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ur Rós 冰島後搖滾的「 Ágætis byrjun 一個美好開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1999年,冰島雷克雅未克 post-rock 樂團 Sigur Rós 出版了第二張專輯《 Ágætis byrjun 》,是他們猶如脫胎換骨而來的奠定性轉捩點專輯——樹立起樂隊別樹一幟的標誌性唯美空靈後搖滾聲音,祭出是如斯縈繞心頭、令人屏息的夢幻樂韻,勾勒出一份避世出塵的大自然秀靈氣,緩慢朦朧而又有著幽悒慘白之美;同時亦讓他們衝出冰島本土、踏足國際音樂市場並取得重大的商業成就。

20年前,來自冰島雷克雅未克的 post-rock 樂團 Sigur Rós 在1999年6月12日於當地獨立廠牌 Smekkleysa (又名 Bad Taste )旗下出版了其第二張專輯《 Ágætis byrjun 》。縱使絕許多樂迷認識到 Sigur Rós 這個名字,都是在14個月之後,當《 Ágætis byrjun 》於2000年8月交由英國獨立廠牌 Fat Cat Records 作國際性發行的時候。也是何解《 Ágætis byrjun 》亦被視為2000年專輯、抑或是2000年代/21世紀的作品。但正確而言,如今已是 Sigur Rós 這張成名作專輯的面世20週年紀念。

當年冰島的日出與 Sigur Rós 。(互聯網圖片)

《 Ágætis byrjun 》跟 Sigur Rós 的1997年首張專輯《 Vox 》相隔了兩個年頭,然而這是他們猶如脫胎換骨而來。無論是在音樂上抑或商業上,《 Ágætis byrjun 》正是一張 Sigur Rós 的奠定性轉捩點專輯,得以樹立起樂隊別樹一幟的標誌性唯美空靈 post-rock 聲音,同時亦讓他們衝出冰島本土、踏足國際音樂市場並取得重大的商業成就——本已是冰島的多星期冠軍專輯,然後全球售出超過50萬張、奪得2001年首屆《 Shortlist Music Prize 》大獎。正如唱片名字《 Ágætis byrjun 》在冰島語的意思:a good beginning (一個美好的開始),為 Sigur Rós 帶來好兆頭。

點擊下圖看各官方及非官方的單曲封面:

Sigur Rós 本是在1999年6月12日於冰島當地獨立廠牌 Smekkleysa旗下出版的第二張專輯《 Ágætis byrjun 》,之後於2000年8月由英國獨立廠牌 Fat Cat Records 作國際性發行而公諸於世。

忘不了當年聽到《 Ágætis byrjun 》(我也是到2000年才認識他們)之驚為天人感覺。 Sigur Rós 的後搖滾音樂,是如斯縈繞心頭、令人屏息,勾勒出一份避世出塵的大自然秀靈氣,緩慢朦朧而又有著幽悒慘白之美,來得詩情畫意;人稱 Jónsi 的主唱 Jón Þór Birgisson 之冰島語及他自創 Hopelandic 語的孤高假音演繹是那麼吹彈可破,還有他的大提琴式結他拉奏 droning ,都是開創出一種 Sigur Rós 式新音樂風格。

無疑,由創團成員 Jónsi 、 Georg Hólm (低音結他) 和 Ágúst Ævar Gunnarsson (鼓)以三人樂隊陣容灌錄的首張專輯《 Vox 》(出版當年在冰島只有售出313張),所帶來的氛圍化 post-rock / ambient rock 作品仍是 Sigur Rós 的摸索階段。隨著鍵琴手 Kjartan Sveinsson 的加入讓樂隊拓展成四人姿態,他們的音樂不獨多了他一手幽美而孤寂之琴音,而且在英國製作人 Ken Thmoas 擔任唱片監製下,《 Ágætis byrjun 》也見證到 Sigur Rós 的音樂已突飛猛進地提昇到另一層次( Jónsi 說過 Ken Thomas 讓他們學懂了音樂是關於感覺與氣氛而多於一切),加上室樂式管弦樂伴奏、合唱團唱和,為 Sigur Rós 的聲音添上一份華麗氣息。而灌錄完《 Ágætis byrjun 》後,Ágúst Ævar Gunnarsson 亦告退出而第二代鼓手 Orri Páll Dýrason 加入, Sigur Rós 的經典四人陣容也是在1999年出現。

《 Ágætis byrjun 》專輯的一分多鐘無題序曲已夠引人入勝,當切入十分鐘的單曲〈 Svefn-g-englar 〉之前奏一響起,空氣在一下子也被凝聚下來,那份淒美與悲鳴,已能夠叫人聽得掉淚;當歌曲在下半部分的情緒湧現時,是多麼的懾人心魄。這首 Sigur Rós 的後搖滾神曲的名字,即「夢遊天使」的意思,而 Sigur Rós 也彷彿是一群從天而降的天使;歌曲由 August Jacobsson 執導的 mv之天使們由一眾冰島的唐氏綜合症男女主演,更看得叫人動容。此曲的另一典故,是出現在由 Tom Cruise 主演的2001年 Cameron Crowe 電影《 Vanilla Sky 魂離情外天》之電影原聲專輯內。

來自《 Ágætis byrjun 》的另一經典單曲,是由 avant-garde 式銅管樂帶出的〈 Ný batterí 〉,隨著鼓擊的響起,歌曲是那麼扣人心弦而來。

再說〈 Starálfur 〉的思古幽情、〈 Flugufrelsarinn 〉的迷魂氛圍、〈 Hjartað hamast (bamm bamm bamm) 〉的迷幻音樂與古典搖滾底蘊、〈 Olsen Olsen 〉那懾人的 bassline 、〈 Viðrar vel til loftárása 〉的電影感,都可以把大家的心靈融化。

《 Ágætis byrjun 》面世20週年,Sigur Rós 也釋出了當時歌的現場演出及 demo 曲目。

《 Ágætis byrjun 》專輯名字及一眾曲目如何發音?可以參考 Pitchfork 這條五分鐘 Liner Notes 影片。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