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eche Mode 的1990年歷史性專輯《 Violator 》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Depeche Mode的第七張專輯《 Violator 》面世30週年。當年叫「 DM 粉」望穿秋水而來的專輯,正標誌著他們在80年代與90年代之間的一個重大分水嶺,是 DM 整個音樂歷程上最重要與最具歷史性的專輯。其高瞻遠矚意義,那不但預視了日後DM的音樂大方向,更得以影響著90年代的音樂發展。

如果說英倫電音班霸 Depeche Mode 在1989年出版的現場演出雙專輯《 101 》以及由 D. A. Pennebaker 執導的同名美國巡演紀錄片,是猶如對他們整個80年代音樂生涯作總結的話。那麼踏入90年代初葉,在1990年3月19日面世的第七張專輯《 Violator 》,正彰顯出樂隊要洗心革面地締造蛻變,建立起 DM 在90年代這個新紀元的嶄新聲音。

Depeche Mode: Dave Gahan 、 Andrew Fletcher 、 Martin Gore 和 Alan Wilder (攝影: Anton Corbijn )

《 Violator 》是Depeche Mode 繼1987年前作《 Music for the Masses 》後睽違三年的全新專輯,對比起他們在80年代只隔一年至一年多出版一張錄音室專輯之頻率密度,《 Violator 》在當年絕對是叫「 DM 粉」望穿秋水而來。

毋庸置疑,《 Violator 》是Depeche Mode整個音樂歷程上最重要與最具歷史性的專輯,樂隊的登峰造極之作。延續著《 Music for the Masses Tour 》在美國市場所取得的莫大成就,致使《 Violator 》成為 DM 首張登上美國 Billboard 排行榜十大位置的專輯(進佔第七位),締造他們在商業上的另一大突破,成為 DM 歷來在全球最暢銷的專輯。與此同時,在1990年發行的《 Violator 》,乃標誌著 DM 在80年代音樂與90年代音樂之間的一個重大分水嶺的劃時代專輯。

站在那個承接芝加哥 acid house 與底特律 techno 爆發, indie-dance 、 dance-rock 、 industrial rock 運動在蠢蠢欲動的年頭, Depeche Mode 的《 Violator 》毋庸置疑是具有高瞻遠矚意義的作品,得以影響著90年代的音樂發展。

Depeche Mode 在1990年3月19日發行的第七張專輯《 Violator 》,正標誌著他們在80年代音樂與90年代音樂之間的一個重要分水嶺。

當樂隊為《 Violator 》進行籌備的時候,由於這將會是 DM 邁進90年代的第一張專輯,所以他們也嘗試履行跟以往為之不一樣的創作方針,以擺脫80年代音樂的框架、走出過去他們合作公式的舒適區。比如創作主腦 Martin Gore 按照隊友 Alan Wilder 的意見,讓其歌曲 demo 都只有配以簡單的結他或鍵琴而來,從而到編曲時大家有更多的創作空間;作為一隊電音樂團,這次 DM 的歌曲也不獨是只有建基於電音 sequence 程序而來,而且也首次採用 breaks ‘n’ samples 的製作,以及 drum loops 的運用;歐陸電子音樂的基因之外,亦吸納著美國 Detroit techno 的新衝擊;走出 MIDI 紀元的修飾渾圓電音製作,當時 DM 亦重拾回那種原始而 solid 的 analogue 電音音質;更重要的是,這是 DM 首次正式吸納著美國藍調音樂的薰陶,以及呈現出 techno rock 組態的端倪,那都是預視了日後DM的音樂大方向。

《 Violator 》的幕後功臣,唱片監製 Flood 固然功不可沒(其電氣搖滾風製作也自此不徑而走),也要知道混音師是法國製作人 François Kevorkian ,他曾為 Kraftwerk 的1986年專輯《 Electric Café 》操刀混音,那種立體感電音聲響設計也得以在《 Violator 》裡尋見。而 Anton Corbijn 為他們拍攝的一系列音樂錄像,亦同樣叫大家津津樂道。

+3
+2

頭炮單曲《 Personal Jesus 》早在1989年8月底已發行,一首建基於藍調結他riff 及藍調節奏上的 techno rock 舞曲,美國根源得來又有著無與倫比的電音舞曲舞池動能, Dave Gahan 唱得型格又銷魂,對當年的 DM 來說毋庸置疑是一個莫大的突破。在1989至1990年間,每當此曲在香港的 Canton Disco 一播出,便會在舞池出現全場跟著節拍「揼地」的場面。這首 DM 的神曲,後來連美國 gothic 邪神 Marilyn Manson 也有翻玩過。

在《 Violator 》面世前帶來的先行單曲《 Enjoy the Silence 》, DM 也重投歐陸式電音流行曲風格, Martin Gore 筆下的此曲本是一首 ballad 慢歌來,但在 Alan Wilder 編曲下卻配以快板的電音節拍。而此曲由 Anton Corbijn 執導、取材自聖修伯里( Antoine de Saint-Exupéry )的1943年小說《 Le Petit Prince 小王子》、 Dave Gahan 穿著皇帝服與帶著椅子通山走的 mv ,亦同屬經典。

專輯開場曲兼第三張單曲《 World in My Eyes 》亦同樣先聲奪人,跳脫俐落的節拍跟 Nitzer Ebb 的 EBM / industrial-funk 節奏得的一脈相承,配以電幻的 sequence ,是這麼摩登而尖端的90年代電音流行曲聲音。

直於另一單曲《 Policy of Truth 》,正是 DM 的電氣搖滾之作。

《 Violator 》能夠為 DM 取得高度評價,除了其前瞻性之外,還有這是曲曲皆出色的高質專輯。由 brush 演奏之鼓擊 drum loop 牽引出來的《 Sweetest Perfection 》,是神秘而幽暗的 electro-goth 歌曲。以輕盈節拍帶出的《 Halo 》是 DM 迷一定聽得為之動容的溫婉浪漫 synth-ballad,《 Blue Dress 》是靡爛得那麼慾肉交纏。專輯結尾曲《 Clean 》的 bassline 前奏,開宗明義是取材自 Pink Floyd 的1971年器樂曲目《 One of These Days 》(來自《 Meddle 》專輯),再祭出太空感的 analogue synth 聲效、真鼓的 drum loop , DM 實行創造出他們的電音 prog rock / space rock 歌曲。

專輯裡的重點之作,還有由 Dave Gahan 與 Martin Gore 合唱《 Waiting for the Night 》。在一片夜空的風景下,這首美麗、憩靜、幽悒、昏暗的電音 ballad ,彷彿叫人置身寧靜的外太空,美得不吃人間煙火。

Radiohead 最動人的縈繞心頭專輯《 The Bends 》

搖滾變色龍 David Bowie 在1975年開創出 plastic soul 風格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