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聽過他們嗎?消失於空氣中的樂隊 - 來自英國雷丁的 Saloon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就這樣人生走到 2020 年,雖然 20 年前自己做了甚麼、說了甚麼都不太記得,但買過的 CD、聽過的歌總會記得。今日要分享一下的是在 17 年前聽過的樂隊 —— 來自英國雷丁的 indie pop 樂隊 Saloon,和重溫一下這隊只有短短 7 年時光、現在消失於空氣之中的樂隊的作品和專輯。Talk about「 one hit wonder 」?Saloon 都可以說是頗有代表性,當年還要是 John Peel 的 BBC Radio 1 Show 中 Festive 50 的首位呢。

又回到 23 年前 —— 1997 年,低音結他手 Adam Cresswell 與鼓手 Michael Smoughton、中提琴手 Alison Cotton、結他手 Matt Ashton 和女主音 Amanda Gomez 幾位都是在雷丁( Reading )生活的年輕人組成了樂隊 Saloon。他們透過幾間獨立廠牌推出過不少 7 吋單曲,有《 Shopping 》、《 Electron 》、《 Have You Seen The Light 》等,不過最令人深印象的,是單曲《 Girls Are The New Boys 》。

Saloon 的歌曲更早在 1999 年就受到著名的音樂電台 DJ John Peel 的欣賞,在他的節目時段首次播出,以下的《 Have You Seen The Light 》可以聽到 John Peel 的聲音呢。

歌曲《 Impact 》先在 2001 年由 John Peel 節目的聽眾投票選出來的「 Festive 50  」中位列 12 位《 Girls Are The New Boys 》 更在 2002 年成為該排名榜的首名,雖然期後鬧出了種票風波,但無損 John Peel 對他們的熱愛,Saloon 在 2001 年至 2003 年曾三次獲邀到 Peel’s Sessions 的現場演出。

Saloon 在一鳴驚人後,用了年半時間去完成樂隊首張專輯《 (This is) What We Call Progress 》。收錄了多首全新的歌曲,如《 Bicycle Thieves 》、《 My Everyday Silver Is Plastic 》、《 Make it Soft 》等。當中作品利用不少合成器,節奏上有很濃 Krautrock 元素,又加上 Amanda Gomez 很夢幻的聲線,感覺他們有如平行時空的 Broadcast 或是 Stereolab。甚至有如樂隊在太空無際的空間中演出一樣。

一年之後,第二張專輯《 If We Meet in the Future 》也發表了,細心聽的話,會發現 Saloon 開始變得更 shoegazing / dream-pop 了,旋律來得更豐富,Gomez 的聲線更有味道。很記得之前想在 YouTube 找回 Saloon 的歌曲很難,但近年有樂迷終於也上載了他們的歌曲,可以在此分享。(當然找到 CD 的話一定要買!)《 If We Meet in the Future 》中,第一曲《 Vesuvius 》好像成為首張專輯《 (This is) What We Call Progress 》的轉折點一樣,像是讓樂迷打開另一道門,由 Krautrock 進入 dream-pop 的境界。《 Kaspian 》、《 The Good Life 》和《 Intimacy 》都是旋律豐富的歌曲

第二曲《 Absence 》正正是聽著 Saloon 變得不同的曲目,用結他的編曲比電子合成器更多,也可以聽到了專輯的名稱在歌詞中出現。

不過說到個人最喜歡的一首,都是專輯的最後一曲《 I Could Have Loved A Tyrant 》,可以說是專輯中的 ballad,也同時是樂隊最後一首歌曲了。

然後?然後就沒有了。Saloon 在 2004 年無聲無息地解散了,原因只有天知地知他們知,成員也好像在空氣之中消失了似的...

沒可能吧?不是被外星人擄走的話,總會找到他們點點事跡吧?也是有的。在網上找了找,看到中提琴手 Alison 仍有創作,除了組成過 The Left Outsides 外,也在去年 10 月推出了個人專輯;Matt Ashton 則在樂隊 The Leaf Library 續玩音樂;Adam Cresswell 則疑似在 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擔任 research team 成員(看 Gallery ):

也有悲劇一幕,Michael Smoughton 在 2010 年於加拿大 road trip 時及生交通意外,與他的妻子 Sara 一同離世。

但... 還有女主音 Amanda Gomez 呢?不好意思真的找不到她的近照,連她在 Saloon 解散後去了哪裡做了甚麼都好像不太知道... 也只能向她說: If we meet in the future…

1998 年我聽了 Sixpence None the Richer 的《 Kiss Me 》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