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ike Jonze為Beastie Boys 執導別開生面的音樂故事回憶錄紀錄片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Spike Jonze 為惺惺相惜的 Beastie Boys執導現場紀錄片( live documentary ) 電影《 Beastie Boys Story 音樂野孩子》在上週於串流影視平台 Apple TV+ 上架。《 Beastie Boys Story 》是一齣非比尋常、別開生面的音樂紀錄片。配合其陳年舊照片與珍貴影片,看到不是硬要去拍攝樂隊的大頭訪問,而是現場由 Adam "Ad-Rock" Horovitz 和 Michael "Mike D" Diamond重踏舞台去娓娓道來,看到是他們與現場氣氛的互動。在舞台上的他們就像是一場 talk show 抑或是「雙人棟篤笑」,二人的旁白解說不失 Beastie Boys 玩世不恭、嬉笑怒罵的幽默生鬼本色,從年少輕狂而走到成熟階段,那不獨是在笑笑說說分享三子在30多年來的心路歷程小故事,也處處對已故手足隊友 Adam “MCA” Yauch 的真摯回憶,看得笑中有淚。

「三大男孩 / 缺一不可」——隨著身患腮腺癌及淋巴瘤的抗癌勇士 Adam “MCA” Yauch 在2012年5月4日病逝(享年47歲),餘下 Adam "Ad-Rock" Horovitz 和 Michael "Mike D" Diamond 的 Beastie Boys 也無法再合作下去,這隊美國紐約市傳奇性鐵三角也告名存實亡,不張揚地落幕。兩年之後 Ad-Rock 和 Mike D 亦公開確實:二人不會再以 Beastie Boys 名義製作音樂。畢竟三位一體的他們, MCA 在 Beastie Boys 裡的地位是無人可取替。

Beastie Boys: Michael "Mike D" Diamond 、 Adam “MCA” Yauch 和 Adam "Ad-Rock" Horovitz (圖片提供: Apple TV+ )

當 Beastie Boys 已成為 legacy , Ad-Rock 和 Mike D 仍堅守承諾沒有再以 Beastie Boys 名義做音樂抑或舉行甚麼舊歌重唱的巡演。然而他們卻在另一媒體把 Beastie Boys 的典故延續下去。先是在2018年秋天出版了他們的書本回憶錄《 Beastie Boys Book 》,同時為了配合回憶錄的面世而舉行「六晚四城」的發佈會巡演《 Beastie Boys Book: Live & Direct 》,由 Ad-Rock 和 Mike D 在舞台上現場為《 Beastie Boys Book 》現身說法。

然後,便引伸成由 Spike Jonze 為他們執導的現場紀錄片( live documentary ) 電影《 Beastie Boys Story 音樂野孩子》。影片本是要在今年3月16日於 SXSW 作全球首映,但因為新冠肺炎大流行疫情而取消,連在美國電影院的「有限上映」也要延期。影片就在上週於串流影視平台 Apple TV+ 上架。

鬼才導演 Spike Jonze 跟 Adam "Ad-Rock" Horovitz 和 Michael "Mike D" Diamond (圖片提供: Apple TV+ )

Spike Jonze 不僅是曾執導《 Being John Malkovich 玩謝麥高維治》、《 Adaptation 何必偏偏玩謝我》、《 Her 觸不到的她》等電影的鬼才導演,也是知名的音樂錄像導演,曾為 Beastie Boys 拍攝過《 Sure Shot 》及爆笑模仿70年代警匪片的《 Sabotage 》之經典 mv ,雙方本已惺惺相惜。在《 Beastie Boys Book: Live & Direct 》的現場,也是由 Spike Jonze 處理現場舞台視頻。

Spike Jonze執導下,《 Beastie Boys Story 》是一齣非比尋常、別開生面的音樂紀錄片電影。三分鐘的花絮影片引子之後,即切入其現場紀錄片模式——配合其陳年舊照片與珍貴影片,那不是硬要去拍攝樂隊成員的大頭訪問(即所謂的” Talking head “),而是現場由 Ad-Rock 和 Mike D 二人重踏舞台去娓娓道來,看到是他們與現場氣氛的互動。在舞台上的 Ad-Rock 和 Mike D ,就像是一場 talk show ,抑或是「雙人棟篤笑」。

Ad-Rock 和 Mike D 的旁白解說,不失 Beastie Boys 的玩世不恭、嬉笑怒罵、幽默反斗本色。從年少輕狂而說到成熟階段,當中那不獨是在笑笑說說分享他們三子在30多年來的心路歷程小故事,也是處處對已故手足隊友 MCA (他們把他喚作 Yauch )的真摯回憶,看得笑中有淚。

我不敢說我是 Beastie Boys 的第一代樂迷,但我卻是自他們在1986年出版首張專輯《 Licensed to Ill 》時已開始追隨這三位紐約野獸男孩,見證到他們在當年是如何平地一雷而來——《 Licensed to Ill 》歷史性地成為第一張登上 Billboard 冠軍的 hip hip rap 專輯、他們被公認為首隊舉世知名的白人hip hop樂團、觸發席捲全球的 hip hop 現象,那時平均年齡才21歲的 Beastie Boys 是多麼鋒芒畢露。然後,我也見證著 Beastie Boys 在多年來的成長與變化歷程。所以看《 Beastie Boys Story 》也特別為之動容,好比老友在分享他們的回憶故事。

Spike Jonze 執導下 Beastie Boys 的現場紀錄片《 Beastie Boys Story 》

《 Beastie Boys Story 》的野獸男孩音樂故事,由他們四位乳臭未乾的未成年少男(有一位是少女)所組成深受西岸 Bad Brians 影響的 hardcore-punk 樂隊說起,然後遇到當時仍是很新鮮的黑人 rap / hip hop 文化衝擊,令到 Beastie Boys 開始轉營,當中包括一段他們在 live gig 上仍要拿著「紙仔」上台的首次 rap 歌演出片段;遇上 Rick Rubin 和 Russell Simmons 這兩位伯樂,把 Beastie Boys 羅致其新成立 Def Jam 廠牌旗下,他們也開始致力 beats / samples / scratchs 的創作,大家熟悉的 Beastie Boys 就是這樣孕育出來。

從為 Madonna 的首個巡演《 The Virgin Tour 》(1985年)擔任暖場演出,到《 Licensed to Ill 》締造的驚人銷量, Beastie Boys 也踏進其少年得志輕狂歲月,他們也誠然要令傳媒取得注目而作出毫無顧忌的語不驚人誓不甘休 big mouth 作風。經過12個月的巡演而有感怠盡,不甘再做 Russell Simmons 的搖錢樹所以毅然離巢 Def Jam ;跟著他們從紐約市跑到洛杉磯發展,以暢銷樂隊姿態高調加盟老牌 Capital Records ,入住70年代裝修及放滿70年代服裝的荷李活 Grasshoff House 豪宅(導演 Alex Grasshoff 及其妻所擁有),在洛杉磯製作二人組 The Dust Brothers 監製下投向實驗性砌歌方針的 sample-based 第二張專輯《 Paul's Boutique 》(1989年),但因為走得太前而令這張再下一城的專輯換來慘遭滑鐵盧的銷售量。

然後 Beastie Boys 痛定思痛地遷往較便宜的地區成立了自家錄音室 G-Son ,重點是令他們「重拾樂器」,創造出猶如 mixtape 般多元的《 Check Your Head 》專輯(1992年),既是手執樂器的打真軍樂隊又是手持咪高鋒的 hip hop 組合;當他們說到《 Check Your Head 》與兩年後的《 Ill Communication 》(1994年)是「同一件事」( one thing )時,我的反應就是「這正是我一直以來的想法啊!」。踏入「三字頭」,他們在1996年回歸紐約市,回歸專輯《 Hello Nasty 》(1998年)不僅表現出其實驗性,也見到是一隊已經長大了的 Beastie Boys 。

《 Beastie Boys Story 》不是逐張專輯談的紀錄片,所以沒有著墨於《 To The 5 Boroughs 》和《Hot Sauce Committee Part Two》等後期專輯。來到影片的尾段,調子一轉,是說到他們在2009年6月為田納西州《 Bonnaroo Music Festival 》的演出,本是歡天喜地為這個音樂節表演又拍攝 footage ——然而當時沒有人想到,這會是 Beastie Boys 的最後公演,現場氣氛也沉重起來。同年7月公佈 MCA 確診腮腺癌及淋巴瘤之消息,樂團的巡演計劃隨即全面戛然而止,新專輯亦要延期出版,好讓MCA專心抗癌。

紀錄片的最末20多分鐘,是他們感性而真摯地對 MCA 的 tribute 。畢竟三人當中, MCA 是最年長的一位,是他們的老大。他早已周遊列國,更結識了達賴喇嘛、參與西藏獨立運動、策動《 Tibetan Freedom Concert 》,走得比他們更前。說到 MCA 的點滴, Ad-Rock 也哽咽起來。

也不要錯過片後的「彩蛋」,剪輯了很多花絮影片,包括說到 Beastie Boys 跟 Sonic Youth 和 Foo Foghters 一起舉行的巡演——沒錯,就是香港場在1996年1月22日於灣仔伊利沙伯體育館舉行的那個《 MTV Alternative Nation Tour 》,陣容可一不可再,當晚也是此巡演的最後一站。演出當天,原定我約好了在他們所下榻的酒店跟 Beastie Boys 做專訪,但因為之前的 Sonic Youth 訪問超時,因此趕不及 Beastie Boys 那節訪問時間,幸而留在酒店 executive lounge 的他們,亦得以讓我拍照及為帶來的唱片簽名,也趁機跟他們聊了幾句說話,是我一次跟 Beastie Boys 的近距離接觸。

1996年1月22日 Beastie Boys舉行香港場《 MTV Alternative Nation Tour 》之前,我在灣仔世紀酒店跟他們拍照。(攝影:袁智聰)

1996年 Beastie Boys 來港時,我為其唱片所收集到的簽名。(攝影:袁智聰)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