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本新浪潮 #1 】SLAM DUNK 外湘南的驕傲 Suchmos 橫濱的野望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神奈川湘南地區,曾經有隊令全世界熱血的藍球隊,望著鎌倉高校前海岸的列車軌,各位都會自帶 BGM 〈 君が好きだと叫びたい 〉,但往後世界認知神奈川的聲音,還有 Suchmos 。

這是筆者對於湘南的認知,到處都是 SLAM DUNK 的名場境。 ( 網上圖片 及SLAM DUNK 動畫截圖 )

一班經常出來 chill 的朋友,一起去逛唱片店,既然音樂喜好也相近,不如就組一隊樂隊 Suchmos  。一起玩音樂前,Suchmos 一班兄弟經常在鼓手 OK 的家看 YouTube 和跳舞,共同沉迷在 Jamiroquai 及 D’Angelo 的音樂,研究他們的根源,亦毫不忌諱 Suchmos 的音樂,流著他們的血液。

Suchmos IG影片雜錦,「 friend 到打 band 」 係有根據:

Suchmo (低音結他手HSU、鍵琴手TAIHEI、主音YONCE、結他手TAIKING、鼓手OK、鍵琴手TAIHEI、DJ成員KCEE)

Suchmos 主音 YONCE 所喜愛的專輯,Jamiroquai 《 Travelling without moving 》 和 Maroon 5 《 Songs About Jane 》。

Suchmos 的名字來源偉大的 jazz 音樂人 Louis Armstrong ,他的別名叫做「 Satchmo 」。當時樂隊接了第一場演出,但還未認真想過團名,有日他們在工作室聽到 Satchmo 的歌 ,就因為名字好聽就叫作了「 Suchmos  」,同時要承繼 Louis Armstrong 作為音樂先鋒的精神。

唱到街知巷聞的 〈 STAY TUNE 〉,mv 當中的灰色既科幻的場境,會令人聯想起 Jamiroquai 〈 Virtual Insanity 〉:

其實 Suchmos  主唱 YONCE 台風蠻似 Louis Armstrong  (哈哈):

被形容為 acid jazz 、 hip hop風格的 Suchmos ,這些都只是形容詞,他們做的是當下最感興趣的音樂,亦曾笑言可能會推出 rock n roll 的歌曲,只要隊員想做就會去做,當下能否做好才是重點。

作為起步點, 2015年推出 《 THE BAY 》時,樂隊已有目標要在家鄉的橫濱棒球場 ( Yokohama Stadium) 舉行演出 (像是香港歌手一定要衝紅館) ,還有要食到好的牛扒 (現在發大財,食多少也可!)。到現在 2019 年,橫濱體育館的夢即將於 9月8 成真。

在 2015 年的訪問之中, Suchmos 表示最大的目標是要做 Glastonbury 音樂節的headline。( SPACE SHOWER NEWS 訪問片段截圖 )

他們下一個要追的就是成為 Glastonbury 音樂節的 headline 和 Jamiroquai 的成員一同演出 ,Suchmos 當時說要賺夠 100 億日元才請得到神人出山,還要先和 Stuart Zender 打好關係,然後去Toby 的工作室,打個電話給 D-Zine ,又要等 Katz 有空,先請他去度假,最後才聯絡 Jay Kay。Suchmos 兄弟的感情真的好好,說垃圾話也可以這樣詳盡。

歷來Suchmos參與過的音樂節,希望他們不斷向上進發吧:

+2

重溫 Suchmos 來 Clockenflap 時,扭耳仔的專訪:

【專訪】 Suchmos 香港初體驗:在街上遇見樂迷也是會打招呼的!​

上年 2018年 11月,Suchmos 與二萬五千人樂迷稱霸橫濱體育館 ( Yokohama ARENA ),更宣布將於 橫濱棒球場 專場的喜訊:

歷年 Suchmos 的專輯:

2015 年 《 THE BAY 》 ,被 Apple Music 選為 Apple Music Best of 2015 中的最佳新人,以 acid jazz 風格為主調,摩登味的紐約 jazz風的〈YMM〉,以電子鍵琴編曲、充滿未來感的〈 GAGA 〉,以及在〈 S.G.S 〉中你可以聽到像 Kraftwerk 合成器出來的人聲。在夜色之下,前往夜店或玩完回家的步伐和節奏,就是 Suchmos 帶出來的氣氛。

2017 《 The Kids 》,談的主要是慾望,不同的經歷上有甚麼值得追求,訴說著 Suchmos 的經歷,遇到不論開心與否的事。專輯售量更是驚人的成績,當時以 74757 張拿下了 Oricon 周榜第二,雖然過不到第一名的 AKB48,但已確定了 Suchmos 在主流層面上的地位。

2018 《 The Ashtray 》帶出的是我們該如何生活。我們現在經常被社會所拘束,放棄了很多個人的原則和理想,所以我們要做回自己。當中〈 808 〉的mv 專程到香港取景,另外 日本 NHK 世界盃主題曲 〈 VOLT-AGE 〉,更帶他們初次登上「紅白」,大放異彩的一年。

最新的 2019 《 The Anymal 》,名字原於動物 ANIMAL 的發音,因為人也是動物,且形形色色。《 The Anymal  》就是六隻野生動物一起創作,一起嘶吼的概念。整張專輯沒有從前的明快急速的步伐,是想要沉澱下來的感覺,迷幻、 lo - fi 、低迴,重新檢視自我,煩惱著未來的去向。

作品〈 In The Zoo 〉更長達八分鐘,主音 YONCE 在訪問中說過 〈 In The Zoo 〉 是他們運用時間的方法,一般人生活非常忙碌,只要錯過一班車,就會行程大亂,而音樂人就會因靈感到,立即把握當下的情緒埋頭創作,其他東西都不用理會。對於時間和步伐,他們有自己的節奏,花時間在這段八分鐘的創作,是他們覺得很棒的事。

Suchmos 將於6月再度襲港,香港更是亞州巡迴的第一站。 ( 圖片來源: Suchmos tiwtter)

Suchmos 六月二日 再度襲港,主辦 Suchmos 香港站的 NEON LIT MUSIC ,聯合其他本地廠牌HIDDEN AGENDA、 Domiproduction 島米制作以及 The VOID NOIZE 推出合作企劃,持有 Regallily × Helsinki Lambda 門票,可以免費欣賞 Coldrain 、 Buddhistson 、 Gym and Swim、Suchmos、Motorama 、The KVB,其中一場演出,詳情在連結。 Suchmos 因為一齊聽歌買碟睇show而認識,希望大家都可以從中認識到「 friend到打band 」的朋友。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