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travox 從新浪潮搖滾到新浪漫電音的1980年專輯《 Vienna 》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40年前, Ultravox 從「 John Foxx 年代」而走到「 Midge Ure 年代」。《 Vienna 》專輯的出現,正見證到他們全然由 new wave 而蛻變成 synth-pop / electro-pop 形式的樂隊。在音樂上呈現出,是那些年倡議的「後現代主義」( postmodernism )與「未來主義」( futurism )氣息,同時也進一步彰顯出 Billy Currie 的古典音樂造詣與浪漫色彩,所以《 Vienna 》也同樣被視為「新浪漫」 new romantic 運動而不可或缺的經典。

70年代末,英國倫敦 new wave / post-punk 樂團 Ultravox 先是遭所屬唱片廠牌 Island Records 放棄,繼而樂隊原裝主唱兼歌曲主要創作人 John Foxx 宣佈離隊作個人發展,而樂團也進入暫休狀態、成員分道揚鑣。看到這樣的情況,大抵你都會覺得已曾出版過三張專輯的 Ultravox 看來快要完蛋了。然而隨著來自 Slik 及 The Rich Kids 的 Midge Ure 加入接任主唱兼結他手的崗位,隨即也締造了 Ultravox 音樂生涯上的重大轉捩點。

Ultravox: Warren Cann 、 Midge Ure 、 Chris Cross 和 Billy Currie (互聯網圖片)

踏入1980年,前主唱 John Foxx 在年初於 Virgin Records 旗下出版了他的首張個人專輯《 Metamatic 》,走向純 electro-pop 路線;相隔了半年,「 Midge Ure 年代」的 Ultravox ,也發表了樂團轉投 Chrysalis Records 後的第四張專輯《 Vienna 》。後者就在這個7月11日已告面世40週年。

之前,因為 John Foxx 跟鍵琴手兼提琴手 Billy Currie 的磨擦日益嚴重,而致使他作出離隊的決定。而在 Ultravox 休團間, Billy Currie 加入了以 Steve Strange 為首的 new romantic 頭號樂團 Visage ,從而遇上 Visage 另一團員 Midge Ure ,雙方得以合作。在 Visage 鼓手 Rusty Egan 的慫恿下, Billy Currie 便邀請 Midge Ure 加入 Ultravox ,以一人取代前主唱 John Foxx 和第二任結他手 Robin Simon 的兩個崗位,令到 Ultravox 由五人樂團而變成四人樂團,為這隊新浪潮年代名團亦揭開了新的一頁。

「 John Foxx 年代」的 Ultravox 在1977年專輯《 Ha!-Ha!-Ha! 》有一首採用上 Roland TR-77 鼓機的曲目《 Hiroshima Mon Amour 》,被視為最早的英倫 synth-pop 歌曲;1978年專輯《 Systems of Romance 》交由德國 krautrock 界著名監製 Conny Plank ( Kraftwerk / Cluster / Neu! )操刀,歌曲也大增了 synth 的應用,展現出樂隊再一步邁向 electro-pop 的姿態。

Ultravox 的1980年第四張專輯《 Vienna 》,不但標誌著樂隊由70年代而走向80年代,也是「 Midge Ure 年代」的第一章。

按照這個循序漸進的發展,進入「 Midge Ure 年代」的 Ultravox,《 Vienna 》專輯的出現,正見證到樂隊全然由 new wave而蛻變成 synth-pop / electro-pop 形式的樂隊。《 Vienna 》跟前作《 Systems of Romance 》一樣同是由 Conny Plank 聯袂監製並在他於德國科隆的自家錄音室混音,這次的歌曲都是以 synth 作主導, Billy Currie 固然大量應用電子合成器,貝斯手 Chris Cross 彈 synth bass 多過彈低音結他, Midge Ure 是結他手也負責 synth 彈奏, Warren Cann 仍是以打真鼓為主但亦有配以電鼓的運用,所以出來聲音毋庸置疑是來得「 synth 聲奪人」、電聲洋溢。而且在音樂上呈現出,是那些年倡議的「後現代主義」( postmodernism )與「未來主義」( futurism )氣息,同時也進一步彰顯出 Billy Currie 的古典音樂造詣與浪漫色彩,所以《 Vienna 》也同樣被視為「新浪漫」 new romantic 運動的不可或缺的經典(但 Ultravox 否認是「新浪漫」的一份子)。

之前 Ultravox 遭 Island 廠牌放棄,因《 Systems of Romance 》在美國市場上失利。《 Vienna 》專輯的面世,無疑是給 Ultravox 收復到市場上的失地,不過銷量也是要緩緩地上升。從起初銷量不俗,到其神曲主題曲《 Vienna 》終告在1981年1月出版成單曲而登上英國排行榜亞軍第二位,《 Vienna 》專輯也反彈上英國榜季軍第三位。

《 Vienna 》已是從《 Vienna 》專輯抽取出來的第三首單曲,因為這是一首中慢板歌曲而又近五分鐘長度,並不是唱片公司眼中的 hit song 之選。然而這首由猶如隕石隕落的鼓機程序帶出,到從 Billy Currie 的鋼琴下師承自19世紀浪漫主義的音樂薰陶、取材自 Carol Reed 的1949年電影《 The Third Man 》之題材,抑或歌曲的電影感,構成這首靡爛而優雅的新浪漫 synth-pop ballad 經典,而 Billy Currie 那一手在德國後浪漫主義古典音樂作曲家 Max Reger 影響下的提琴獨奏更是神來之筆。

《 Vienna 》的開場曲《 Astradyne 》是一首長達七分鐘的懾人心魄器樂曲目,已祭出濃濃的未來主義與新浪漫色彩,隨即響起的《 New Europeans 》就如一個歐陸新紀元的來臨。

先行單曲《 Sleepwalk 》在緊湊的節奏下,正樹立出 Ultravox 從 new wave 而走到 synth-pop 的新風格;第二首單曲《 Passing Strangers 》乃勾勒出樂隊的一股新浪漫色彩;《 All Stood Still 》是示範出如把 post-punk 與 synth-pop 共冶一爐,專輯也是以此曲作結。

《 Vienna 》黑膠唱片第二面開場曲《 Mr. X 》來得神秘、電幻而耐人尋味,Kraftwerk 的影響乃不言而喻,曲中唸說是由 Warren Cann 獻聲。承接而來的《 Passing Strangers 》也是 Ultravox 的未來主義 synth rock 歌曲。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