

Blue : 第一次來看 Kraftwerk ,都是幾年前在 Youtube 看到他們,都是從〈 Radio Activity 〉聽起,雖然今晚投映機有故障,但他們處理都很好!

演出中途投映機有小故障,停了一首歌的時間,書面立即出現特別告示,影像風格仍相當配合,非常抵死!

Norkey (左) 與 April (右) 覺得Kraftwerk 的成員已經70歲,但音樂的力量仍然很旺盛。

April : 我是從5,6年前認識他們,沒想到70年代的音樂,那麼有現代感,我每天聽他們的音樂,感覺不到成員已經 70 歲,覺得他們還在盛年的狀態,太牛B!

來自南京的MONO ,與袁智總合照,因為自小就看他的雜誌音樂殖民地。

MONO :我從音樂雜誌《音樂殖物地》認識 Kraftwerk ,我以前在電台節目也會放他們的音樂,我在江蘇廣播電台有個節目,當時在中國大陸是第二個關於電子音樂的節目叫《Ravepar Time》,那時是1997年。我在南京有一個小的 club 叫「Mono House」,用了那時英國 trip hop 的樂隊 Mono 的名字。

同事宋文的黃色單車戰衣給了 Kraftwerk 簽名,但相片走了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