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 reverb:殘響.殘念.告別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香港 post-rock / instrumental rock 樂隊 more reverb 在上週釋出的新曲《入侵》,一方面固然是喜見他們歸位帶來新作,但另一方面卻得悉樂隊由於有成員變動而要「暫時解散」,那不禁為之若有所失。畢竟 more reverb 從來都是獨立自主的樂隊,沒有甚麼合約在身,所以來到無疾而終時,也責無旁貸地讓樂隊壽終正寢吧。況且 more reverb 無意要走下去、意興闌珊,也許亦關乎近年 post-rock 在香港的生態。

在疫情蔓延肆虐的陰霾下,藝術文化生態彷彿已遭停頓下來。所以這陣子能夠聽到有新的音樂作品面世——尤其是來自香港這塊彈丸之地的本地獨立樂隊所發表新作,總是叫人感到相當慰藉的事。然而當 post-rock / instrumental rock 樂隊 more reverb 在上星期釋出新曲《入侵》時,心情卻有點複雜:一方面固然是喜見他們歸位帶來新曲,但另一方面卻得悉樂隊由於有成員變動而要「暫時解散」,那不禁為之若有所失。

屈指一算,上次 more reverb 的現場演出,已是2019年3月聯同 tfvsjs 和 Naked and lay 共三隊彼此惺惺相惜的香港 post-rock / instrumental rock 獨立樂隊,在旺角麥花臣場館共演一場 d&b Soundscape 系統360度空間音樂會。那剛好是一年前的事。

一不離二, more reverb 就是繼在2月初宣佈要告一段落的 Stranded Whale 後,另一在這個瘟疫之春下作出休團決定的本地獨立樂隊。

之不過, more reverb 也並非第一次作出休團的決定。回到2013年5月,當時成軍才兩年 more reverb 在其Facebook專頁上狠狠地發表「 This band is dead 」聲明,宣佈樂隊解散。當時以為他們那只有是一隊曇花一現的本地 post-rock 樂團吧,誰不知相隔三年後, more reverb 乃在2016年「復活」。因此自2016年以降的 more reverb ,也是他們的2.0時期。而我喜愛的也是 more reverb 2.0 。

毋庸置疑,「復活」後的 more reverb 乃得以重整旗鼓而來,那時除了本來的成員阿亨( Haang )、力信( Shun )、瑋洛( Morris ) 之外,還有新加入的 Jonathan 和黃進,而先拓展成一行五人,樂隊的合作間已再沒有限制各成員使用的樂器,從而令到他們在作曲配器時能夠有更大的彈性, more reverb 的音樂也開始發生蛻變。

more reverb 在2016年夏天首屆本地薑音樂節《 wow and flutter The Weekend 》的「九龍台」演出。(攝影:袁智聰)

而2016年夏天首屆本地薑音樂節《 wow and flutter The Weekend 》舉行,我為「九龍台」擔任策展人,於是我也邀請了重出江湖的 more reverb 參演,讓我正式跟他們結緣(之前我只是在台下看1.0時期的他們演出的觀眾)。話說當我向 more reverb問及 technical rider 時,他們除了音響器材的東西外還有一個要求:樂隊可以帶自己的燈光師嗎?但我明明是安排了他們在下年四點半演出,仲夏的這個時段仍日光日白,甚麼燈光設計都不能發揮於一個戶外音樂節的白天時段吧。最終他們也沒有用到自己的燈光師,而那是我還尚未洞悉到 more reverb 2.0 跟視覺的關係。

然後 more reverb 趕及在2016年底出版專輯《 lay down and mosh 》,那基本上是以阿亨、力信和瑋洛的三人樂隊陣容灌錄,再加以 Jonathan 和黃進為部分歌曲伴奏。繼而樂隊在2017年2月於 Hidden Agenda 4.0 舉行的專輯發佈音樂會,看到是貓仔加入後的六人編制,也是 more reverb 2.0 的完全體。叫我驚豔是在音樂會上半部玩出《 lay down and mosh 》的歌曲後,下半部分他們再玩出一批新歌,這正是叫我為趨之若鶩的脫胎換骨 more reverb 2.0 新聲音。那一刻,我已決定會再找他們在我策展的第二屆《 wow and flutter The Weekend 》「九龍台」表演。

more reverb 在2017年夏天本地薑音樂節《 wow and flutter The Weekend 》的「九龍台」星期六晚壓軸演出,跟 LMF 打對台。(攝影:袁智聰)

結果,2017年的《 wow and flutter The Weekend 》, more reverb 是「九龍台」的星期六晚壓軸,而星期日晚壓軸則是 tfvsjs ,以履行我把 instrumental rock 樂隊作 headliners 的理念。當晚 more reverb 的演出也很精采,他們有專人負責的燈光與視頻也得宜,美中不足是其表演的下半部分,都給「香港台」的大團 LMF 傳來之熱烈聲浪蓋過了。

誠然,這幾年間我都在期待著 more reverb 繼《 lay down and mosh 》之後的第二張專輯面世,真正屬於 more reverb 2.0 的專輯。可惜專輯尚未完成,樂隊已先走到盡頭。

看成員黃進為《入侵》所發表的 Facebook post 之描寫:「疫情完全冇阻礙 more reverb 嘅計劃,因為呢班人根本就冇諗住見對方,連喺 What’sApp 講多句都會開始嘈交。但我好慶幸同呢班人出過大大小小嘅 show,搬到隻狗咁返 band 房然後又幾個月放棄音樂唔講嘢。」所說的,就是 more reverb 所進入的貌合神離狀況。然後便停頓了下來,各人各有音樂發展,各自修行。

畢竟 more reverb 從來都是獨立自主的樂隊,沒有甚麼合約在身。所以去到無疾而終時,也責無旁貸地讓樂隊壽終正寢吧。

況且, more reverb 無意要走下去、意興闌珊,也許亦關乎近年 post-rock 在香港的生態。縱使我相信 post-rock 是從不會過時的音樂流派,比如我在今年第一張購入的2020年實體唱片是美國麻省 post-rock 樂團 Caspian 睽違五年的全新專輯《On Circles》,而搬遷到大南街地舖的 White Noise Records ,其 post-rock 唱片 section 仍是放在當眼位置。但是在香港聽後搖滾的氣氛,已經不大如前。

香港的 post-rock scene 黃金年代,不是上世紀90年代或2000年代,而是2010年代以降,回想在 Hidden Agenda 2.0 至 3.0 年代,我們看過很多post-rock 外隊的演出,而香港的 post-rock 樂隊也蓬勃( more reverb 也是在 HA 2.0 的新樂隊表演活動平台《 Newbie Agenda 》初次啼聲走出來)。

可是來到近年,已不同日而語。上次 TTN 舉辦的 post-rock 外隊音樂會,已是2018年的 We Lost The Sea ; This Will Destroy You 本是會再來,但由於成員的健康問題而取消了去年之行,然後再重新安排過其巡演在今年的香港站,但又因為疫情而再告吹。 HA / TTN 阿和說本來今年會有多些後搖系樂隊來港,然而疫情肆虐而令場地無奈關門大吉,一切戛然而止。

《入侵》並不會是 more reverb 的最後一曲,因為他們會把 more reverb 2.0 所創作與灌錄的曲目繼續把混音完成並且發佈出來,也是黃進所說:「大家繼續口口聲聲放棄然後又抵唔住頸默默做」。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