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電影 《 Yesterday 》: 聽 The Beatles 都是善良的? (劇透)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選擇性失聰】我在Danny Boyle電影《 Yesterday 緣來自昨天》裡看到「有歌給你抄襲,你抄不抄?」的點子,就像我小時候常想到:如果可以給你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你會去做一些不道德的事嗎?主角 Jack Malik 瞞天過海把披頭四的歌曲「據為己有」,當作自己的原創,已不只是「抄歌」那麼簡單。在那個「沒有 The Beatles 的世界」,不但他的 The Beatles 唱片收藏全都消失了,也不會搜尋到任何披頭四歌曲的錄音、樂譜與歌詞作對照,所以他是單憑個人記憶來「背默」出數十首 The Beatles 的名曲。

在這個亂世時代,先睹為快地看了英國導演 Danny Boyle 電影《 Yesterday 緣來自昨天》,那竟然給我看到點點正能量而為之舒懷。

《 Yesterday 》的預告片早在今年2月已釋岀,大家都知道,故事是講述由 Himesh Patel 飾演一位居於英國修福郡沿岸小鎮洛斯托夫特(Lowestoft)、鬱鬱不得志的唱作歌手 Jack Malik,有一晚全球大停電,令他遇上車禍昏迷,康復後他發現史上最偉大的神級樂隊 The Beatles 已經「被消失」了,全世界都對他們一無所知,「披頭四」的一切就彷彿被刪除得一乾二淨,而他就是世上唯一懂得 The Beatles 家傳戶曉金曲的音樂人。於是 Jack 實行瞞天過海,把 The Beatles 的音樂「據為己有」,一下子他就成為了能夠譜出偉大流行音樂的驚為天人唱作鬼才,隨即嶄露頭角備受注目,繼而遇上 Ed Sheeran 這位伯樂, Jack 就是通過「重塑」一首又一首 The Beatles 歌曲而踏上得以名成利就的音樂巨星之路。

《 Yesterday 緣來自昨天》男主角 Himesh Patel 與導演 Danny Boyle。(圖片提供: Universal Pictures )

在這個奇想式題材以及 The Beatles 的音樂情懷背後,《 Yesterday 》是一齣關於 Jack Malik 跟 Lily James 飾演的青梅竹馬好友兼經理人 Ellie Appleton之愛情喜劇電影,調子輕鬆、笑中有淚而又有著英式的幽默。以《 Trainspotting 迷幻列車》、《 28 Days Later 28日後》、《 Slumdog Millionaire 一百萬零一夜》享負盛名的 Danny Boyle ,《 Yesterday 》就來得較接近1997年《 A Life Less Ordinary 標心者》的浪漫黑色喜劇路線。

沒有 The Beatles 的世界可以怎麼不一樣?片中告訴大家因為沒有 The Beatles ,所以也沒有 Oasis ;也因為沒有 The Beatles ,所以 John Lennon 也不用英年早逝,可以活到70多歲、過著不吃人間煙火的生活。

《 Yesterday 》的電影原聲專輯收錄電影裡的歌曲片段、 Daniel Pemberton 的配樂,而那些注明來自《 One Man Only 》專輯的歌曲,那即是電影裡 Jack Malik 所灌錄的錄音室專輯。

身為樂評人,在《 Yesterday 》的喜劇調子下我看到最大笑點就是對音樂工業/唱片工業的冷嘲熱諷,喜劇演員 Kate McKinnon演活了拜金主義的美國(荷里活那種)金牌經理人 Debra Hamme ;那幕在唱片公司總部會議室舉行的專輯發佈大會(集合唱片公司高層及世界各區 regional 同事)亦富有相當諷刺意味。

另一方面,我也在《 Yesterday 》裡看到「有歌給你抄襲,你抄不抄?」的點子。就像我小時候常想到:如果可以給你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比如你變成了隱形人),你會去做一些不道德的事嗎?

Jack Malik 拿 The Beatles 的歌曲當作自己的原創,已不只是「抄歌」那麼簡單。在那個「沒有 The Beatles 的世界」,不但他的 The Beatles 唱片收藏全都消失了,也不會搜尋到任何披頭四歌曲的錄音、樂譜與歌詞作對照,所以他是單憑個人記憶來「背默」出數十首 The Beatles 的名曲,有幾首如《 Eleanor Rigby 》、《 Penny Lane 》、《 Strawberry Fields Forever 》等,他都老是搞不清楚某部分的歌詞,要飛去利物浦作 fact check。要說是抄襲,這就是高層次的抄。

而在《 Yesterday 》裡可見, Jack Malik 並不是把 The Beatles的歌曲來偷天換日地改編,而是想原原本本地玩出來,因為他相信 The Beatles 的就是最好的不朽經典,所以當 Ed Sheeran 建意他把《 Hey Jude 》的「 Hey Jude 」唱成「 Hey dude 」他也有所抗拒。

+5
+4
+3

起初 Jack 也是把 The Beatles 的歌曲「據為己有」得很過癮,但沒有甚麼機心的他,卻漸漸開始對自己瞞騙大眾的慌言感到於心有愧,擔驚受怕有一天 Paul McCartney 與 Ringo Starr 會走出來指控他,亦發現世上仍對 The Beatles 有記憶原來不獨只有他一人。當他為其首張專輯《 One Man Only 》在一家海邊酒吧天台舉行宣傳表演時(向 The Beatles 的1969年天台音樂會致敬),內心抑壓的他一出場所唱出的,正是當年 John Lennon 飽受成名壓力下所寫成的宣泄「叫救命歌」《 Help! 》,來個大搖大滾重型版本。

最終Jack在一個溫布萊球場的大型音樂會上從實招來說出真相,他也如釋重負。還有那兩位對 The Beatles 有記憶的中年樂迷看來神神秘秘,但他們不是要對 Jack 「篤灰」舉報,而是好感恩 Jack在那個「沒有 The Beatles 的世界」能把披頭四的歌曲傳承下去。 Danny Boyle 就好比要告訴大家聽 The Beatles 的人都是善良的。

又想起那個音樂資訊有限的年代,有些音樂創作人發現了一些相信沒有太多人聽過的冷門好歌,持住「呢度都無人識㗎喇」而拿來抄襲。那已不獨是用來作 reference 、模仿一下其曲式,抑或歌曲前奏有點相似、 chorus 調子怎樣雷同,甚至是肆無忌憚地去抄,加加減減一下就變成自己歌。近十多年來,這個情況已大大地減少了,因為現在人人都可以 fact check ,監察著樂壇。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